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元旦
书名:少帅夫人太厉害 作者:涵宝L 本章字数:2431字 更新时间:2021/05/04 18:44:28

一大早俞若兮吃了饭就赶紧去校场,害怕去的路上看到唐述。

水信儿这边还苦哈哈的学着日语,

“这句很简单,也很常用。”齐河指了指书上水信儿刚刚读过的那句话,

“好。”齐河说什么她都点头,

齐河又教了水信儿句长的,水信儿第一遍读的磕磕绊绊,紧接着又读了一遍,还是不怎么行,

“这好难啊。”水信儿觉得这笔过个千米障碍难得多了。

齐河知道水信儿心里在想什么,“这句是难一些的,难得学会了,简单的就好学了。”

水信儿不情愿的点点头,好像所有的教书先生都会这样安慰人。

这边,俞若兮正在校场上带训练团训练,

平时的俞若兮是看着他们训练,自己站在旁边的,但是现在俞若兮也跟着他们跑了,

累的直喘···

正常跑完步下一项就是远距离射击了,可是俞若兮跑完步已经累的倒在地上了,只能让他们自己去训练了。

“唐队,你枪法很厉害啊。”

······

俞若兮躺在地上,听见了远处稀稀拉拉的夸赞声,顺着声音望过去,离她得有个一千米,这么远声音都传过来了,

气的俞若兮背过身躺着,这帮人真是没见过什么枪法好的,就那枪法还不错呢,真是往脸上贴金。

回到情报处的时候,俞若兮已经缓过来一些了,本来是想在唐述面前涨涨威风的,没想到自己的体力竟然这么丢人,累的连路都走不了,

中午水信儿去吃饭的时候,就看见了蔫巴巴的俞若兮毫无生气的嚼着饭。

“怎么了?”水信儿学了一上午日语,感觉自己头大了一圈,

“要不你收回我带训练团的任务吧,我就负责情报室就可以了,”俞若兮悻悻的说,

水信儿狐疑的打量了俞若兮几眼,心中了然,“怎么这么长时间了才不想干了?”

俞若兮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有点心虚,“就是突然看清了自己。”

“不用看清,你本来就是情报室的,带团也只是看一下他们而已,不需要你有实力。”水信儿嘴里塞了满满一口,其实她猜到了一些原因。

不过说的话俞若兮还是听清了的,“你这样说更打击我。”

俞若兮装成一副心痛的样子,水信儿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我之前说你跟着训练,你不听,懒得不行,”

一想到训练那么累,俞若兮就觉得没实力就没实力吧,情报那些她弄明白就够了。

“还是算了吧,我没有那个天赋。”

这话果然是能从俞若兮嘴里说出来的。水信儿点点头,“你要是实在不想带队,那我自己去带吧。”

俞若兮想说不用了,但是一想到唐述,

算了吧,点点头答应了。

——

训练团的人并不知道水信儿今天亲自来,在看到是水信儿的时候,以为是犯了什么错误呢,难道是昨天没有拦着俞队的事,团座生气了?

看着他们一脸严肃的样子,水信儿皱了皱眉,“我带队你们不愿意?”

一听这话,这帮人开始七零八乱说着没有,水信儿点点头,“开始吧。”

“是···”

水信儿看了眼另一边的唐述,果然啊,这眼睛能看到哪还有心思带队了啊。

带队水信儿也没有闲着,手里还拿着本子学习,本子上正是她前一天学习的日语。

看的脖子都疼了,一抬头,那边唐述正在过一千米障碍,水信儿没有过去,就远远的看着,唐述的身手还行,一千米障碍跑的还是慢了点。

到终点的时间慢了点,水信儿摇了摇头,跟厉言速度比差了点。

等等······,厉言?怎么想到他了,水信儿赶紧打住,继续看日文。

水信儿这每天来回倒,一边带训练,一边学日语,还要抽时间回杨公馆,水信儿忙的焦头烂额···。

俞若兮每天像做贼似的躲唐述,然则唐述并没有什么反应。

水信儿也从那天晚上之后,再也没有看到厉言,就连开会也没有。

每天很充实,时间过得很快,水信儿觉得一眨眼就二十多天了,到了元旦。

元旦这天军校放了假,水信儿回了杨公馆。

杨公馆里不知道是谁不值得,院子房里挂满了装饰品,弄的挺热闹的。

水信儿穿的是她刚回来的时候买的那件青色旗袍,外边是一件白色的大衣。

一进去,就看见几个姨太太坐在沙发上说笑。

五姨太看到水信儿是稍微有点怕的,六姨太看到水信儿心里也是有了忌惮。

最高兴的就是四姨太了,赶紧把水信儿拉到自己的身边坐着聊天。

直到晚饭秦素才带着杨潇回来,杨潇已经开始显怀了,不过不是特别明显,陈堇年和杨潇已经有时候会在一起了,就算是怀孕也不会有什么的,所以,陈家已经知道了,还挺高兴的。

晚饭挺热闹的,晚饭吃完,水信儿就回军校了。

天已经很黑了,水信儿一进屋里,刚关上门还没等开灯,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

怎么回事?

水信儿赶紧去打开灯,看了一下,看到了倒在床边的人。

“厉言?”水信儿看到了地上的他身上的血,赶紧跑了过去,“厉言?厉言?”

“我没事。”

“你受伤了?”水信儿看了一眼窗户,厉言是从窗户翻进去的。

“受伤还翻什么窗户,你疯了啊。”水信儿要被他气死,

厉言笑了笑,“真的没事,本来要回来和你过节的,放松了警惕,不小心而已,人已经抓到了。”

上次也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

水信儿没有说话,但是悄悄红了眼眶。

让厉言倚着床坐在地上,水信儿赶紧去拿医药箱。

厉言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风衣,帮厉言脱了外套,水信儿看到了厉言受伤的地方,肩膀下边,差一点,就差一点就是胸口。

水信儿看的胆战心惊。

脱了厉言里面的衬衫,水信儿看到了已经有点血肉模糊的伤口。

水信儿动作很快,伤口处理的很快,衣服已经不能穿了,

看了一下自己这里,水信儿唯一大一点儿衣服就是军装了,拿了军装当衬衫给厉言。

厉言穿着水信儿的军装,倒在了水信儿的床上,心里确实美滋滋的。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欢而散,这次却是很融洽的。

水信儿收拾好了屋子,看着躺在床上的厉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坐在床边。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