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失忆了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82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有一点令他十分好奇,自己身上浮现的印记大多都带有闪电,例外的也有,比如形似“大”字的印记,笔画向下垂落,再看又像是飞翔的鸟儿。

记忆中的最后一幕是扑面而来的火焰。

他的死和雷电无关,为什么身上会出现这么多闪电的标记。

江向南也只是胡思乱想,他并不确定身上的印记和自己的死是否有关。

他还想过或许印记是与生俱来的,只是需要“死”过一次才会显现。

没有依据,对自己的处境也没什么帮助,他便没有多想。

丁梦安出神地望着他赤裸的上身,满是文字星辰的双眼中透着灼热。江向南不是第一次感受她火一样的“热情”,但还是很不适应。

脱“光”了让人看,真的很别扭。

顺着她的目光,江向南的视线落在一枚印记上,从他的角度看,印记的图形很熟悉,上方是云,下方是闪电。

换成丁梦安的角度,云和闪电的位置要互相颠倒,云在下,电在上,不仅如此,闪电的形状颠倒后并无变化,云却是反过来,小头朝下大头朝上。

他不确定印记原本的形状,因为在他身上的印记不是规整的排列,很随意,就像是无意中打翻了装满印记的盒子,撒落在他身上。

相同的印记还有很多,丁梦安的视线便一个一个快速巡视。

他看着丁梦安眼中闪烁的文字星辰,忽然想到,自己身上这也算是星辰吗,印记的星辰?

印记星辰闪烁的光芒不同,朱雀印记是赤红色的,跳动着,如同火焰。丁梦安凝视的云和闪电组成的印记色彩最是绚丽,不断变化,梦幻迷离,犹如最美丽的梦境,却又给人极其危险的感觉。

随着身体状态完成转变,印记隐没在皮肤底下。

“继续。”

丁梦安的声音淡漠没有情绪,先前的些许喜悦已然平复。眼中的灼热似乎并不是情绪的体现,给人以极其矛盾的感觉。

经过一次次的被研究,江向南也熟悉和了解她的风格,知晓她的意思。

颜色、光芒各异的印记再次浮现。

他的身体已经死亡,但从外表暂时还看不出,需要过一段时间皮肤才会显现出不正常的苍白,再过一段时间血液沉积形成尸斑。

现在他的死亡以更快的方式展现,先是皮肤,然后是血管、脂肪、肌肉,就像是洋葱一层层剥开,一层层消失。

停止跳动的心脏裸露在胸腔内,还有其它内脏,肺、肝、肾……

以如此直观的方式观看自己的内脏,第一次时毛骨悚然,现在他习惯了,只是觉得有点恶心。

虽然是自己的,恶心还是恶心。

再然后内脏也被“剥离”。

他的脸上没有皮肤和肌肉,眼球和内脏一起被“剥离”,只剩下两个窟窿,通过眼窝的缝隙能看到颅骨内的大脑,它是最后被“剥离”的。

江向南只剩下一副骷髅架子,干净的像是被野狗舔舐。

上衣被脱去,裤子松松垮垮的挂在盆骨上。

唯一还算正常的是左臂的臂环,几番折叠之后依旧固定在左臂原来的位置,在肘部和肩膀中间。

他仍然保持着正常的感官,没有眼睛耳朵鼻子,他还是能看能听能闻,没有舌头声带,他仍然能开口说话。

印记隐没在苍白的骨骼内。

这是他自身所能达到的极限,白骨。

外力破坏的极限……丁梦安还在研究当中。

“咔”“咔”

丁梦安很熟练的弄碎他两根胫骨,在此之前,江向南已经躺倒——这比摔倒强。

骨头一根根碎裂,带来的疼痛是真实的。

江向南没了眼睛,无法瞪眼,他用力的握紧拳头,那只是五根白森森的骨头。

很快他连拳头也无法握起,两条手臂都已经碎裂,左臂的黑色臂环页跌落在地上,滚动几圈,和他一样躺倒。

没多久,他留下的便只有头颅。

上一次实验的终结,这一次实验的开端。

脑袋是人体感官最为集中的部位,视觉、听觉、味觉、嗅觉,都只在头部。

支撑人的记忆和思考能力的大脑,也在头部,它是我中的我。

当一把刀指向四肢和躯干,人的潜意识感觉到疼痛,而当刀指向脑袋,人的潜意识会感受到死亡。

上一次在他强烈的反对下实验暂时终结,可他“自作孽不可活”,将继续实验的借口双手奉上给丁梦安。

嫩白如葱段的手指遥指着江向南,迟迟没有落下,这种感觉太折磨人了。

他用没有眼珠的眼睛凝视着,许久,尽管没有眼珠,他还是觉得眼睛发酸。

“能不能快点,给个痛快的。”

丁梦安却垂下手,回应的是面无表情,眼中的无尽星辰仰视,似乎穿透屋顶,与真正的星辰遥相呼应。

“恢复了吧,这样的实验毫无意义。”

“我对你的不死之身一无所知,它的来历,那些印记如何留在你身上,与不死之身又是什么关系,全都不知道。”

“知晓不死之身的底限又有什么用?”

江向南听的最清楚的是前四个字。

一枚枚印记自苍白的颅骨中浮现,颜色各异,宛如奇特的星辰,闪烁着,又如天边的云霞,随风飘动。

碎裂的骨骼一点点凝聚,颜色光芒各异的印记也飘到这些骨骼中,继而骨骼上长出骨膜、肌肉、血管、脂肪、皮肤……

胸腔内心、肺从无到有,从静止到跳动,深陷的眼窝被一双眼球填充……

在肉长出来之前,他将耷拉在盆骨位置裤子提到腰上,不然会勒的很疼。

他体验过两次之后才养成这样的本能反应。

“你说的很有道理,凡事要追根溯源,连原理都不清楚,做实验也就是瞎折腾。你比如说永动机,原理上就不可能存在,再怎么做实验也没用,都是民科。”

套上臂环,穿好上衣,笑着向丁梦安摆手,便要离开。

“等等。”

慢了。

江向南的手按在门闩上,内心短暂的挣扎后将手放下,转过身,挤出干巴巴的笑容,“不是反悔了吧,这么快?”

“说说你的来历。”

明亮的星辰穿透他的双眼,透入他的心灵。

江向南感觉自己比刚才还要赤裸裸,任何念头、想法都逃不过对方的双眼。

思想的赤裸远比身体的赤裸更令人难以承受。

“……我失忆了。”

“你在撒谎。”

“对,”江向南坦然,“但是你再问一百遍一万遍我也还是这么回答,你要有本事能看出我脑子里在想什么,自己看吧。”

反正我也拦不住,但你别想从我嘴里问出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