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少帅吃醋了
书名:少帅夫人太厉害 作者:涵宝L 本章字数:3672字 更新时间:2021/05/04 18:44:28

水信儿回到宛城,到军校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一回去直接去办公室处理这两天攒下的文件

水信儿前脚刚看,后脚俞若兮就过来了

“信儿,你怎么和历言一起回来的,可不要让那个混蛋给你带坏了,他就是想玷污你”俞若兮一脸正气的跟水信儿说

模样逗得水信儿忍俊不禁

“他在黎城,我在惠阳,然后两件事有联系帮了他个忙,后来就一起回来了”水信儿笑着说

“奥奥,那好吧”俞若兮放下担心“对了,信儿,这两天电报有干扰,虽然我破译起来没太大难度,但是还是要跟你说一下,应该是有点问题”

水信儿看文件的头,顿了一下,然后继续看

“你认为呢,说说看”水信儿笑着问

“督军这次不在宛城已经半年多了,而且目前还没有回来的通知,现在只有我阿爸,历言还有你坐镇宛城,但是我阿爸和历言所有人都认识,而你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所以那人是准备避开你的”俞若兮侃侃而谈

“目前除了惠阳黎城,唯一没有整顿的只剩宛城了,所以这个时间段下手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

水信儿笑着点了点头

“既然咱们已经查出来了大概,那就撒网,让他自己上钩”俞若兮觉得这个办法好

“对,然后呢”水信儿笑着说

“宛城的兵力一部分在驻地我阿爸管着,一部分在军校这你管着,历言我们不清楚就不算他,驻地在城外不方便行动,而军校在城内,只有军校最方便行动”宛城的驻地比较大,放在了城外

“对,所以他们会防着军校,因为不知道我是谁,所以不会防我”水信儿说

“那就让他们随便搞动作,只有他们有动作我们才能收网”俞若兮灵机一动

“嗯,对,还有一点,他们不敢弄太大的动作,也不敢贸然出手,所以我们要逼他们出手”水信儿笑着说

“要怎么做”俞若兮很好奇

“你不是都说了吗我们撒网捕鱼他们咬钩”水信儿看着俞若兮笑着说

“啊”俞若兮还是不知道什么意思

“好吧,不用有动作,你们照旧这样跟着,他们有动作通知我就行了”水信儿说完,继续看文件

撒网就是要等他们出手的,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水信儿还以为俞若兮知道了,没想到还真是说说的,不免失笑

“哦,知道了”俞若兮虽然不太明白,她刚才说的也只是突然想到,但是听刚才水信儿的意思是有用的,嗯,她觉得听水信儿的绝对没错

“咚”……

“进来”

副官进来“团座,俞处”

“怎么了”水信儿问

副官讲手里的纸条交给水信儿

水信儿打开一看

这个云长真是够了

水信儿揉了揉头,看了一眼外边,已经开始黑天了

“你们去忙吧,我出去一趟”水信儿便起身,俞若兮和副官出去了,水信儿也出去了

水信儿换了条白色的连衣裙,换了高跟鞋,散了头发,出了军校

等水信儿到舞厅门口的时候,天朦朦已经黑了,水信儿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舞厅就是她监视的那个宛城最大的舞厅,也是宛城唯一一个最上档次的舞厅,水信儿觉得她也可以观察一下这里面的样子

水信儿抬步进去,便看见了灯红酒绿的人,跳舞的,唱歌的歌女,伴舞的舞女

一楼靠舞台最近的位置,云长

水信儿看到了,便抬步走过去,直接落座

云长抬头一看,原来是仙女啊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也是这样一条白裙子”云长看着水信儿笑着说

水信儿想了一下,好像是这样

“不同在于,那条裙子毁了,这条完好”水信儿拿起茶盏喝了一口,还不错

“你觉得这跟金窑比怎么样”云长赶紧换了话题

“差不多吧”水信儿觉得跟金窑比,这两个地方太像了,装修大小包括勾当都一样

“会跳舞吗”云长瞥了一眼跳舞的人们

“不会”水信儿是会的,她以前学过的,但是她不想和他跳“怎么,你从惠阳到宛城就是来找我跳舞的”水信儿看着云长,那眼神似乎要看穿云长

“自然不是,我以后也经常会在宛城的”云长笑着说

“你在宛城干什么”水信儿瞥了眼云长

“随便带带”云长看着水信儿笑着说

“嗯,那你随意”水信儿点了点头,没有看云长

云长也不恼,从水信儿坐下来开始他就一直看着水信儿,水信儿知道,但是她也管不了啊,他爱看看去吧

水信儿回头看了一眼,准备看看外边,谁知一回头就看见了历言一身军装带着副官进来,直接上了二楼,没看到水信儿,直接进了一个包厢

水信儿回过头,历言怎么来这了?来舞厅还进包厢?

云长没看到历言,反而刚才他喝了一口茶,错了过去

“你要不要这么耗着我”水信儿看着云长

“嗯,等到人散了就让你走”云长笑着说

水信儿没搭理他,喝着茶看着歌女唱歌

过了一会儿,楼上的历言便出来了,因为他听副官说看到水信儿了,他便直接出来了

今天有个处长约他来舞厅,他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发现水信儿在军校就来了,一来才知道原来是要给自己送女人,历言看都没看,要是以前,历言倒是有可能挑一个好的带走,但是自从那次被水信儿看到之后,他就不会,他一看到其他女人就会想到水信儿,对别的女人提不起来兴趣

他刚喝了口酒,准备走了,便听副官说看到了水信儿,他一出来,往楼下一看,水信儿喝着茶看着舞台,而她旁边,云长

云长也正喝着茶,看着舞台,还时不时的看看水信儿

这家伙的,历言还能忍了,反了天了,这女人敢背着他出来喝男人喝茶了

历言身后的副官看到这一幕,完了完了,光看见了团座,却不没看见她旁边的人,一抬头,果然,他们少帅周围气温刹时变冷,副官忍不住一哆嗦

历言黑着脸,周身空气冷到极致,直接走过去,一把拽起水信儿就往外走

啊,什么情况?水信儿一脸懵的被拽了出去

云长和副官追了出去

一到门口,到了车旁,历言松开水信儿

“谁让跟他出来的”历言黑着脸问

“我没有跟他出来,是他找我的”水信儿觉得自己理直气壮啊

“那也不行”历言勾着嘴角笑了一下

直接身手拽着水信儿要把她塞进车里

“历言”云长追出来,扣着枪站在历言面前,枪对准了历言

历言依旧拽着水信儿,看着云长,没有抬枪,一脸戏谑

副官已经扣好了枪,对准了云长

“云大当家的,我带走我的人,你什么身份在这和我说话”历言一脸戏谑的看着云长

“哦,历少帅好兴致啊,你的人”云长笑了笑“放开她”

历言闻言笑了,直接拿起腰间的枪,单手扣枪对准了云长

“怎么,云大当家的不想活着出宛城了”历言一脸笑意,却不达眼底尽是嘲讽

“云长你走吧”水信儿觉得累了,不想看他们在这对枪

历言听着却觉得水信儿护着云长,因为他现在要抓云长是完全可以的,水信儿却让他走,拽着水信儿的手不免大力

历言直接拽着水信儿上了车,副官也急忙上了车,开车离开

云长看着离开的车,不明意味

车上

“历言,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水信儿往外拽自己的手

历言却使力,直接拽着水信儿坐到自己的腿上

另一只手拉下隔板,然后直接撕开了水信儿的裙子

“你疯了”水信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历言

“你竟然向着他”历言直接把手伸了进去

水信儿不让他碰,不停的挣扎,历言却使了很大的劲搂着水信儿,水信儿吃痛也动不了了

“我什么时候向着他了,我让他走就是向着他了,我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像着你呢”水信儿气急,瞪着眼睛看着历言

“向着他了就不行”历言直接一口扣住水信儿的头,直接吻了上去,狠狠地吻住了水信儿

吻得特别凶,水信儿感觉嘴都要肿了,水信儿直接咬了历言,一股血腥的味道在两人的口腔里蔓延

历言却笑了,不仅没有放开水信儿,反而搂的更紧吻得更凶

水信儿用另一只手,使了全身力气才推开历言,抬手一巴掌打在历言的脸上

清晰的巴掌印在历言的脸上散开,特别明显

历言抬手摸了摸却笑了,看着水信儿

“历言,你发什么疯,你拿我当什么了”水信儿看着历言,拼命地瞪着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

他说撕开她衣服就撕开,他说亲她就亲她,她是什么?任他随便践踏吗

尽管水信儿拼命的瞪着眼睛不让眼泪就出来,可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历言看到了水信儿的眼泪,他愣住了,因为他记得,水信儿中枪的时候,他听说了,她疼了一路,包括取子弹的时候都没打麻药,她都面不改色,连吭都没吭一声,历言那个时候就知道水信儿有多坚强

可是她现在却哭了,她那么坚强却被他给弄哭了

历言擦掉水信儿脸上的眼泪

“刚才那一巴掌打的怎么样,要不再打几个给你解气,别哭”历言看不得水信儿哭

历言脱下自己的军装外套帮水信儿穿在身上,扣好扣子,虽然大了很多,但是裙子撕坏了,只能这样遮掩了

水信儿低着头不看他

历言抬手捧着水信儿的脸,吻着那些泪痕

“是我犯浑了”历言轻轻的说

水信儿依旧没看他

历言也不敢动了,其实他知道水信儿不能找云长,但是看到他两在一起他就生气,他刚才还觉得水信儿向着云长了,更生气了就没控制住自己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