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他的女人
书名:少帅夫人太厉害 作者:涵宝L 本章字数:2722字 更新时间:2021/05/04 18:44:28

水信儿回到军校的时候,脸色越来越不好了

“我没事,去处理一下就行了不用扶我”水信儿脸色苍白但是走路的力气还是有的

副官紧紧的跟着水信儿,生怕水信儿一下倒了下去

水信儿刚去医务室,军医便紧接着上前,副官特意通知的女军医

水信儿坐下来露出肩膀

“团座,您这是已经打中了,只是子弹没留下来而已”军医提着的一口气放了下来

其实水信儿知道自己这伤,那一枪她躲得并不及时

“没事,你处理吧”伤口出了很多血,水信儿实在是有气无力

“团座,您这伤口处理好了,希望您不要有剧烈运动,因为您这枪伤并不轻”军医处理好嘱咐道

“好”水信儿说完站起来

“回去的力气我还是有的,休息吧,已经很晚了”水信儿说完便往外走

“团座,您好好休息,事情明天再处理”副官跟在水信儿后面

“兄弟们有受伤的吗”水信儿问

“有一些轻微擦伤,不要紧的,没有大的伤亡”副官回答

“嗯,你也去休息吧”

“是”

水信儿简单的洗了个澡,收拾好后,躺在床上

其实杀魏贤这个任务,直接动手就可以,后续会有些小麻烦,但是并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水信儿利用别人把自己摘了出去,反而还立了小功,任务完成的很漂亮

随即水信儿想到了那个男人,云长

那个男人叫云长,水信儿之前调查过,他是土匪头子也是好人,劫富济贫,但是他和魏贤有着大仇,水信儿利用这一点,因为她知道大仇不能不报

想了很久,有了困意,沉沉的睡去

这次的任务,水信儿把自己摘出去了推给了外人,水信儿这个团座的位置立住了

水信儿一边养伤一边练兵,做一些轻微训练

她回了一次家,让四姨太帮她留意家里的情况,随时告诉她

水信儿觉得目前在军中的事情完事了,是时候收拾家里这些人了

过了一天,历言处理好了眼前的事情,偷了几天时间回来了

等他到宛城的时候已经黑天了,水信儿住在军校的后楼,很安静没什么人,一回来他就直接溜到了水信儿的住处,杀的水信儿一个措手不及

见到水信儿直接就把人按在墙上吻住了

“过得怎么样”历言笑着看着水信儿

“很好,我都差点忘记你这个人了”水信儿白了历言一眼,她说的是真话,她对历言没啥好印象,不是土匪但是土匪极了

历言低低的笑了,知道这个小女人肯定会这样

历言直接抱起水信儿,把水信儿放到了床上,紧接着附身在水信儿身上

历言不知道水信儿受伤了,他压在水信儿身上的时候,嗑到她受伤的肩膀

水信儿闷哼了一声,皱了下眉头

“你受伤了?”历言皱起了眉毛

随即就要托水信儿的衣服,水信儿穿的训练服

“不行”水信儿一把握住了历言的手

“你早晚是我的女人”历言三下两下就把训练服解开了,看到了水信儿肩膀上的伤,刚才的磕碰还让伤口渗出了血,绷带上明显的血迹,顿时觉得心慌手抖,紧张极了

“还有哪里受伤了没有”历言转手就要脱光水信儿的衣服

水信儿赶紧抓住了他的手“没有了,就只有肩膀”

历言看着她,又看着她渗血的肩膀,抱起水信儿,让水信儿坐在床上,他去拿药给她换

水信儿也没有阻拦,因为她知道拦不住

很快解开纱布,水信儿别开了头,历言却直直的看着她的伤口

“这是中枪了?”历言知道中枪的疼

“差一点吧,子弹没落在里面,其实我躲了一下,这枪本来打中的应该是我的心口,我一躲,这枪便落在了肩上,我原以为是擦伤,没想到中了”水信儿依旧别过头,说的有些云淡风轻,但是历言知道她害怕了,历言也害怕了,差一点就没命

“疼吗”历言认为水信儿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受伤了,他就觉得像伤到了自己身上一样,很疼

“当时很疼,差点就倒了,但是我还是硬生生的捏住了枪”这句话水信儿说的很轻松

历言却想到了那个画面,一个像仙子一般的女人,中了枪,还握紧了手里的枪和别人对质

他就觉得这个女人真好,真了不起,她就是他的

“谁开的枪”敢打他的女人,他丫的不想活了

“云长”水信儿没有隐瞒

“是那个土匪,我记住了”历言捏紧了拳头

他小心翼翼的给水信儿的上药,生怕弄疼了她

处理好后,历言倚着床坐着,把水信儿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水信儿不停的挣扎着

“别动了,一会儿伤口崩开了”历言紧紧的圈住了水信儿

水信儿气的跳脚

历言却说她一点团座的样子都没有,净是孩子气

水信儿气急,都是因为他

听到这话,历言心里柔软了一下,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好

“说说吧,你这怎么受的伤”历言看着水信儿问

水信儿就跟他讲了一下

历言便觉得水信儿很聪明

魏贤是军政府头号要杀的人,但是却是动不了的人,他的后台是南京政府的人

但是土匪不同,土匪哪的人也不怕

能利用云长的人,没有,水信儿是第一个,因为云长这个人不是普通的土匪,他很厉害也很聪明

水信儿却利用上了,历言便觉得水信儿聪明

“你怎么让云长出手的?”他很好奇水信儿说了什么,让云长出手了

“很简单,我就直接说他没用,不如个女人,连仇都报不了,简单的羞辱了他一番”水信儿提到这觉得很开心,笑的像个孩子

历言便看呆了,他喜欢这样的水信儿

“然后我又跟他说,那天晚上魏贤会去听戏,路过白南路”

“我已经提前匿名告诉魏贤,戏馆开了新戏,一个晚上而已,死不了的,他那样喜欢听戏,所以我赌了一把”

“我是赌他们两有没有胆,没想到都有胆”水信儿说完觉得还是险胜“有些侥幸了”

魏贤仇家多,他从南京调来了很有人保护他的府邸,却没想到被水信儿骗了出来,而且就一个晚上,就死了

现在传的风向却是危险被云长所杀,军政府赶到救人

全是好的说法

如果是水信儿自己动手的话,水信儿不会被南京政府处死,也会被很惨

魏贤占官道嚣张极了,他一死,宛城会很消停

“我的信儿真聪明”历言觉得水信儿很聪明,这个计划太妙了,他天不怕地不怕,之前就要杀了这个魏贤,督军不让他动手,没想到水信儿略施小计就杀了魏贤

历言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我听说过云长有进宛城的意思,我捉了他,他答应了不会进宛城了”水信儿觉得这才是最值得的

历言闻言眯了下眸,他听说了云长有这个意思,他不在乎宛城,但他在乎百姓,他不想兴起战火苦了百姓

他还没动手,水信儿就替他把这个麻烦解决了

云长是和他一样的人,不管多土匪,答应了就是答应了,所以历言觉得水信儿真是快宝,这是他的女人,他越想越得意,比自己做了什么大事都得意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