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粉身碎骨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60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呃”

朱桓艋发出压抑的惨叫。

他的思维依旧是冷静的。

起身,剑光动。

墨色的剑锋挑动雪亮的寒芒,剑锋所及,或断裂,或洞穿。

轻微的阻碍让朱桓艋确定对手的方位,他小步的挪动,脚下沉而稳,手上轻而快。

火焰吞噬了朱桓艋,剑光吞噬了江向南。

“日”字威力渐渐减弱,火光消退,但剑光愈发强大,连成一片,即将编织成网,再有片刻便要将江向南切成碎片。

江向南怎会给他这个机会。

当朱桓艋失去视觉,就注定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是战是退,都由自己决定。

他正要抽身后退,如法炮制,等勾勒成“日”字,再和朱桓艋交手。

哭泣声。

许多的哭泣声。

稚嫩,嘶哑,分不清男孩还是女孩,应该是哭喊过很多次了。

夹杂着斥骂声和鞭笞声。

从麻布和原木缠绕而成的围墙后面传出来。

麻布只能阻挡视线,声音很清晰。

江向南脚步停滞,目光下意识转向围墙,心脏似乎被揪住。

李崇江和宋穆相视一笑,笑容透着得意和阴冷。

想不到这些孩子还有别的用处。

火光已然消散,剑光却愈加冷厉。

朱桓艋的剑光没有丝毫停滞,锋利的大网已经成型,彻底将江向南笼罩在里面。

一道道剑光切割江向南的身体。

不死之身无惧伤病,但还是会疼的。

疼痛唤醒了江向南,他的脸上满是怒火,冷冷的瞧着宋穆、李崇江,冷冷的瞧向朱桓艋。

世道恶,可以不行善,但这不是为恶的理由,人可以选择不作恶。

“噗、噗”

沉闷的切割声,一道道剑光穿过江向南的身体,他双臂挡在身前,清楚的感觉到骨头也被墨色勾勒的剑穿透。

他不退反进。

墨色勾勒的剑从江向南腹部穿过,横向切割,没有丝毫阻碍,可剑光停了。

江向南抓住了他的手臂。

朱桓艋以意志克制痛疼,可“日”字造成的伤害是实质存在的,它不会因为个人的意志而改变,朱桓艋身上多处烧伤,他的剑光越快,伤痛越是加剧,烧灼、烧融的伤口一次次拉扯裂开。

他的动作也就渐渐慢了。

墨色勾勒的甲胄似网状,但是没有任何防护的缝隙,连君子塑造的强弩利箭都奈何不了,更别说江向南的血肉之躯。

他还有一个办法能让朱桓艋输。

只需将对方推出擂台之外。

“噗通”

力量的比拼中两人同时摔倒。

朱桓艋力气很大,虽然因为伤痛无法全部发挥,依旧是强过江向南。

他压住江向南,墨色勾勒的剑简陋无比,却也锋利无比,艰难的转动手指,一次次落在江向南身上。

粉色的肌肉,半凝固的血液,苍白的骨头……

从江向南身上剥离。

两人在地上翻滚。

朱桓艋失去视觉,早已不辨东南西北,江向南却是知道的,在他有意的引导下,两人渐渐接近两端缠绕在原木上的绳索,只要出了这条边界,就离开了擂台。

“砰”

膝盖狠狠顶在朱桓艋的胯下。

来自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疼痛令朱桓艋全身僵硬,继而绵软无力,四肢抽搐。

江向南憋了很久,任由对方把自己当成苹果来削,等的就是这一刻。

你输了!

“宋大人,万一两个人同时滚出擂台,算是谁赢?”

决胜的一脚尚未踹出,李崇江的声音响起。

江向南暗道不好,来不及起身,躺在地上狠狠踹向朱桓艋。

然而还是晚了。

他踹中了朱桓艋,却被对方抱住腿,没能将人踹出去。

朱桓艋手中持着简陋的剑,只需轻轻转动手腕,他的右腿就要和身体说再见。

江向南没有丝毫犹豫,左腿收起,蓄力,丢一条腿也要把朱桓艋踢出去。

朱桓艋并未挥剑,带着烧灼疤痕的脸上迟疑着什么。

江向南也不敢踹人。万一对方是在等待时机,一脚踢出去,刚好剑光落下,两条腿全丢掉,那可就麻烦了。

他不确定朱桓艋是否恢复了视觉。

“两人同时离开擂台,或者两人同时死亡,都算是平手,那个女孩你们可以带走,但你们也必须离开河海县,至少一年不得踏入此地,如何?”

宋穆手托着赤红如火的官印,白胖的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丁梦安一手持书,一手负在身后,书页上不断有诸如“跌倒”“翻滚”“边缘”之类的文字浮现,又快速隐去。

她锁着眉头,情绪有些不好,“可以!”

与此同时书页上浮现一连串文字,其中有“平手”二字。

朱桓艋带着烧灼疤痕的脸上,伴随着一声“可以”,迟疑转变为决绝,发出一声惨笑,继而转变为疯狂,眼中有泪水飞溅。

他松开右手,墨色勾勒的剑落在地上,右手猛的锤向腹部。

“轰”

血肉碎末和火焰同时吞噬江向南。

朱桓艋爆炸了,从他的身体内部爆炸,尸骨无存。

丁梦安轻声叹气,数不清的文字尘埃从无字的书页中飞出,如一块巨大的黑布将擂台罩住,阻挡探寻的目光和手段。

片刻后黑布重新散为文字尘埃。

一道身影站在擂台中间,浑身缠绕着黑色的布条,不漏一丝缝隙,连双眼也被遮挡住。

黑色布条上有无数折叠的印痕,如同细密的鱼鳞,折射阳光,呈现出一道道细小的彩虹。

江向南看着宋穆和李崇江,“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

苏小沐还在昏迷当中,小身子软绵绵的,被江向南抱在怀里。

他赢了,可他高兴不起来。

“爹走了!”

这是朱桓艋最后的声音。

一定是对他女儿说的,他也有拼了命也想保护的人,他的泪水不是因为恐惧死亡,是担心自己死后再无人能保护她。

“不要想那么多,世上的人太多,你个个都想救,能救的过来吗?”

赵庆的大手拍着他的肩膀。

他主修六艺的“乐”,对声音十分敏感,朱桓艋临终遗言声音十分微弱,但他也听见了。

“小沐是怎么昏迷的?”

赵庆脸上通红,气恼的道:“我好心开导你,你却反咬一口,她是被吓的晕过去。”

“做贼心虚。”

江向南冷笑。

苏小沐脑袋软绵绵的挂在他肩膀上,江向南将她的脸抬起,冲着赵庆,盖住整张脸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