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暗卫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572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你想要骗我!”

许慕云清脆却异常肯定的语气打断江向南的遐思,连忙收起不自觉流露的笑容。

“我还有最后一个条件,事成之后,我要参与、观摩不句的礼,最好是吉礼,凶礼也可以。”

吉礼是五礼之首,也是礼超脱六艺成为制度的根本,而他身上的烙印极有可能和凶礼关联紧密。

“可以。”

许慕云的回答依旧干脆,让江向南有种自己提的要求太少太简单的感觉。

大红色斗篷飘然离去,黑壮男子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将这些巧取豪夺之辈深刻记住,也连忙追上去。

“呸”

赵庆吐了口唾沫,“那个黑胖子叫什么,看着特别不顺眼。”

鲁先阁纠正他,“你是胖,他那叫壮,不一样的。他好像叫……钱龟卧。”

钱归我?

赵庆知道为什么看他不顺眼了。

……

清晨,一道小小的身影奔向石崖,因为慌乱摔倒了好几次,迅速爬起来,向后瞧一眼,继续往石崖方向跑。

苏小沐忙碌的生火做饭,海边潮湿,风中都裹着水沫,因此并不容易,呛得她连连咳嗽。

好在已经有经验,折腾一会儿后石崖上便飘出袅袅炊烟。

白净的脸蛋成了大花脸,她咳嗽着走出厨房,一眼便瞧见奔来的身影,在对方家中住过一段时间,认出他是壮壮。

壮壮也看见了她,稚嫩的嗓音喊叫,“小,小沐,君子老爷们在不在?”

君子是有特权的,在寻常渔民眼里,他们高高在上,和知县、典史一样都是老爷,都是大人。

壮壮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知县大人来大礁村抓人,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别说抓人,光天化日在城墙下射杀流民,他也是做过的。

整个大礁村没人敢说一句话,连被抓的石伯等人也是唯唯诺诺不敢争辩。

或许是受了苏小沐、朱琪的一些“古怪”言论影响,往日很寻常的事情,壮壮就是觉得不对,他心里憋闷,见没人留意自己这个孩子,便趁机溜出渔村,下意识来到这里。

石伯被抓了,不止是他,被征劳役出海驱赶妖裔的渔民都被抓了。

他们立刻赶往大礁村,神色凝重,宋穆的举动透露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信息。

“李崇江失踪,河神的消息也几乎传遍县城,宋穆这时候不去找李崇江,反而来大礁村抓人?想不通。”

栽赃陷害?杀人灭口?

他们都是寻常的渔民,担不起如此重任,即便杀了他们也难堵住非议。

现在河海县城内聚集许多君子,若不能尽快平息,给出有说服力的交代,等他们将李崇江勾结河神的消息传播开,就是宋穆的末日。

河神的消息为何这么快传遍河海县城,当然是梅雨诗的功劳,她的“落音缤纷”神妙无比,可将声音化作箭矢,“射”入千家万户。

“去看了就知道。”

丁梦安一如既往的淡然,只是眉头蹙着,从认识江向南之后,她皱眉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根源就在于“日记”越写越多,令人厌烦。

没有人喜欢剖析自己的内心,她也不例外,喜欢的未必是真喜欢,善良的未必是真善良,直面这些,总会让人的心情阴郁。

“都闭嘴。”丁梦安语气不善的喝斥。

“静”字散做无数文字尘埃,无风飘扬,拂过众人,瞬间鸦雀无声。

赵庆张嘴,正要和江向南讨论,却没了机会,内心愤懑不已。

他可是丁梦安的债主,竟如此对待自己。

大礁村一片死寂,连犬吠都只有零星的几声。

石伯等人被押在村口,并未急着带走,其他村民远远瞧着,垂下头,不敢胡乱出声。

朱雀国建国数千年,他们早已驯服,逆来顺受,不敢言,也不敢怒。

“大人,渔村里肮脏,腥臭味更是难闻,不如尽快将犯人押回县城,关入大牢,我请您去云雨楼解乏,洗洗这满身的污秽之气。”

赤红的官印放置在托盘内,一名衙役托着立在一旁,原本傲气的知县宋穆满脸赔笑,躬着身子,却又流露出些许得意。

“受君王信赖,身负重任,别说只是肮脏、腥臭,就是炼狱魔窟也要闯上一闯。”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男子,其貌不扬,腰间插着一支令签,宽的一头是“令”字,而非斩监刑缚。

四字令签,他是朱雀暗卫。

“余大人忠心耿耿,下官佩服,且惭愧。”

宋穆大拍马屁,余马不以为意,瞧着村外,海风吹来的方向,眯起眼睛。

几道身影缓缓变大,实际速度不慢。

石伯等人明显受过刑,鼻青脸肿,低垂着头毫无反抗之意,却依旧被绳索一圈圈捆缚。

江向南抑制不住怒火,冷笑道:“抓他们几个,恐怕无法平息知县大人的麻烦吧?”

瞧见江向南,宋穆心里发怵,声音也不自觉的干涩起来,“大礁村是河海县治下渔村,本官抓人,轮不到别人来非议。”

白胖的脸上微微哆嗦,毁天灭地的一幕,早已成为他脑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抓人总要有个原因,难道是想杀人灭口?堵了渔民的口,也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我要是你,就立刻全城搜捕李崇江,将这个罪魁祸首揪出来,将功补过。”

江向南依旧是一脸冷笑。

他的目光触及宋穆身边之人,神色骤然变化,四字令签,他再熟悉不过了。

敢明目张胆的显露四字令签,必然是朱雀暗卫。

对方也在打量他,眼中流露好奇,但很快目光便转向丁梦安,神情变得忌惮。

余马沉默不语。

“什么罪魁祸首,什么将功补过,哼,谣言止于智者,可惜天下的愚人蠢人太多,听风就是雨,竟然被几个胆小渔民推诿责任的胡言乱语给骗得团团转。”

“李崇江是本县典史,历任二十多年,忠心耿耿。”

“拜江公子所赐,河海县汇聚大量君子,更有人图谋不轨,前几日李典史发现了端倪,追踪一伙行踪诡秘的君子离开县城,多日未归。”

“李典史生死未卜,却遭人造谣中伤。如此奸佞小人,不该抓?”

“近海常有妖裔横行,导致鱼获骤减,若是渔民碰上,必定船毁人亡。李典史有秘法寻找妖裔踪迹,庇护河海县渔民二十多年,功劳巨大。”

“可这些奸佞小人,心中只有私念,贪生怕死,不敢驱逐妖裔,毁了船,扔了雷火球,为自保编造出荒谬可笑的谣言,攻讦庇护他们二十多年的李典史。”

“如此卑劣的行径,不该杀?”

官印的力量来自于吉礼,四字令签的力量来自于凶礼。两者都是君王举行礼亲自塑造,代表的不只是力量,也是至高无上的王权。

此时两种力量都在他身旁,宋穆挺立身躯,呵斥声铿锵有力,嘴角带着淡淡的嘲讽和冷意。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