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看谁先倒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522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约束、禁锢的力量陡然扩大,江向南、赵庆都笼罩在其中。

仿佛无数绳索捆缚,手脚乃至全身的肌肉都动弹不得,江向南拼命挣扎,用出全身的力气,依旧无法挣脱施加于全身的无形枷锁。

“哼,太弱了。”

李崇江诧异,笑容中的冷意更浓,充斥着讥讽。

他完全无视了江向南,目光再次落在赵庆身上,神情渐渐凝重。

无数无形枷锁捆缚着赵庆,他还能动弹,但也仅限于极小的幅度,逃跑是做不到的。

“咚”“咚”

肥粗的手指敲打腰间的扁平石鼓,有力,沉重。低沉的声响从他腰间爆开,无形的力量冲击,一次次敲打在众人心头。

“缚”字令签的力量连声音也能束缚,但未能完全约束。

沉闷的声响仿佛心跳,传入耳中,改变了心跳的节奏,紊乱、诡异,说不出的难受,气血贲张,像是离了水的鱼,张开嘴大口呼吸却无济于事,脸色渐渐青黑。

衙役们慌乱的逃走。

后院只剩江向南、赵庆和李崇江三人。

李崇江紧缩着眉,他的心跳也渐渐紊乱。

江向南……他的心脏早就不跳了,肺也就是装个样子,不进气也不出气。

李崇江大而粗糙的手掌探入怀中,取出另一支令签,宽而尖的一头写着“斩”字。

“斩”字令签!

死亡的气息弥漫在后院,渗入呼吸之中,渗入每一个毛孔,不可抗拒的力量,纯粹的杀戮,令人头皮发麻,思维都在这股力量中停滞。

感受到禁锢的力量减弱许多,江向南艰难的迈出步伐,挡在赵庆身前。

他能感觉到“斩”字令签的力量十分可怕,也从赵庆脸上看到了忌惮。

他有不死之身,理所当然应该由他来面对。

“我们互换,你一下他一下,看看谁先倒。”

对江向南而言,“斩”字令签还不如“缚”字令签威胁大。

他毫无畏惧,语气中甚至带着戏谑,带着跃跃欲试,这令李崇江迟疑。

分明修为弱小,面对“缚”字令签只比普通人稍强,他哪来的底气。

虚张声势?

李崇江冷笑,“好,我们就互换。”

弥漫的死亡气息开始凝聚,后院上空,微光勾勒出展翅的朱雀,火焰与雷霆共舞,它们都代表死亡和毁灭。

“咚、咚”

鼓声更加有力、沉稳,也更加急促,仿佛心脏强劲的跳动,滚烫的血液如江河决堤,从心脏向血管中喷涌。

李崇江脸上时而煞白时而赤红,血管一根根暴起,脑中回荡着低沉的嗡鸣,似乎要伴随着“咚咚”的鼓声爆开。

江向南和赵庆也不好受,朱雀的形象愈发清晰,拍打双翼,散落无数火焰,赤红的双眼中闪烁雷光,凝视着二人,凝视着猎物。

逃不掉,躲不开。

他们心中清楚的意识到,一旦朱雀扑下,死亡就会同时降临。

江向南面不改色,也改不了。

因为心跳停止,血液向下肢沉积,他的脸色早已不正常的苍白,时间长了下肢还会出现尸斑,身体也会僵硬,时间更长甚至会腐烂。

在他“装死”的时候,身体会自然经历死亡后的每一个阶段。

所以没必要的情况下江向南是不会“装死”的。

朱雀愈发凝实,鼓声愈发急促。

李崇江和赵庆的脸色都很难看,唯有江向南神情自在。

头顶绚丽的光芒闪烁,身后低沉的鼓声震颤,他甚至想尬舞。

杀气愈重,鼓声愈急,赵庆和李崇江的神色也愈发难看。。

僵持了片刻,李崇江陡然一笑,语气轻松道:“云雨楼不大,但是多两位贵客也还是能容下的。今天我做东,宴请两位,一切都在酒中,酒过之后,以前的误会都烟消云散,不再提起。”

言语之中放低了姿态,可死亡的气息并未散去,火焰与雷霆交织的朱雀依旧盘旋在后院上空,赤红的双眼凝视着江向南和赵庆。

“哈哈,”赵庆左手拍打肚皮,右手有力的敲击腰间扁平石鼓,“咚咚”如心跳的沉闷声响不绝于耳,“正合我意,来河海县多日,还没尝过这里的好酒。”

“河海县偏远,没什么美酒,不过下酒菜倒是不错,都是海中的鲜货,与河鲜的滋味大为不同,而且肉多刺少。”

“是吗,说的我都馋了,往日只吃过河鲜,确实刺太多,我不爱吃,今天可要尝个够。”

“河海县别的没有,海中的鲜货要多少有多少,绝对让两位贵客满意。今天过了时候,他日我再宴请二位泛舟海上,品尝刚出水的海鲜,那滋味更是美妙。”

“好说,好说。”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逐渐熟络,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彼此十分热情。

敲在心头的鼓声,盘旋的死亡朱雀,在两人的交谈声中继续对峙。

江向南等的不耐烦。

“你们有完没完,到底打不打?你,你先来。”

他指着李崇江,随后抬头,冲着死亡气息凝成的火焰雷霆朱雀招手。

你过来啊!

李崇江和赵庆都是心中一颤。

死亡的气息和夺命的鼓声渐渐平息。

李崇江宴请的是一位君子,四肢粗壮,方正的面孔,似乎有心事,紧锁着眉头,对桌上的美酒佳肴和依偎在身侧的美人视若无睹。

江向南和赵庆并未留下喝酒,只是对此人匆匆一撇便离开云雨楼。

“风”

赵庆粗壮的手指在虚空中勾勒文字,微风缠绕,江向南顿时觉得身体轻盈许多。

两人脚步匆匆,迅速离开云雨楼。

双方偃旗息鼓,算是各退一步,可对气势汹汹而来的李崇江无疑是颜面尽失,谁知道他会不会纠集更多人手追赶报复。

赶紧回家,有丁梦安在他们才安心。

江向南心中艳羡,他正在和梅雨诗学“书”,但还没有学过“风”字。

离云雨楼越来越远,赵庆松了口气,仍然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衙门里的‘斩’字令签确实可怕,我都以为自己要死在妓院里。”

“刚才多谢你。”

江向南没有回应他,如果死亡朱雀扑下来,自己一定会为赵庆抵挡,但能不能挡住他心里没底。

不说别的,只从体型方面考虑他就挡不住。

“令签是县衙的艺物?”

“你怎么什么都不懂。”

赵庆嘟囔一句,一面再次勾勒“风”字,取代缠绕在两人身上渐渐散去的微风,他主修“乐”,“书”只是略有涉及,境界不高,一面解说道:“主官执掌地方志,但轻易不会动用,只是作为震慑之用,寻常的缉捕、刑狱用的都是令签。”

斩、监、刑、缚,四字令签各有所长,各有用处,论威力论杀伐自然是“斩”字令签最强。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