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凶礼的雏形?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60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你们的事我不想多问,我只想知道何时出海寻找沉没的至强战船,还有一起失踪的航海日志。”

丁梦安不说话,虽然她已经替江向南答应,并且寻找寿麻王陵关系到她的生死,可潜入海底可能遭遇鳋鱼,对江向南而言当下就分生死,所以只能由他自己决定。

“我随时可以出海,但是需要你提供一些帮助。上次在海底遭遇鳋鱼,虽然成功脱身并反杀对方,可过程实在凶险,稍有差错死的就是我。”

“我不敢奢望下次还有这么好的运气,也不愿将自己的生死托付给运气。”

如果对方来两个人,江向南纵使有生死两种状态转换自保的险招,也派不上用场。

“你既然怀疑鳋鱼和你父亲的死有关,无论是为报仇,还是为自保,都应该准备了能够应对鳋鱼水遁能力的方法,我需要它。”

江向南说道,不容置疑。

“我可以给你。”

许慕云凝视他的双眼,没有丝毫的迟疑,也没有讨价还价。

大红色斗篷内伸出一只白净的手掌,黑壮男子很不情愿,可他从不违逆公爵大人的意志,狠狠瞪着江向南,磨磨蹭蹭从怀中掏出一只鸟。

江向南差点以为它是真的。

“它是件艺物,名为‘寻音’,出自百业十八家的杂耍家,能够辨别一切微弱的声音。”

小巧玲珑,双翼展开也不超出手掌,收拢后更是能捏在掌心里,此时“寻音”如活物站立在许慕云的一根手指上。

“鳋鱼可水遁,融入水中,近在咫尺也难以察觉。即便水流本身也是有声音的,他们终归是外物,更是会发出异常的声响,只是太过微弱,被水声覆盖,几乎无法察觉。”

“不句通晓海洋水文,我将‘寻音’重新塑造,融入海洋水文,可使其过滤海水本身的噪音,如此一来,再有鳋鱼水遁接近,就能轻易的发现。”

许慕云的眉心处天地心幽光勾勒成不句印记,她动了动手指,“寻音”便扑扇翅膀飞向江向南。

江向南连忙伸出手,栩栩如生的鸟雀便落在他的手掌中,尖喙还在他的掌心里啄了几下,仿佛在觅食。

君子习六艺,入百业。

十八家是指百业内十分悠久的十八个传承,也叫十八行,史官家、星官家都是其中之一,分别名列第一、第二。

赵自江的“天旋地转”出自铁器行,李红云的“繁花似锦”出自染行,宋勉的“杀生俑”出自陶土行,周溪的“镜中人”出自纺织行,为知县宋穆建造听涛阁的曹安盟,其“雷火球”出自彩兴行。

这些悠久的传承都拥有一些极为特殊的艺物,艺物本身需要花费巨大的代价才能获取,塑造方法更难,拜入师门成为其一员是最基本的条件,学会之后不得外传,否则将面临十八家的追杀。

处处都有声响,“寻音”便左顾右盼,灵动的一双眼睛更显真实。

“这可是载入列传的艺物。”黑壮男子闷声说道。

赵自江的“天旋地转”,李红云的“繁花似锦”,其原型也是载入列传的艺物。

百业十八家,震慑一方,传承悠久,最强大的艺物为载入世家。

难怪他一副有仇的表情。

事关生死,不能凭她一句话,江向南说道:“我要下水试一试。”

“请便!”

许慕云出乎预料的答应了,他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这可是载入列传的艺物。

其实没什么好试的,近海水浅,又有岸边的声音干扰,“寻音”在海底总是冲着岸边的方向。

鳋鱼的水遁十分奇妙,无论丁梦安还是许慕云,其实都不是很清楚。“寻音”能否找出融入海水的鳋鱼,没有面对面的验证过,怎么试都没用。

江向南浑身湿漉漉的从海水中走出,在此之前已经从不死之身转换回正常状态。

“日”字光芒微弱,温度却极高,皮肤都感觉到它的烧灼,快速驱散海水带来的寒意,并将潮湿的衣服晒干。

“确实有些用处。”

他笑了笑说道,惹来黑壮男子的白眼。

“这只是其一,我还有另外两个条件。你也看得出来,我修为低微,能力有限,所以想向你讨要一件无关修为就能发挥强大威力的特殊艺物。”

黑壮男子咬牙,“你不要得寸进尺。”

“如果说的是令签,你已经有了,不是吗?”

说着话,许慕云再次凝视他的左臂,四字令签就被臂环的黑色布条捆缚在那里。

江向南惊讶,她真的能看到。

“力量耗尽了。与河神一战,我们拼尽全力才侥幸逃出生天。”

许慕云是个很干脆的人,白净的小手再次从大红色斗篷里探出。

黑壮男子的眼神如看杀父仇人,将四字令签攥在手中,用力之猛,似乎宁可将它捏碎也不给江向南。

不句国五位公爵共同议事,均掌握完整的礼。

令签以凶礼塑造。

江向南对令签的由来十分好奇,一件艺物,为什么要将塑造它的过程融入礼。

斩监刑缚,显然属于六艺的“书”,江向南现在也只会一个“刑”字,可他在没学过这四个字时就能塑造出令签。

约一尺长,一头宽一头窄,宽的一头有“令”字。

这是四字令签。

令签和官印均可储存礼的力量,后者限定使用的人,前者限定使用方式。

比如河海县的官印,现在只能知县宋穆使用,等他调任之后,就只能下一任河海县知县使用。

令签是任何人都能用的,但仅可使用斩监刑缚四种力量。

抚摸令签,江向南感受到其中充盈的力量。

礼的规模影响其力量。参与人数越多,君子数量越多,融入的乐、御、射、书、数越多,威力越强。

江向南虽然能举行凶礼,可仅限于自身,不方便示人,更不可能拉人一起参与,时间、规模都极为有限,储存的力量自然和不句国五位公爵之一持有的令签相差极远。

等事成之后就把令签调换,塑造一个新的不句令签还给她,就说力量耗尽了。

江向南攥着令签爱不释手。

他身上也有不句印记的烙印。

江向南简单的尝试过,碍于缺乏一些相应的物品,未能完全成功,但足以确定,身上的所有烙印,凡带有闪电标记的均能举行凶礼,其它则不行。

他一直以为自己能举行身上所有印记的凶礼。

虽然不能举行其凶礼,但也有类似的东西,更原始,更粗陋,像是某种原始的朝拜,又像是凶礼的雏形。

不清楚它们的作用,但有一点非常确定,无法塑造令签。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