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斗法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31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这我哪知道,我只是说出我‘看’到的。”

赵庆撇嘴,拽着他往回走,免得他又招惹麻烦,丁梦安肯定会责怪自己。

可怜呐,没有工钱,还处处受气。

他越想越是憋屈,“你安分点,别再惹是生非。丁梦安已经找到地方,很快就会用到你,结束之后,你带着你的苏小沐,我带着我的工钱,咱们各奔东西。”

畅想着那样的好日子,他心情有了些许愉快,“自己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你不给我惹麻烦,我也不给你惹麻烦……其实都是你在给我惹麻烦。”

必须承认,他帮了自己很多次,但江向南也没亏待他。

“要不是我,你早死在妓院里。死在那种地方多窝囊,墓碑上都不知道怎么刻字。”

赵庆又一次回想起斩字令签的恐怖,然而江向南所说的更恐怖,“你闭嘴,还不是你惹的麻烦,不然我不会去妓院。”

两人回到相对宽阔些的泥泞道路上,粪水的恶臭也相对淡一些。

鲁先阁腰间的银质香熏球内飘出缕缕青烟,缠绕在三人身侧,可想而知,她们是闻不到恶臭味的。

泥泞的道路,行走间摇摇晃晃,昏迷的苏小沐悠悠醒来。

一阵香风吹过,梅雨诗柔和的笑容也一闪而过,将苏醒的苏小沐接过去,缕缕青烟也缠绕在她身上。

江向南也想凑过去,被一只肥大的手掌死死拽住。

赵庆瞧着他冷笑,随后口中发出“呼呼”风声,微风形成龙卷,只裹住赵庆一人。

他的大手还是抓住江向南不松开。

江向南试了几下便放弃挣扎,身大力不亏,自己的体格根本抵抗不了赵庆的蛮力。

天地心幽光在眉心浮现,在指尖闪烁,驾轻就熟的勾勒成“日”字。

掌心内一轮红日,陡然向外喷吐火焰,炽热的火焰炙烤泥泞的路面,炙烤倾倒在路面上的粪水。

恶臭味蒸腾。

风卷不走,烟挡不住。

黑色布条从臂环内游走,迅速缠绕全身,不留一丝缝隙。

一枚枚闪烁不同光芒的印记自皮肤下浮现,生命的气息逐渐从他身上消失,转化为不死之身。

没有心跳,无需呼吸。

一双双眼睛恶狠狠瞪着他。

丁梦安手中持书,翻开的书页上泛起如水的波动,波光扩散,掠过蒸腾的恶臭。

无形无质的恶臭味化作无数文字尘埃,穿过江向南的不死之身。

臭,弥漫全身的臭,比呼吸带来的臭味强烈百倍。

互相伤害着走出杂乱的窝棚,离开混杂在泥泞道路中的恶臭味,众人都松了口气。

丁梦安还锁着眉,书页上不断浮现“臭”“日”等文字,又迅速隐匿。

……

天色渐暗,院子里,苏小沐欢快的忙碌,时不时跑到江向南身边,好奇地打量他。

“江哥哥,你真的没事吗?”

江向南用力拍胸脯,“当然没事,他根本没伤到我,你看错了。”

踮起脚,柔软却带着老茧的小手在他胳膊上揉捏,卷起他的袖子仔细看,相同的事苏小沐已经做过很多次,却还是不放心。

又看了一遍,她吐出口气,稚嫩的声音笑着说:“江哥哥真厉害。”

赵庆一双眼睛瞪着他们两个,心里酸溜溜的,怎么没人关心自己呢。

“小沐,咱们晚上吃什么?”

他呵呵笑着,揉了揉肚皮,没人关心他,他自己关心自己。

“喝西北风。”

江向南没好气的道,多大人了,让一个小孩子照顾,脸皮真厚。

“自己吹,自己喝。”

“我又没问你……”

“小沐赶紧去做饭,你赵庆哥哥饿了,他长得胖吃的多,多做点。”

江向南眼珠转了转,话锋立刻转变,赵庆说了半句,后面的被迫咽回去。

人家都说好话了,自己总不能还恶言相向。

可是心里实在憋屈。以前只在丁梦安那里吃瘪,技不如人,现在面对实力不如自己的江向南,为什么还是憋屈?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一定是有求于自己,不能轻饶过他。

赵庆昂起头,“你……”

正房内飘出巨大的“静”字,化作无数文字尘埃,随风飘散,将整个院子笼罩在里面。

安静,没有一丝声息,赵庆干张嘴却不发出丁点声音。

又是这样,他抓狂。

苏小沐早已习惯他们的神奇手段,见怪不怪,吐吐舌头,蹦跳着去厨房里忙活。

江向南拍拍赵庆厚实的肩膀,露出自认为好看亲切的笑容,赵庆更气,用嘴型回应——滚!

没素质,江向南暗道。

吃过晚饭,苏小沐正在厨房里忙活,洗刷碗筷,被江向南赶出去,让她明天早上再洗。

关上门,插上门闩,走进地窖里,反手将连着棉被的门板盖上。

地窖里黑暗,没有一丝光线。

“日”字光芒照亮狭窄的地窖,因为只有一个水桶,空间倒是显得很宽裕。

一枚枚印记在他身上浮现,各异的光芒闪烁着,如雷电,如火焰,如水光……

他的身体渐渐发生着变化。

当心跳停止,血液完全不再流淌,印记也一枚枚隐没,只留下倒置的云和雷电组成的印记——寿麻印记。

变幻的色彩在寿麻印记上愈发迷离,绚丽多姿,仿佛它的另一侧便是最美好的梦境。

光线从寿麻印记中游出,如一缕缕轻烟,蜿蜒扭曲,缓慢游移,不长的时间之后,充斥整个地窖。

色彩迷离的光线接触到江向南逐渐苍白的皮肤,以不太明显的速度侵蚀,皮肤逐渐腐烂。

“寿麻的凶礼也太凶了,要不是我有不死之身,两次凶礼就没命了。”

凶礼显然不是真的如此凶残,君王也是要举行凶礼的,各地知府、知县也是,没听说过他们都是一次性的,拿凶礼当自己的葬礼。

“寿麻国在数千年前灭亡,具体原因不知,搞不好就是被自己的凶礼玩死的。”

“静”字的威力仍在,且深入地窖内,江向南习惯的张嘴,却不曾出声。

凶礼持续。

冰冷的井水逐渐沸腾,水汽笔直不散,汇聚成云,继而阴沉,继而发出阵阵雷鸣。

地窖里,电光混合在迷离变幻的光线之中。

“日”字在江向南手中成型,迷离的光线如烟似霞缠绕在上面,含糊的疑惑在心头浮起。

一如往常。

凶礼的终止也和往常一样。

他分神感悟“日”字,导致凶礼难以维持,积蓄的力量注入令签中。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