第1312章 ,论曲线忠诚还得看
书名:战锤神座 作者:汉朝天子 本章字数:5176字 更新时间:2021/05/16 14:55:00

瑞克河的河水原本应该从卡隆堡的城墙之下快速冲过,但现在的瑞克河河水就像是一团团酒鬼在宿醉之后的呕吐物一样,翻腾着令人疯狂的恶臭,黄绿色的淤泥将河道塞得水泄不通。

作为帝国的重要城塞和沟通马林堡、米登海姆、布伦瑞克的要冲,它为防御而生,高耸入云的外墙自光滑岩石构成的悬崖峭壁上傲然挺立,象征着米登领的白狼旗帜在城堡的上方随着越发污浊的冷风摇摆着,这里是布伦瑞克的门户,也是疫军进军路上的必要目标。

负责守卫卡隆堡的是米登元帅布吕歇尔,同时他也是卡隆堡公爵,这是一位已经七十多岁的老将了,他卡在传奇巅峰已经三十多年,这位老帅被鲍里斯-托德布林格认为“指挥两万人以内的英雄,更多则是蠢货”“过于充满决心以致于比起冲锋更擅长撞墙”,所以在几次大战役中没有得到重用,老帅经常郁郁不得志,还时常幻想各种奇遇,比如说“我怀上了一头大象,是布列塔尼亚人干的”,并一本正经地朝着布列塔尼亚宫廷发表了抗议。

骑士王后苏莉亚也一本正经地回复:“请将大象生下来,我们将认领并为其支付赡养费。”

卡隆堡巅峰时曾经驻军一万有余,现在守军只剩下不到五千人,布吕歇尔公爵曾经接到了自封帝国摄政海尔伯格元帅的命令,要求他放弃现有的军队,率领着卡隆堡残存的军队撤回布伦瑞克。

布吕歇尔公爵当然不同意,对这位老帅来说,海尔伯格的命令本来就很莫名其妙,你是个元帅,我也是个元帅,你要用瑞克领的敕令来管我米登领的军队?

最后布吕歇尔公爵只同意调走了举世闻名的卡隆堡大剑团,毕竟这个大剑团效忠皇帝卡尔-弗朗茨,他们被调走还是合情合理的。

而在卡隆堡大剑团撤走没多久,纳垢疫军的攻势便抵达了——著名的格罗特三兄弟降临于此,布吕歇尔公爵原本对卡隆堡的守军和城市强度十分自信,尽管他只有五千人,但这五千人有精锐的野战军,也有长时间作为半职业军队参加过很多次清扫野兽人部落、哥布林战帮与小型混沌邪教团体的战争,他坚信自己能够坚持到援军抵达。

但事实上,开战仅仅两个小时之后,布吕歇尔元帅就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坚固的城墙正在裂开。

老帅发疯似地冲上城墙,他看到原本坚固如铁,从世界屋脊山脉中精心挖出的坚固花岗岩城墙居然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纹,然后迅速扩大到剑刃的宽度。

“不,不可能的,这是坚硬的花岗岩,我们在验收的时候亲自检验过,决不能变成这样的。”老帅将手伸入城墙上的缺口中,想要看看他引以为傲的城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厚厚的手套从城墙的缝隙中掏出了一把朽烂的泥沙,泥沙表面还在冒着泡沫,发出难闻的气味。

“元帅,城墙出问题了!”副将跑过来,哭到:“城墙正在融化,我们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必须维持火力。”布吕歇尔元帅一把将副官推开:“塔尔的牙啊!任何人不准擅离自己的位置!否则我他马尤里克的锤子会亲自用砸碎他的脑袋!”

“是!”

守军继续负隅顽抗,令布吕歇尔庆幸的是火炮对这些敌人暂时还有用,但就连大地本身似乎都被唤醒出来对付他们,茫茫林海的每一个方向都响彻着兽蹄与铁靴的轰鸣。

天上下起了酸雨,这些透着恶臭气味、泛着腐蚀液体的雨水便呼啸而至,起初它和普通的暴雨并无区别,但是很快,从天而降的液滴变得越来越重,直到它变成泥浆凝结的雹子并惹人嫌恶的加入了战局,每一片暴露在地上都令地面变得滑腻而不稳,大炮的轮轴四下乱滚使得炮手的动作变得缓慢而且不断滑倒。

部分从米登海姆小作坊里面生产的火炮已经在这种酸雨的侵蚀之下出现了开裂的迹象,雨水击打在炮管身上,发出滋滋的响声,还有士兵们身上的胸甲,雨水如果渗入眼睛就会让勇敢的帝国士兵发出难过的叫声,布吕歇尔元帅只得不断地来回奔跑激励士气,同时下令让士兵们尽可能地开火。

帝国守军自从敌人出现开始它们便一刻不停的倾泻着火力,输出道道爆裂的火墙痛击成群结队迎面而来部族大军。

“塔尔的牙啊,尤里克会诅咒你们的!”老帅看着作为先锋的诺斯卡掠夺者们被消灭,他得意地大吼着,示意下属们开火开火再开火,他要让蛮子知道他的厉害。

然而,纵使火器已经收割了成片的敌人,数之不尽的来敌依旧面无惧色迎面奔来,他们无所畏惧,疯狂的攀越倒地抽搐的尸体,兴高采烈的野蛮高歌,瓢泼大雨冲刷着蛮族人的身体,不仅没有让他们的行动变得迟缓,反而越加强大,布吕歇尔公爵亲眼看到有些火枪穿透了蛮子的身体,但只是穿透了而已,一些蛮子身上甚至没有流血,只是喷出了黄绿色的脓汁,然后在雨水中浸泡,伤口现场愈合。

这样下去不行!

老帅正打算让守军重新整顿,并寻找混沌领主的所在之处,他快步跑向城墙边。

眼前的一幕令老帅心肺骤停。

卡隆堡的城墙不见了!

整座城墙已经被冲天的藤蔓和不断蠕动的触须牢牢地裹了起来!在赞美纳垢的歌声中,带毒的藤蔓不断地扭动着,沿着城墙继续向上攀登,成千上万条触须快乐地沿着城墙已经被腐蚀的表面向上延伸,那曾经无比坚硬的花岗岩城墙在不断分泌浑浊黏液的触手表面就像是奶酪一样脆弱,小型的塔楼已经在菌毯触手的腐蚀之下动摇了地基。

布吕歇尔公爵眼睁睁的看着,残存的守军也已然陷入翻滚的亵渎肉体构成的狂潮,被绿色与棕色的洪流争相撕碎吞噬。

这位无比勇猛的曾经无数次领导帝国先驱侍骑和手枪骑兵们冲锋的老帅伸手捂住了嘴巴,从灵魂深处的恐惧已经吞没了他的意志,巨型牛头怪都没让他害怕的老帅眼睁睁地看着残存的守军也已然陷入翻滚的亵渎肉体构成的狂潮,被绿色与棕色的洪流争相撕碎吞噬。

在布吕歇尔的记忆中找不到能够形容这支军队的词语,疫病军团由一大群怪诞异常之物拼组而成,有些可以看出是身披板甲与乱蓬蓬皮毛的北佬,有些是奇形怪状挥执着钩凿与连枷的瘟疫患者、

有些已经超出了凡人认知范围是的比例可憎的肿胀流脓且为不自然的渴望垂涎不已的森林野兽,所有生物的身上都闪烁着恶魔的模糊轮廓,在磅礴大雨中狂吼尖叫。

无人能对抗那种数量的敌人,它们如鼠群般一拥而上,手脚并用的沿着繁茂攀生的荆棘与刺藤而生爬上陡峭的城墙,石块踩在脚下被他们的体重所压垮,但它们依旧前赴后继,哈哈大笑着踩着滚下来的同伴尸骸攀登上前。

“撤退,撤到内堡里面去,撤退。”布吕歇尔公爵意识到他们根本不可能对抗这样的敌人,他从18岁开始参军到现在,老帅从未如此动摇,他哭嚎着喊道:“撤到内堡里面去!”

话音未落,老帅脚下的石板地面开始融化了,他坚硬的军靴踩在了烂泥地里,曾经夯实的泥地并用石板铺好的坚固道路现在像是一大片污浊的沼泽,恶臭的激流随着石板的融化溅射出来,射了布吕歇尔元帅一头一脸,刺鼻的气味让老帅尖叫着爬上了还算坚固的地方。

也让他清醒了过来,布吕歇尔元帅看着战场的喧嚣,他感觉自己的大脑被清空了。

他回忆起了自己幼时,在尤里克教会中,尤里克牧师为他占卜出的未来。

“策划着,战斗着。”

“有失败,也有胜利。”

“觉醒,然后强大。”

“就此,走向辉煌。”

是了,没东西可以抵抗如此可怕的敌人,至少卡隆堡不行。

“撤退!撤到布伦瑞克去!所有人,都给我撤走!”老帅终于大彻大悟,他哭嚎着让所有人逃走,卡隆堡的守军几乎不敢相信这是顽固而且只懂得冲锋的老帅发出的命令,一时之间大家都愣住了,可布吕歇尔命令不停,老帅继续尖叫到:“撤!这是命令!谁不服我现在就毙了你。”

那么帝国士兵们不想逃走么?不想活命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趁着纳垢大军还未完成合围,帝国士兵们在惊恐中溃逃,朝着东方逃走了,已经在崩塌和融化状态下的城堡大门打开,大约有2000多帝国士兵逃出了重围。

布吕歇尔元帅全身浴血,老帅以传奇巅峰强者的身份一个人拦在了内堡大门之前,他亲手斩杀了三十多位混沌勇士、六头纳垢恶兽和数不清的诺斯卡掠夺者,为他的部下争取了逃走的时间,他就像疯了一样,只攻不守,卡隆堡内堡城门口的土地都被他的血染红了。

在帝国军中服役了长达50多年的老帅这一天展现了自己的所有!

在尤里克的光辉之下,老帅作为一名帝国人在此时此刻走向了人生最辉煌的顶点,一个人杀退了整整两个战帮的北佬。

“哈哈哈哈~来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北佬们,你布吕歇尔爷爷在此!我现在就送你们去见你们的神!”

血肉横飞,火枪点射。

扔掉卷刃的长刀,看着他的亲卫队和最后一队炮兵逃出生天,他放声大笑,还没来得及笑够,他身下的地面直接陷了进去,一个巨大的爪子从地面伸了出来,就像是推倒积木一样将已经崩溃的卡隆堡内堡推翻,发出胜利的吼声:“俺也一样!”

是格罗特三兄弟之一的三弟古瑞特!

“还没结束!”布吕歇尔元帅神经质般地吼道:“一切都还没结束,你们这些北佬等着吧,我们会在查理曼的王座之下终结你们,鲍里斯和卡尔-弗朗茨会为我复仇的,等待着盖尔-玛拉兹的审判吧,你们这些堕落者的命运注定……”

“啪~”古瑞特的大脚落了下来,将布吕歇尔整个人踩进了地面中,老帅的身体碎了,深陷进入了土地里。

“所以这就是卡隆堡的结束了?”大哥奥托宣布着又一场胜利。

“大哥,你有没有听到刚才好像有人说话?”二哥埃泽拉克摇动着挂着铃铛的手杖,位于卡隆堡最高处的白狼大旗瞬间被绿色火焰点燃,从高处落下。

“好像有,但我想不起来了。”奥托嘟囔着说道。

“算了,不管了。”二哥埃泽拉克表示同意:“轮到你表现了,三弟!”

“俺也一样。”古瑞特热情地吼着,它尽情地发泄着自己的所有破坏欲,原本坚固的卡隆堡城墙和内堡此时已经被腐蚀得千疮百孔,古瑞特以推积木的方式将一切推倒,然后满足地拍着自己的肚子。

卡隆堡的四周,纳垢灵们一起弹奏着的交响乐,血河肉泥,断裂的脊椎与腐烂的人体,一切都在暴风中膨胀。

卡隆堡陷落了。

…………我是卡隆堡陷落了的分割线…………

于此同时,位于混沌荒原北方废土王座上的混沌永世神选艾查恩也听到了亚空间中泰瑞昂的声音。

这人怎么这么傻逼的?

艾查恩如是想到,永世神选心想这位奥苏安摄政王、凯恩化身怕不是魔怔了吧?

很多人都觉得,凯恩的教义和恐虐的教义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凯恩该不会是恐虐的小号吧?

其实完全不是,凯恩无论怎么说终究是精灵神,而恐虐无论怎么“曲线忠诚”都是毫无疑问的混沌神。

对凯恩来说,杀戮是手段,最后一族建成人人武德充沛的优胜劣汰社会是目的,凯恩刺客们整天追求无比花哨的杀戮动作,特别讲究一击必杀就是如此,如果杀得太丑,方式太低级太low,不仅无法取悦凯恩,还容易招致凯恩的怒火。

对恐虐来说,杀戮是目的,别的都是手段,恐虐只想要流淌的鲜血、掉落的头颅,胜利者的怒吼还有彻底的毁灭,至于怎么杀、杀谁这些都不重要,血神从不问鲜血的出处,只要杀,就是恐虐的好信徒。

永世神选先是思考着泰瑞昂发疯魔怔的利弊,他发现他完全没有任何理由阻止精灵天堂之战的重演,因为这对永世神选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ET开始之前,单单是高精+暗精所拥有的军队加起来就超过30万人。

当泰瑞昂召集了高精所有军队经过血战终于驱逐了奥苏安的所有混沌恶魔,马勒基斯在屡次击破混沌狂潮并最终决定放弃纳伽罗斯前往奥苏安争夺自己的王位时,高精+暗精还有20万军队。

当精灵内战开始到以荒芜群岛之战结束,马勒基斯登上凤凰王之位时,高精+暗精大概只剩下了10万零几千的军队。

而在泰瑞昂强抢艾拉瑞丽的阿瓦隆之战落幕后,森林之王奥莱恩和猎神库诺斯一起陨落,锻造之神瓦尔也就是星光熔炉领主戴斯同样一齐陨落,双方都死伤惨重之后,高精+暗精还剩多少军队?

大概就剩6-7万军队了,精灵一族实力不能用大损,而是可以用灭顶之灾来形容。

若说到曲线忠诚,就不得不提泰氏兄弟了,一个引狼入室直接带来内战,一个专杀自己人持续献忠个干净,等到我灭世成功,一定将这两个兄弟的头颅挂在我的莫卡之铠上,留以纪念。

艾查恩如是想到。

不过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协助格罗特三兄弟攻陷布伦瑞克,证明帝国建立在一个谎言之上?

艾查恩拿出地图,他得到消息,布列塔尼亚圣战军已经在蒙特福特集结,准备穿过斧咬隘口,前往支援帝国了。

堵住了马林堡的水道大动脉,没能够堵住斧咬隘口是么?

这不行!

“传令察-赞艾克,让他率领他的渡鸦守卫军团务必将骑士道圣战军阻止在斧咬隘口!”

“同时传令卢修斯和色孽之子军团和黑暗先知马拉戈的野兽人大军团,立即进攻博根哈芬和赫姆加特,阻断莱恩-马卡多的前进。”

“是!”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