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真言号(上)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365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驱逐妖裔的雷火球出海之前便遭人破坏,根本无法使用。渔民返航之后一直留在渔村内,不曾外出,如何制造谣言在县城里传播?”

“前者你可以不信,后者,整个渔村都是证人。”

江向南的质问没有换来对方的迟疑,或者恼羞成怒,宋穆早想好了如何应对。

“谣言我也听过了,都是所谓的亲眼目睹。当时在船上的除了被征的劳役就是你们,你说造谣的不是他们,是打算向本官认罪伏法?”

他冷声喝斥石伯等人:“你们说,是谁在造谣?”

渔民们低下头,一句话不敢说,魁梧的衙役抡起拳头又是一顿毒打。

“住手!”

梅雨诗右手拇指扣住中指,快速弹射,几道气浪飞出,将挥舞拳头的衙役撞飞。

“河神杀人确有其事,李崇江勾结河神,也确有其事,谁都没有撒谎。”

“你说是就是?李崇江在河海县担任典史二十多年,拿不出确凿的证据,你们就是污蔑、造谣。”

宋穆丝毫不惧,眼神隐晦的瞧向暗卫余马。

暗卫负责彻查私礼,对他而言焦头烂额的事,只需余大人站出来说一句话,河海县没有私礼,事情变得轻松解决。

为了这句话,宋穆几乎拿出了全部家当。

他知道陷害自己的是江向南等人,可是奈何不了他们,心中愤懑,唯有拿渔民撒气。

“拒服劳役,临阵脱逃,造谣生事,污蔑官员,任何一样都够判他们死罪。将他们的家人抓来,一起治罪,就在这村口行刑,全部处斩。”

宋穆脸色涨红,杀气腾腾。

“慢着!”

余马淡笑制止衙役,也制止了剑拔弩张的双方。

“你们说河神杀人确有其事,总要拿出些证据,空口白话,无法令人信服。”

“日”字光亮熄灭。

江向南取出一块布,丢过去。

余马轻轻摩挲,讶异道:“是河神的‘踏浪’,看来你们确实遇到过河神,不过也不能说明他们在河海县杀人,更不能说明李典史与河神勾结。”

“河海县与北境只隔着一条青龙河,河神常在北境活动,偶尔从海上流窜到附近海域,并不稀奇。”

这块布便是河神脚下形似冲浪板的艺物“踏浪”。

它的材质很特殊,干燥时柔软,吸水后便十分坚硬。外面还有一层防水的膜,能以天地心的塑形之力破坏和重塑。

使用时只需以天地心将防水膜破坏,柔软的布料吸水,变成坚硬的“踏浪”。不用时先将“踏浪”晒干,变回柔软的布料,再以天地心重塑防水的外膜,可以方便的携带在身上,无需担心汗水、雨水令其潮湿变形。

如此高科技,完全是手搓的。

拥有塑形、塑性之力的君子,应该是材料学的主宰,科技发展的推动者。

“我有个提议,这些人先交给我,羁押在县城的大牢内。我以这支令签保证,绝对不会动他们一根头发,只要你们找出证据,证明所说并非谣言,我立刻放人。”

余马笑着说道,将“踏浪”丢还给江向南。

“好!”

丁梦安先一步应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

云雨楼内,温香软玉在怀,宋穆却没有半点笑容,战战兢兢。

余马笑着开导:“我收了你的东西,自然不会为难你的,放心吧。”

“可……”

“我只答应他们放人,却没说要治你的罪。”

宋穆依旧没有笑容,声音颤抖:“万一,李典史,不,李崇江真的……”

余马收敛了笑容,正色道:“真的什么,勾结河神?我说不是,他就不是。”

“宋大人,我送你四个字,乱不如治。”

“君王设立暗卫清查私礼,建国千年,私礼已然不复存在,河神、山神之类也难成气候。即便李崇江勾结河神是真的,甚至他本身就是河神,又能如何?”

“死的不过是些渔民。人早晚是要死的,老死、病死、海难而死,有什么区别。他们死了,其他人家多生几个,少夭折几个,也就补回来了。”

“如果任由谣言传播,君子之间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对方是否河神,别有用心的人更会借机攻讦、诬陷,那才是最大的灾难。”

“当年的事你我都没有亲眼所见,但也都听说过,因为私礼被抄家灭族、满门抄斩的数不胜数,他们真的都罪有应得?有多少是被人陷害枉死的?”

“这种事谁都不愿再发生。”

“还是那句话,乱不如治,是非黑白没那么重要。”

“另外有一句话嘱托宋大人,为了河海县的‘治’,受些委屈是应当的,谁让你是这河海县的知县。”

“下官明白,绝不会对渔民动刑,一日三餐也不会少。”

……

再次见到许慕云,她还是原先的打扮,鲜丽的大红色,俏皮的毛绒,在拥挤、吵闹、弥漫着恶臭的战船上十分显眼。

一百五十米长的战船住着近千人,同时圈养鸡鸭、牛羊等家禽牲畜,各种气味混杂,非常难闻。

丁梦安、鲁先阁和苏小沐都在战船上住过,只是皱眉,江向南三人险些吐出来。

渔村、渔船虽然气味也难闻,但只是鱼获的咸腥味,或是腐烂后的腥臭味,战船上汗臭、粪臭、腥臭、骚臭混在一起,何止难闻,简直辣眼。

许慕云置身在这一片污臭之中,大红色斗篷艳丽喜庆,干净不染一丝尘埃,神情淡然、从容。

江向南很佩服她。

许慕云身旁站着三人,除了上次见过的钱龟卧,还有一男一女。

女子身姿窈窕,肩上立着一头雄鹰,雄鹰头顶戴着船帽,江向南差点以为这是一只大公鸡,头顶上有个大鸡冠。

男子体格比寻常成年男性魁梧些,但跟钱龟卧比差远了,左手自然垂落,右手握着一个很眼熟的球状物体,抛来抛去。

雷火球!

鲁先阁提前介绍过,他们都是许慕云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女子名叫叶梦,男子名叫邓成宇。

叶梦挥手,头戴船帽的雄鹰便飞上天空,随后示意江向南等人跟上,“我先给你们安排房间,嗯,丁姐姐还住原来的房间,两位姑娘住在原来鲁先阁的房间,小沐,你跟姐姐住,这次你逃不掉了。”

她瞧了眼江向南,又指指赵庆,“你们两个住一间,没有意见吧?”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