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双言”CP正式上线3
书名:少帅夫人太厉害 作者:涵宝L 本章字数:2245字 更新时间:2021/05/04 18:44:28

水信儿是快黑天的时候醒过来的,而且是因为浑身疼痛才醒过来的。

刚有意识还没睁眼的时候,水信儿倒吸一口凉气,浑身好疼啊,动不了的疼。

听见声音,俞若兮和风月赶紧凑过来,

“师姐?师姐?”风月轻轻的叫了几声,

“嗯,”答应了一声,水信儿才慢慢睁开眼睛,

俞若兮是吓坏了,看到水信儿醒了差点喜极而泣。

水信儿注意到了俞若兮的情绪,笑了笑,“怎么了?”

听见水信儿的话,俞若兮眼泪唰一下就流了下来,

风月也是担心坏了,水信儿什么时候出现过脚滑这种现象,

“我没事,就是有点疼。”

水信儿真是脚滑了,就像不受控制了似的,一下子就摔了,摔得也是准,刚刚好摔进陷阱坑里。

还好那些木桩的头不是完全尖尖的那种,弧度是比较圆滑的,这要是尖尖的,水信儿那可真是浑身见血了。

不过,就算不是尖尖的那种,也是很疼很扎人的,水信儿这一下摔得也够呛,那么多扎身上,也是很疼,更何况还是摔进去的,光距离就一米多,得疼一小阵子了。

水信儿现在是连胳膊都抬不了,根本抬不起来,疼的没力气。

“真没事。”水信儿看着两人眼睛都是红红的,一个忍住没哭,一个没忍住,不想让她们担心。

使劲抬起了胳膊,硬是忍住了痛,一点痛意都没有展现出来,还满脸笑意。

“看,真的没事,不碍事的,我就当放假了,休息几天就可以了。”水信儿笑着说,咬紧了牙根,心疼的都急速跳动了。

俞若兮和风月担心也是没用,水信儿也不说自己怎么样,军医也说水信儿这是皮外伤,基本上都是淤青,可是真正多严重只有水信儿自己能感受到。

水信儿现在觉得呼吸都是疼的。

风月和俞若兮给水信儿身后上了药,水信儿吃完饭休息了,硬赶才把两人赶走的。

风月和俞若兮知道水信儿现在行动不便,想照顾却又被撵走了,只能告诉在水信儿门口外边的副官,时刻盯着点。

水信儿躺在床上,哪都不敢动,太疼了。

疼到水信儿怀疑人生,怎么会这么疼。

睡觉,只有睡觉可以缓解疼痛,越想自己越蠢,怎么就脚滑了。

——

睡到差不多半夜的时候,水信儿就醒了,又疼又渴的,太难了。

疼的水信儿一边哼哼,一边起身,眼泪都要疼出来了,越想越委屈,是真的要哭了,怎么会脚滑呢。

刚撑着身子站起来,水信儿眼泪就疼下来了,破罐子破摔了,赶紧往前走。

水信儿从床上走到桌子前,平时只需要一分钟,而这回,用了五分多才到。

喝好水的时候,已经是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水信儿开始往床那边挪动。

一边挪动一边水信儿还在想,那个陷阱坑太危险了,这次是她下次还不知道是谁呢,她的处理的安全一点。

但是水信儿忘了,那个可是初级步兵可以满分闯过的陷阱坑。

这马上就要挪到床上了,水信儿突然听到声音了。

怎么回事?水信儿准备去看,忘了身体的疼痛,“嘶···”力不从心啊···

这谁进来自己都打不过啊,水信儿要跳脚,这帮副官要他们干什么使的。

是厉言吗?水信儿想到这儿的时候,她已经明显的听到人朝她走来了。

水信儿还没等迈步,门“哐··”的一声被打开了。

果然是厉言。

厉言气势汹汹的就冲了进来,

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他刚准备回驻地的时候副官说水信儿出事了,他急的回来时的车速差点飞起来。

水信儿看到厉言这一刻,定定的站在地上,一瞬间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

哪里是什么脚滑,就是心不在焉才会摔成这样的,平时就算是闭着眼睛水信儿走都没有问题,这次怎么就摔了,原因水信儿知道,但是她只能说脚滑。

不过看到厉言,所有的委屈全都涌上心头,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一发不可收拾。

厉言刚一进来,就看到了站在地上的水信儿。

水信儿身上大大小小的包着很多药布,像千疮百孔似的。

才都长时间没看到就这样了?

看水信儿这样,厉言心里很难受,借着月光的微微亮,看清了满脸泪水的水信儿。

厉言赶紧过去,想抱她,可是又无从下手,两人也没有说话,厉言直接把水信儿打横抱起,听到了水信儿“嘶”的一声,厉言轻轻的把水信儿放到床上。

自己又赶紧上床,把水信儿搂在怀里,轻轻的保持距离,怕弄疼她。

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就静静的躺着。

厉言直到现在这样把水信儿搂在怀里,这种真实的感觉,是他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感受过又无比渴望的归属感。

水信儿在厉言怀里这一刻,她那种心里石头落地的感觉很确切,她毫不掩饰对厉言的依赖和思念,也是这一刻,她确定自己喜欢上厉言了。

水信儿怕自己疼的呲牙咧嘴,没有去想身边的厉言,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而且她也困了。

厉言听到水信儿有睡着的声音了,便看她紧皱着眉头,疼痛全都写在脸上。

水信儿的受伤是厉言始料未及的,水信儿满脸的疼痛,痛在水信儿身上,疼在厉言心里。

他知道水信儿从南京离开之后就一直在找他,他承认确实是有点其他的事情要做,但是更多的是生气,他没办法冷静,他就算知道水信儿在找自己,但是还是忍住了。

但是他听到水信儿受伤了,就实在是无法冷静了,那个时候就什么都不重要了,他还冷静什么,还生气什么,他错了,本来就不应该这样的,自己的情绪失控怎么能让水信儿来承受自己的生气呢。

到现在看到水信儿这样,然后躺在自己的怀里,厉言的心一下子就柔软了,自己的命都是她的,都能给她还有什么是重要的呢。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