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赌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325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李崇江仰天大笑,天地心幽光在笑声中钻出,斩字令签、缚字令签分别握在左右手中。

“冥顽不灵,不知悔改。”

“你可知道,只要知县大人发一张通缉令,整个朱雀国将没有你们的存身之处,所有君子都会追杀你们,吃的、穿的、用的,你们所接触的一切都可能是致命的杀招。”

“你们将永无安宁,直到被杀死。”

他的笑容渐渐转冷,“为了认识没几天的陌生人,为了不相干的事,值得吗?”

“人要活着,好好的活着,就不该多管闲事。人力有时而穷,将心思花费在自己的事上,不叫自私,叫做明智。”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丁梦安埋首书中,似乎已经被说服。

她不开口,梅雨诗、鲁先阁、赵庆三人也都沉默。

此前江向南希望丁梦安和县衙斗个你死我活,他好趁机逃脱,可现在他更希望丁梦安能够震慑住知县宋穆,如此才能将所有孩子救出来。

现实是只剩他一个人孤军奋战。

丁梦安露了一手,十分恐怖的一手,但不是为他撑腰,是拿出谈判的资本,让宋穆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也不要干涉她之后要做的事。

苏小沐是个懂事的孩子,懂事的孩子总是最容易受伤。

小小的身子从江向南身后钻出来,还有些留恋他的大手。放下同样被吓得不轻的小奶狗,最后瞧了一眼大哥哥,父母去世之后,他是第一个让自己感觉到温暖的人。

她默默的走向李崇江。

又一道身影走过来,是朱桓艋,腰间挎着剑,伸向苏小沐的手像一只铁钳。

“别乱跑。”

铁钳落空,小小的身子被江向南拽回来,塞在身后。

他瞧着李崇江,瞧着宋穆,嘿嘿一笑,“我和朱桓艋打赌,我赢了,人是赢回来的,归我所有。”

“知县执掌地方志,在河海县内说一不二,但也不能抢夺君子的东西,你们说是吗?”

李崇江紧锁眉头,以眼神向宋穆请示,见宋穆微微点头,他说道:“她是窃贼,县衙理所当然要抓她归案,怎么能是抢夺。”

“是不是贼我不管,我只知道是打赌赢来的,”江向南指着心口,“这里挨了一剑。你知道心脏被刺破的感觉吗?我体会过,那是我赢得赌约的代价。”

“要我把人交出去也简单,怎么输给我的,就怎么赢回去。”

宋穆心中恼怒,他以为江向南只是要个台阶,自己给他,对方也就顺势下来,把人交给自己。

现在倒显得自己软弱。

“我觉得合理。”

丁梦安声音清冷,如她眼中的星辰一般。

“他与县衙打赌,侥幸赢了,然后知县大人来强抢赌注,这种事传出去可不好听。”

“河海县偏僻,也是‘弱水流淌炎火焚烧’之地,堂堂知县却是个输不起的小人?赌品即是人品,如此人品怎当得起七品?”

知县是正七品。

宋穆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他冷声道:“一方是君子,一方只是普通人,这个赌局是不公平的。”

“我也觉得不公平,你们出剑伤人,我们可是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没动。干脆重演赌局,双方互换,你们出一位君子,我们找个普通人,还是一剑分输赢,如何?”

清秀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瞧着宋穆,眼中的文字星辰再一次闪烁,绽放异常的光亮。

宋穆迟疑,李崇江则恶狠狠瞪着朱桓艋,要不是有外人在,他真想替江向南刺朱桓艋一剑。

李崇江摘掉他的剑,丢给江向南,“你还他一剑,把人也还回来。”

“我们的赌约是谁活着谁就赢,我还他一剑,你觉得他能不死?”背后有人撑腰,江向南底气更足,反手抱着苏小沐,让她别害怕,瞧着李崇江的眼神里满是鄙夷。

你以为不死之身是大白菜,菜市里随便买?

“你还敢杀他?杀人偿命,更别说杀的是县衙的衙役,即便你是君子也逃脱不了罪责。”

“那就是不敢赌了?不敢就直说,别弯弯绕绕的,没劲。”

“先是妨碍公务,又夜闯县衙,你们已经犯下重罪,知县大人网开一面,竟然还不知好歹……”

宋穆托着赤红的朱雀官印,脸色也渐渐向官印靠拢,怒声道:“够了!”

冷冷的瞧一眼李崇江。

他要的岂止是一个小姑娘,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不多,没了再抓就是。

宋穆是要震慑这些外来的君子,打掉他们跋扈的气焰,以免对方再肆意妄为,破坏他的大事。

言语上的交锋,胜了又如何,能让他们畏惧、收敛?

另一只手指着江向南和朱桓艋,“我跟你们赌,还是他们两个人,不过要加赌注。”

“朱桓艋胜,你们不仅要把人交出来,还要立刻滚出河海县,只要我在一天,你们就不准踏入河海县半步。”

“如果他胜了,人你们留下,之前的事我既往不咎,之后……河海县里你们想去哪就去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即便是杀人放火我也当没看见。”

“好,”丁梦安立刻点头,粉色的唇角微微上扬,神情依旧是平静的,那双令人心悸的眼中更是看不出任何情绪,“具体的规则呢?”

“为了让双方的实力更均等,我会用《河海县志》为朱桓艋加持,而他,不准使用艺物。”

“分胜负,决生死,谁先倒下算谁输。”

宋穆没有看一眼朱桓艋,更没有询问他意见的意思。

丁梦安同样如此。

“知县大人的赌约当然是公平的,我也相信你不会毁约,就这么定了。”

“你定规则,我定时间,十天之后,如何?”

“在这十天里,我们各退一步,双方都不要做任何会引发冲突的事。”

目光扫过江向南,却是落向他身后的苏小沐,意有所指。

“十天之后,就在这里,我等你们。”

文字尘埃汇聚成的河海县城模型,五道光点离开废墟,离开杂乱的窝棚。

宋穆脸色铁青,凝视着移动的光点,忽然抬起头,“十天之后,你必须赢。”

李崇江眼底透着阴冷,“我听说你还有个女儿,个头也差不多,如果你输了,就让她代替那个小丫头。”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