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日(上)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72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啪嗒”

一块木片落在地上,约一尺长,一头宽一头窄。

和他见过的令签相同。

外面有人。

来不及多想,在他分神的时候,凶礼已然无法持续,那股力量也即将消散。

心念一动,凶礼的力量落入木片中。

光线如烟雾扭动,梦幻的色彩在木片上游走,勾勒出“斩”字,很快“斩”字消散,梦幻的烟雾再次勾勒成“监”字。

“斩”“监”“刑”“缚”

四个字相继浮现,随后又都消散,最终上宽下窄的木片上浮现一个“令”字。

四字令签,四种力量出现在一支令签内。

知县举行县级的凶礼,只能塑造“监”“刑”“缚”三中令签,知府举行府级的凶礼,可塑造“斩”字令签。

知县知府可举行礼,并不是他们自身懂得,依赖于官印,礼被烙印在官印中。

凶礼、吉礼都是如此。

根据官员的品级,被赋予相应的权限。

吉礼可塑造身份文书和宝钞的防伪,知县举行县级的吉礼,塑造身份文书的防伪均有本县的印记,知府举行府级的吉礼,塑造身份文书的防伪均有本府的印记。

宝钞的防伪唯有君王举行的国级的吉礼才能塑造。

类似的还有融合斩监刑缚四种力量的令签,唯有君王主持的凶礼才能塑造。

“赌约中不能使用艺物。”

清冷的声音,不用见面也知道是丁梦安。

被对方抓个正着,江向南有些尴尬,昨天还说失忆什么也不知道。

话说回来,他昨天确实不知道,都是刚才做梦梦见的。

如烟雾飘荡得光线已然消失,丁梦安推门而入,随手勾勒成“日”字,厨房里被照的如若白昼。

江向南赤裸着上身,寿麻印记仍旧闪烁着梦幻的色彩。

丁梦安眉头紧锁,顺着她的目光低下头,江向南愣住。

裸露的皮肤大面积腐烂,手臂、胸口全都是,他撸起裤腿,腿上也是。

在不死之身的状态,他的身体和真正的尸体没有二样,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腐烂。

“才半个小时,也太快了吧。”

在此期间,唯一和过去有区别的就是举行了凶礼,寿麻的凶礼。

他想到自寿麻印记中飘出的如烟雾的光线。

“是寿麻的力量,不死之身竟然也无法抵抗。”

丁梦安眉头锁得更紧,“你再转换回去试试。”

一枚枚印记自腐烂的皮肤底下浮现,各色光芒闪烁。

心脏恢复跳动,血液正常流淌,四肢、躯干、面颊上,腐烂的皮肤逐渐恢复。

江向南清楚的感觉到丁梦安松了口气。

她为什么如此关心自己,我们之间真的有过一段狗血的过往?

江向南没有失忆,身体也是自己的,好几处小的胎记都能对得上,即使是穿越也不是魂穿。

他和丁梦安此前肯定不认识。

“日”字光芒照耀,丁梦安含着星辰的双眼中少有的露出疲倦,语气也比往常虚弱一些。

“以后在地窖里举行凶礼,以免被人瞧见。”

这里有地窖?

以指为笔,天地心幽光为墨,一幅画卷在她指尖徐徐展开。

是个简陋的地窖。

画卷落下,无数文字尘埃散入大地,悄无声息,厨房的角落里多出一个幽暗的洞口,有台阶向下延伸。

“明日自己做一扇门将它封住。”

“日”字光芒暗下,丁梦安的身影缓缓离去。

把玩着手中的令签,江向南心中浮想联翩。

他见李崇江用过缚字令签,威力强大,连风和声音都能束缚。

如果在赌约中自己也能运用,朱桓艋必定不是对手,“日”“风”都用不上了。

“有传闻,寿麻造日,你可以试着以寿麻的力量领悟‘日’字。”

幽幽的声音飘来,还是丁梦安。

江向南只听过夸父追日。

油灯微弱的光芒照亮地窖,和画中一模一样,江向南惊叹,她是神笔马良吗?

丁梦安的“书”到了哪个境界,至少也是入魂吧。

将水桶拎入地窖,取来一床棉被盖住入口,旁边用木柴压住,然后钻进去,动作幅度很小,以免露出大的缝隙,令光线露到外面,被人瞧见

光线如同烟气,自寿麻印记中飘出。

江向南试过主动唤醒它,可是不行,只有在举行凶礼时寿麻的力量才会“苏醒”。

如霞光如烟尘的光线充斥在地窖内,随着水光晃动,继而水汽蒸腾,凝聚成云。

如同先前。

“日”

不是骂人,它是一个字,代表太阳。

圆滚滚的“日”刚刚成型,迷幻的光线便缠绕其上,同时也缠绕着他的身体。

置身变幻迷离的光芒之中,他感到一阵阵温暖,也感觉到死亡的气息。

就像太阳。

江向南心神一颤,有一丝奇妙的感悟。

真的可行!

江向南喜悦,随即沉下心神,专心的领悟“日”字。

凝在空中的“日”字越来越圆润,释放的光和热也越来越强烈。

他心头浮现困惑,不是自身的困惑,仿佛有人在向他提问,有仿佛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好奇、探寻。

困惑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只是模糊的感觉到有一个困惑。

很快他就不再困惑。

因为分神领悟“日”字,凶礼即将崩溃。

江向南连忙将凶礼中的力量送入令签内,地窖中迷离的光线随之消散。

令签中的力量积累、增强。

白天,江向南训练躲闪能力,领悟“风”字,上半夜,在地窖内以寿麻凶礼领悟“日”字。

对“日”字的领悟愈发深入,远超过“风”字,同时令签内的力量也经过一次次凶礼积累而愈发强大。

说不清道不明的困惑依旧会在心头浮现,他想弄清,可每到此时凶礼便会崩溃。

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到了履行赌约的日子。

杂乱窝棚之间的小道,依旧泥泞,依旧弥漫着粪水的恶臭。

再次见到麻布和原木缠绕而成的围墙,外面的废墟比之前更大了,又有许多窝棚被拆掉。

废墟中立着四根原木,围成方形,边长约二十米,以绳索缠绕成擂台。

擂台外五米站立许多简笔画小人,半人高,个个手持弓箭,墨色勾勒的箭矢闪烁森冷寒光。

宋穆手托着赤红如火的官印,白胖的脸上露出冷笑:“增加了一点规则,不得离开擂台,否则……”

简笔画小人纷纷拉开弓,箭矢的寒光转变为更加森冷彻骨的杀气。

“合情合理。”

丁梦安回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