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祭祀(下)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329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江向南立刻惊醒,想要停下。

河神印记逐渐暗淡,在皮肤底下隐没,支配身体的力量随之消失,可他的身体依旧在舞动,完全不受自身控制。

画中人围绕着他,它们的身影是虚幻的,任由海水穿透,动作幅度再大,彼此也互不影响。

战船内,混乱的水流都是受江向南搅动。

一个画中人忽然从背后扑过来,钻入江向南的身体。它弯腰驼背,身体前倾,仿佛后背上担负着难以承受的重量。江向南的身体忽然弯曲,前倾,表情渐渐痛苦,肢体的姿态和神情都与画中人一模一样。

画中人从他身体里钻出去,江向南很快便恢复如常,然而维持的时间不长,又一个画中人钻进他的身体。

肃穆,凝重,一身铁血的煞气,夸张、扭曲之后的姿态仿佛嗜血的恶魔。

画中人对着江向南的身体钻进钻出,“缚”字锁链纹丝不动,江向南则一次次重复画中人的夸张扭曲的姿态、神情。

它们与受河神驱使吸食渔民血液的虚幻身影是同一种东西。

画中人穿梭于江向南的身体,随意进出,虽说暂时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可是身体间歇性的不受控制,让他十分忧虑。

似舞蹈的古怪举止是对河神的祭祀,此前他可以随时结束,现在却不行,继续下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搞不好真就把他自己给献祭了。

“或许……它们是想要吸我的血?”

入海之前便转化为不死之身,在海底停留了很长时间,血液早已凝固,发生质变,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画中人想吸走他的血完全不可能。

脑海中闪过许多杂乱的念头,但主要还是在思考如何脱离眼下的困境。

正是那些杂乱的念头给了他启示。

“凶礼的作用是超度亡魂。”

经过丁梦安的提醒,江向南想到吸渔民血液的虚幻身影可能是鬼,如果自己孤身一人遇到,以凶礼或许能破。

虚幻身影是否鬼魂未加验证,凶礼能否超度亡魂也未能验证出来。

眼下情况紧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选择了不句的凶礼,因为只需有水且并非静止就可以,此刻的处境只能满足这一点。

两段锯齿状波浪夹着一道闪电,组成了不句印记,荡漾起与河神印记相似的波光,只是在波光之中有些许令人心悸的气息一闪而逝。

海水缓慢的流淌,逐渐显的凝重,不是因为海底深处的水压,是沾染了不句印记的波光,沾染了那一闪而逝的心悸气息。

丁梦安曾说过,“礼”不能凭空产生力量,举行“礼”的过程实际上是将火焰、流水的力量转变为更加刚猛霸道的雷霆。

朱雀、不句、寿麻,都是借助“礼”掌握雷霆之力。

此刻江向南感觉到了。

海水逐渐凝重,是它流淌的力量在消失。然而这里并非小池塘,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海水时刻都在流淌,凝重的被推动,消失的力量也迅速得到补充。

他听到了隐约的、沉闷的雷声,“轰隆隆”“轰隆隆”在海水中翻滚,雷光闪烁,出现的匆忙,消失的也匆忙,但它在视线中留下清晰的痕迹,不容置疑。

被黑色布条捆缚在左臂的四字令签与之共鸣,不句的凶礼转化海水的力量,一丝丝游入不句的四字令签内。

与之前并无区别。

仅此而已?

画中人一次次从江向南身体中穿过,不同的姿态,不同的神情,从它们虚幻的身影传递到江向南身上。

他僵硬的抗拒着,却一次次被带动,就像提线木偶,一切都操纵在别人手中。

凶礼还在继续,江向南发现自己偶尔能活动些许自由。

他的身体并非始终被操控,当画中人钻出身体,另一个画中人还没有钻进来,能够短暂的自我掌控。

可是间歇太短,除了能感觉到之外,实际什么也做不了。

他下意识的抬手,胳膊真的动了。

虽然很快又被画中人驱使,摆出古怪的姿势,神情也被揉捏的极其痛苦,极其夸张,像一幅立体的抽象画。

但他获得自由的时间无疑延长了。

画中人钻进他的身体需要更长时间,它们的动作越来越迟缓,虚幻的身影也更加虚幻。

在江向南身后,画中人佝偻着腰背,身体前倾,如背负重物,一双眼睛空洞的瞧着前方。四肢纤细如柴,上身几乎贴到地面,扭曲的五官显示出极度的痛苦,在它后背上画一个螺壳,就是人形蜗牛。

在它的肩头飘着一根布条,仔细看,嫣红的颜色在其中流淌,那是一条粗壮的钻出体外的血管,时时刻刻抽取它的血液。

画中人干瘦的手臂搭在江向南肩头,仿佛化身粗壮的血管,要钻进江向南的身体,将自身的痛苦转嫁给他。

它的动作十分迟缓。

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约束它,禁锢它。并非“缚”字,神秘的力量来自于凶礼。

虚幻的身影悄然消散,勾勒四肢、五官的色彩无法维持原有的形态,融入海水,被流淌的海水冲散。

这只是开始。

流淌的海水,烙印在身上的不句印记,维持着不句的凶礼,凶礼的力量持续侵蚀画中人,超度亡魂,只留下不知多少年前的颜料,消散于流淌的海水。

画中人一个接一个消失,江向南获得自由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最终江向南彻底自由,视线中再没有一个画中人。甲板、船舷,“日”字光芒照亮的每一个角落,全都是空白,遍布整艘战船的巨幅画作消失了。

灵魂和鬼都是真的,凶礼超度亡魂也是真的。

虽然经历了一番凶险,但是获知两个重要的信息,江向南认为不亏。

“正事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他找到了河神的战船,却是被遗弃多年的,船上也没有任何能透露河神目的和行踪的物品。

“也不算是毫无进展,至少确认了我身上的河神印记烙印能举行河神的祭祀,而祭祀与战船能够彼此感应。”

被河神夺走的至强战船内必定也有一幅画,它显然是祭祀的一部分。

“渔民看似只被吸走血液,或许……还有灵魂。”

画中人的本质就是灵魂,极有可能都来自渔民。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