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墨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29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狂风掀起巨浪,却吹不散浓雾,一艘战船随着浪涛起起伏伏,破旧,阴气森森。

缆绳腐烂,不见风帆,甲板上也看不到人影。

甲板之下亮着微弱的灯光,在风浪中摇曳,一道身影摇摇晃晃,如同鬼魅。

他左手持着一方砚台,刚研磨出的浓墨,墨呈血色,凄厉的叫喊声从砚台内传出,血墨中渐渐鼓起,形状似人,挥舞着手脚,挣扎。

鬼魅身影面朝着一幅画,画的是人,四肢、五官乃至发丝都纤毫毕现,连表情都如真人一般灵动,只是双眼中没有瞳孔,呆滞、空洞。

他癫狂的大笑,右手执笔,落向砚台。砚台内的叫喊声愈发凄厉,鬼魅身影笑着,极其兴奋,身体都在颤动。

将形状似人的血墨卷入笔尖,两次点染,为人物画的双眼添加了瞳孔。

凄厉的叫喊声停歇,然后又一次响起,源头不是砚台,是勾勒在战船上的人物画。

摇曳的灯光照亮人物画,它竟动了起来,挥舞四肢,挣扎着,一道虚影渐渐从船体内鼓起,脱离,在战船内游荡。

鬼魅的身影双眼赤红,尽显疯狂之色,笑声愈发癫狂。

一幅巨大的画作遍及整艘战船,甲板、船舷,每个角落,画作由无数人物组成,或站立、或佝偻,或欢愉或痛苦,或麻木或杀戮,姿态、神情千奇百怪,其中大部分都没有瞳孔。

鬼魅的身影疯狂自语:“墨,墨不够……”

……

画中人全都被凶礼超度,可笼罩在江向南心头的阴影并未随之消失,相反,危机感越来越强烈。

“寻音”双爪扣着他的手臂,灵活的小脑袋动也不动,显然附近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水声。

“不管怎么说,尽快离开这里是没错的。”

战船沉在海底多年,可是否真的遗弃谁也不敢保证。万一河神是将它作为储备,不时回来巡查,甚至是一大一小两艘战船之间存在某种特殊的感应,就像他祭祀河神时看到远处战船内的画中人。

画中人被他以凶礼超度,极有可能已经被河神察觉,他强烈的危机感也来源于此。

他一人可不是河神的对手,赶紧回去找丁梦安,顺便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她。

从倾倒的战船内游出,寻找被他安置在附近的鲨鱼,鲨鱼蛰伏在海底一动不动,等江向南游到近处,发现它已经死了。

尸体丰润不干瘪,并非被画中人吸血,外表没有任何伤口,也不是遭遇妖裔袭击。

尸体冰凉,死去有一阵了,或许就在自己进入战船后不久。

祭祀的舞蹈搅动水流,对“寻音”有一定的影响,可船外有明显的动静,“寻音”绝对能够发觉。

使用一段时间之后,他对这件载入列传的艺物有着绝对的信心。

是鳋鱼吗?

不清楚鳋鱼水遁的原理,尽管觉得不可能,他也不敢完全否定。

“碰上河神还能理解,为什么会是鳋鱼。海底这么大,动不动就能让我们碰上,是我倒霉,还是鳋鱼太多,撒的满海底都是,就跟老鼠一样?”

想也知道不可能会有那么多君子。

“缚”字锁链如数十条蛇缠绕着他,朝外舞动,抗拒任何生命接近,毫不迟疑的让对方失去反抗之力。

下一刻,心中的危机感无限放大,江向南瞬间失去反抗之力,身体被禁锢,僵硬,无法动弹。

不是“缚”字,是纯粹的力量,强大到无法想象,无可匹敌,仅仅露出些许端倪便令江向南连反抗的念头都无法提起。

“缚”字锁链悄然消散,来自不句的四字令签从他手臂上脱离。

江向南眼睁睁地瞧着,他甚至无法扭头追随,全身僵硬,只能缓慢的转动眼珠,让令签停留在视线中。

四字令签往上飘走,然后……消失了,就这么突兀的消失,被海水吞噬。

“日”字光芒驱散海底的黑暗,海水纯净、透彻、深蓝,光芒穿透,在令签消失之处未发现任何异常,没有妖兽、妖裔,亦或者某种特殊的界限。

什么都没有。

江向南只知道鳋鱼能做到这一点,水遁。

真的是鳋鱼,他的修为强大到恐怖,这就是六艺的第四境界?和第三境界简直有天壤之别。

丁梦安以文字颠倒乾坤、重塑天地,江向南也没有感觉到如此的无力,如同以血肉之躯面对山崩海啸,那是完全无法抗衡的力量。

对方取走了四字令签,却没有杀他,是发现自己身上的秘密,还是对自己根本不感兴趣?

江向南希望是后者。

如此恐怖的存在,他希望对方连呼吸都不要触碰到自己,眼中哪怕余光也不要有一秒钟落在自己身上。

人生最美不相见。

他的希望终归是落空了。

令签消失了片刻之后,江向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缓缓向上移动,就如同之前的令签。

没有参照物,他已记不清消失的“界限”在何处,心中无限的惊恐,每一秒都在经历希望和绝望。

受两种极端情绪的反复折磨,惊恐反而淡了,先是有了反抗的念头,随后便有反抗的行动。

“早晚都是死,不如拼一把。”

“既然你不肯放过我,咱们就同归于尽,黄泉路上,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长什么模样,是不是跟深海鱼一样肆无忌惮的没脸见人。”

全部的力量疯狂向“日”字涌入。

他的拿手绝活,手搓核弹,轻易不敢动用,一旦用了就是惊天动地。

第一次用时蘑菇云覆盖整个河海县城,第二次用时,连所谓的“神”都被吓的落荒而逃。

这一次……

“日”字无声的熄灭。

江向南真的绝望了。他的所有手段在这个未知的存在面前毫无作用,甚至连释放威力的机会都没有,而对方的手段也和它本身的存在一样,是未知的。

他跨越了某个界限,清晰感觉到自己不在海底。

身体还浸泡在海水中,却和许多坚硬的物体碰撞,有的平整,有的尖锐,还有些或粗或细不知横竖的柱子。

肋骨断了,胳膊断了,腿断了,脊椎断了,颅骨也一次次裂开。

不死之身,如此的伤残不会令他死亡,但疼痛是不可避免的。

在剧烈的痛苦之中他逐渐恢复理智,思考自己此刻在什么地方,将要面临什么,现下的遭遇是对方出于什么目的所为。

他无法得出答案,只是借助思考让自己不要沉浸在绝望和惶恐之中,除了让自己离真正的死亡更接近,绝望与惶恐毫无用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