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最后的可能
书名:少帅夫人太厉害 作者:涵宝L 本章字数:2747字 更新时间:2021/05/04 18:44:28

第二天,水信儿醒了之后,就让小九去少帅府传了个信儿,要见傅深。

等到水信儿去的时候,傅深简直要开路迎接了,还好速度够快,水信儿直接就来了少帅府,完全没给傅深摆排场的机会。

水信儿刚坐下,茶啊,糕点啊,就端了上来。

看着桌子上的食物,水信儿嘴角一抽,我又不是来吃饭的。

“做个交易?”水信儿试探的问,不过她很肯定,傅深会答应。

“什么交易。”果然,傅深就知道水信儿怎么会这么简单的来奉天,但是吧,开心还是开心,至少她肯来找他。

“我要刘全福。”水信儿开门见山,

傅深有点吃惊,为什么?他没有想到水信儿会是因为这个,“水团座要他做什么?”

“当然有我的用处了。”水信儿笑了笑,“傅少帅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都可以。”

傅深闻言笑了,“水团座还真是会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条件?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在她心里就是这样的人?

水信儿自然是不知道傅深在想什么的,她还以为傅深正打算怎么算计她呢。

“齐兆,”傅深喊自己的副官,

“少帅。”

“把全福叔叫来。”

“是。”

水信儿打量着傅深,怎么不说条件,不要条件?不可能吧,难道是条大鱼?

傅深知道水信儿在想什么,他想撬开她脑袋看看,是不是脑袋里全是他最坏的样子。

刘全福来的很快,刚一进门,就看到上座的水信儿,一脚踩空险些摔到。

心虚什么?水信儿看着刘全福的眼神,不自觉的就很凌厉。

傅深看了眼刘全福,又看了水信儿,这什么情况?认识?还是仇家?

水信儿就看着刘全福也没有开口,刘全福连看都不敢看水信儿,就低着头。

看来得自己打破平静了啊,“咳,”傅深故意打破平静,

“你们?”傅深实在是忍不住问出疑问,

水信儿看了看傅深,“傅少帅想知道的太多了。”

傅深闻言,再加上水信儿的表情,有一种知道了就要被灭口的感觉。

算了算了,不问了。

“傅少帅不打算回避一下?”水信儿看着傅深问,

那表情是相当严肃了。

傅深听到水信儿的话,基本上没怎么犹豫就起身往外走。

直到傅深出去,水信儿才重新把目光放到刘全福身上。

“除了给杨为的那些,你还有什么?”水信儿回去之后有仔细想过,

没有任何一种情况,可以成立刘全福把全部的东西都给杨为。

按照刘全福的说法,当时杨为的恐吓对于刘全福是完全起到作用的了,所以他才会把东西给杨为。

人在被威胁的情况下,不可能只是害怕和盲目的相信威胁自己的人,一定会想自救的方法,而对于刘全福来说,自救的东西也就是杨为要的东西。

水信儿在赌,如果自己是刘全福,在那种情况下,会怕杨为反悔在留一些东西在手里,继而给自己提供保障。

她觉得,刘全福应该也会这么做。

听到水信儿的话,刘全福抬起头来,不过什么都不没说。

对刘全福这个人,水信儿简直要没什么耐心了,仅剩的一点耐心,也就只够多说一句话。

“别枉费我祖父当时那么相信你。”管他是不是亲情牌,这也是水信儿对刘全福最后的耐心了。

啥都问不出来,水信儿也不会再来奉天了,怕再看到他把自己气死。

刘全福犹豫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水信儿一边吃一边等,破罐子破摔好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水信儿慢慢吃,都要吃饱了,刘全福才吭声。

水信儿喝了口水,看着刘全福能说出什么名堂。

刘全福被水信儿弄得实在是···

“当年,老爷给我的东西,很多,其中亲笔书写的有两份一样的,还有两份是地契,一些银票,当铺。”

刘全福心虚的躲开水信儿的视线,

“亲笔书,地契,银票,当铺在我手里,后来都给杨为了。”

水信儿品了品刘全福的话,“还有一份亲笔书和地契呢?”

“小姐你有所不知,当时除了我,还有一个人,老爷把那一份亲笔书和地契给了他,我虽然被抓到了,可他成功离开了。”

“那人是谁?”这一刻就像是一个要被淹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那人,他当年就已经96岁了,这已经十几年过去了,恐怕···”

刘全福的意思水信儿自然是明白的,基本是找不到的一个人了,

水信儿找刘全福都有些大海捞针,再找一个,又不知道会用多长时间。

“他叫什么?”

“文卿年。”

文卿年,水信儿心里默念了一遍,这是个她从来都不知道的人,她奶娘可能也不知道,不然不会不告诉她的。

“对了,他老家是山西的,你去山西那边找应该会有消息,不过···”刘全福的不过,就是,消息渺茫。

水信儿点点头,既然已经这样了,十几年前就是定局了,她又能怪谁呢,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够了,不管多难,仇都是要报的。

刘全福说完,水信儿就让他出去了,看着实在是生气。

水信儿得看看傅深想要什么,自己也算是得到了些有用的信息。

刘全福刚出去,傅深就进来了,水信儿都要怀疑这人就在门口偷听了···

不过应该不会,水信儿觉得,虽然傅深人不好,但是应该不会是小人。

确实是这样,傅深就在门的对面坐着等,看刘全福出来,茶水都呛了,赶紧进来。

傅深又坐回刚才的位置,看水信儿吃他准备的吃的了,心里还挺开心的,至少水信儿没怀疑食物的安全,还算是信他的。

其实不是这样,水信儿是觉得,傅深没必要在这里面动手,她已经羊入虎口了,再厉害也跑不出去,食物里动手那太下三烂了。

“平等交易,你想要什么?”

傅深笑着打量水信儿,“我什么时候说这是平等交易了。”

水信儿愣了一下,这是要耍赖?

“什么意思?”

傅深摇摇头撇撇嘴,“这点小事我还需要管你要点什么,那多不君子啊。”

水信儿倒是有点意外,这还是傅深吗?

不管了,这样正好。

“雪月怎么不在这?”水信儿还是怕撞见雪月,她恶心那个人。

傅深收回表情,突然不想笑了···

“她为什么要在这?”

“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

“从来没有。”

水信儿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她只是我当时随手救下的风尘女子,没有多余的关系。”

风尘女子?雪月还真是够丢脸的了。

听了傅深的话,水信儿明白了一点,不管傅深怎么样,全部都是雪月的一厢情愿了。

看来应该是又为傅深做什么去了。

我前天不小心卡了,这次不是因为滑板,就是单纯的平地摔······两个波棱盖全卡破皮了,第一天的时候,腿不能回弯,伤口会崩开,后来上了药之后,昨天强了一点点,还是不太能回弯,不能回弯的话,腿一直伸直坐着特别累,腿也很酸。今天差不多可以回弯了,就回来继续更新了!耶耶耶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