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日(中)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81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江向南没有在意他们之间的言语交锋,目光落在对面的朱桓艋身上,他似乎有些不舒服,脸色发白,不时捂着肚子。

腰间藏了武器?

江向南顿时警惕。

“什么也没有,他身上只有一把剑。”赵庆歪过头,压低声音。

“他不是君子,不能用艺物,任何武器也强不过地方志加持的‘披甲’‘执戈’。”

江向南是君子,可他在赌约中被禁止使用艺物,否则也不拥赌了。

他的武器是一支弩,不是梅雨诗的“落音缤纷”,就是普通的弩。

鲁先阁为他制作的,有三支弩箭,可连发,可点射,腰间还有十支弩箭可更换,不过战斗过程中几乎没有机会。

“你的弩也就是装装样子,面对地方志加持的甲胄,根本破不开。”

江向南对他泼冷水得行为很不满,“麻烦替我加油,为我鼓气。”

加油,是要点灯?

赵庆心里不解,嘴上继续说道:“我早就劝你逃跑,是你自己不听,怪谁?”

“可怜了小沐,跟着你一起受苦。”

瘦小的身影抱着一只小奶狗,站在队伍的最后方,咬着牙,一副坚毅不畏惧的样子,可小腿肚子都在哆嗦。

“当初你不救,现在来装好人。”

江向南一句话把他所有话都堵死,憋着说不出来,满肚子气。

“开始吧。”

丁梦安清冷的声音在废墟中回荡。

江向南刚迈出一步,忽然听到稚嫩的哭喊声,来自原木、麻布缠绕而成的围墙内。

“啪”“啪”

鞭子抽打的声音,哭喊声更凄厉,很快变得含糊,微弱,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堵住嘴。

“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孩子,你们对他们做了什么?”

“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赌约之后,她也一样要进去,你们则要滚出河海县,不得再踏入半步。”

宋穆冷声喝斥,手指着藏在众人身后因哭喊声探出脑袋的苏小沐。

瘦小的身影一个激灵,又缩回到众人身后。

“河海县,它和执掌它的人有权决定一切,包括生与死,而不是你们。”

他高高举起赤红如火的官印。

围墙之后,书页翻动,无数文字飘飞。

地方志。

知一地之事,掌一地之权。

江向南心头沉重。

上次来他就有猜想,被拐走的孩子可能就在围墙内,刚才得到了验证。

他救了苏小沐,可还有许多“苏小沐”身陷囹圄,不知受着怎样的折磨。

鞭打声仿佛还在耳边。

对七八岁的孩子,竟如此残酷。

如果今天不能赢,她甚至连苏小沐也救不了。

赵庆曾问他,是否做好杀人的准备,当时他犹豫。

现在他已经做好准备了。

“披甲”“执戈”

飘飞的文字落下,“甲”字形同“十”,互相交织成网状,披在朱桓艋身上,另有“弓”“剑”化作兵刃。

朱桓艋将腰间的剑取下。

墨色勾勒的甲胄覆盖全身,左右腰间分别是墨色勾勒的弓和剑。

甲胄如网状,却透着厚重和坚不可摧的牢固。

箭镞与剑锋寒气森森。

“嗖”

箭矢飞射,枯树枝一样的简陋,不过是墨色的一笔,然而气势截然不同。

强烈的杀气伴随着尖锐的啸音直扑江向南。

没有任何的试探,更没有虚伪的客套,赌上生死,目的就是要杀死对方。

朱桓艋冷着脸,吃力的拉开弓弦,一道墨色凭空出现,横在同为墨色的弓弦上,夹在两指之间。

“嗖”

又一支箭矢飞射向江向南,杀气有增无减。

“执戈”化出的弓箭并非实物,因此只要力量未耗尽,箭矢是无穷无尽的。

朱桓艋一次次拉弓,箭矢凭空浮现,下一秒又从弦上消失,飞射向奔逃的江向南。

“嗖”“嗖”

箭镞锋利,杀气冷厉,江向南视若无睹,双眼凝视着他的肩臂,注意朱桓艋的举动,身体随之而动。

很显然,朱桓艋并非用弓箭的高手,他的箭法不准,三支有两支自然落空,剩下一支也在江向南奋力躲避后未能命中。

十天里,以正常人无法做到的方式训练躲闪能力,还是有效果的。

因为是不死之身,他此时并无畏惧,如同训练时一样,能够细心的观察,将训练的效果发挥到最强。

他一面躲闪一面逼近朱桓艋。

右手持着手弩,左手食指扣在掌心处,天地心幽光为墨,缓缓勾勒“日”字。

玄妙的困惑仿佛也随着天地心幽光一同浮现。

至今尚未能感受到困惑究竟是什么,更别提解开。

但这没有影响他对“日”字的领悟。

寿麻凶礼,弥漫于地窖的梦幻而迷离的光线,如雾如霞,如坠梦境,那么的美妙、不真实,却又暗藏着死亡和毁灭。

每次凶礼结束,他都能看到自己的不死之身大面积腐烂,甚至地窖本身也有被侵蚀、摧毁的痕迹。

整个身体被看似美妙却藏着死亡的迷离光线笼罩,以最直观的方式感受它的力量,感受它的美丽和可怕。

他一次次在梦幻和迷离之中勾勒出“日”字,看着它和自己一样,被烟雾般扭曲的光线缠绕,继而更加明亮、更加灼热。

比赛刚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

“他的‘日’字达到了什么境界?”

赵庆的大手搭在肚子上,瞧着绳索和原木围成的擂台,神情有些担忧。

可怜的小姑娘,生死由别人的赌约决定。

世上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掌握自己的生死呢?

“勉强踏入‘描形’境界,十天的时间,算是不错了。”

丁梦安略微顿了顿,左手持书,右手迅速在身前勾勒出“日”字,其速度比江向南快出好几倍,眉头蹙起。

“但他的‘日’字和寻常的不同,我从未见过,像是阳光,又像是火焰,还和‘金乌’有些相似。”

不同的根源就是寿麻的凶礼了。

丁梦安垂下手,手臂如牛乳洁白无瑕。

那晚的异常瞒不过大家,但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然只是一个字,十天时间想领悟至‘描形’境界,也不容易。”

描形境界,描绘天地万物的形态,唤醒其力量。

梅雨诗凝视擂台中不断逼近的两人,语气不由紧张起来,逐渐急促:“可他面对的是《河海县志》,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被识破或者没能把握住……就看他的不死之身能不能耗过《河海县志》的加持了。”

两人的距离不足五米,江向南陡然停下,抬起右手,掌心内“日”字已然完成。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