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道歉和争执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73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提到妓院,江向南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方却很坦然。江向南感慨,外表的斯文掩盖不住内心的狂野。

被他提醒后江向南终于想起来,那天李崇江宴请贵客,离开时匆匆一瞥,就是此人了。

人生三大铁:扛过枪,同过窗,嫖过娼。

此人和李崇江一起嫖过娼,不能百分之百的说他们就是一丘之貉,可是恨屋及乌,江向南对没有丝毫好感。

神情、语气都变得冷漠。

“李典史的贵客,请问你来找我有什么用意?”

曹安盟苦笑,脸上更加歉疚,“我不是河海县人,受宋知县和李典史邀请来此修建听涛阁,和两位大人并没有多深的交情,无非是收人钱财为人解忧。”

“江公子和两位大人之间的种种,我事先不知情,也不想参与其中。”

江向南听着纳闷,“那你来干什么?”

你也不认识我,也不是替宋穆、李崇江做事,却特意来找我?

他不是偶像,也不是明星,更不是倾城倾国的美人。

“我特意来此向江公子道歉。”

“昨天你和朱桓艋一战,他最后所用之物出自我手,是李典史向我购买,事先我不知道它的用途。”

“它原本是我入百业之物,用来开矿的,从未对人用过……实在抱歉。”

“昨天我和李典史争吵,可他只说东西是他买走得,用途就和我无关了。”

曹安盟笑容更苦:“他毕竟是一县典史,我也奈何不了他。想了一夜,心中不安,特意打探到江公子的住处,来向你道歉。”

他从怀中掏出一沓宝钞,都是一万面额,赤红如火的朱雀印记防伪。

“江公子修为高深,小小的玩物自然伤不到你,也让我心安了一些。”

“这里是十万文,聊表歉意,请江公子笑纳。”

一道身影从后靠近,先是听到沉重的脚步声,然后感觉到温度升高。

赵庆目光灼热,一双眼瞪大眨也不眨。

十万文是他两个月的工钱。

他的工钱不知什么时候能拿到手,甚至能不能拿到手都不清楚,江向南的十万文伸手就能拿到。

“是不是羡慕嫉妒恨?”

幽幽的声音仿佛从他心底升起,赵庆不由自主的点头,这个说法很新奇,但无比贴切。

“这位……”

“曹安盟。”

“……曹公子,你那里还有没有‘小小的玩物’,”江向南拍拍赵庆肉感十足的肩膀,“我这位朋友想试试看。”

他将目光转向赵庆,笑容古怪,“你挨一炸,十万文就给你。”

赵庆迟疑,很有些心动。他虽然没有不死之身,但“乐”的修为不俗,还有艺物辅助,回想昨日爆炸的威力,也不是很难抵抗。

确定了曹安盟没有敌意,至少明面上没有,江向南的敌意也没有那么强烈,然后便想起曹安盟之前的自我介绍。

“你是来修建什么?是不是在昨天我和朱桓艋比试的废墟中?”

对方没有借钱,但是态度缓和许多,曹安盟松口气,笑着道:“正是,宋知县要在那里建一座高楼,名为听涛阁,登上此楼,可观看到青龙河和大海的浪涛。”

他脸上浮现自豪和傲然之色,“听涛阁高达五十米,河海县内无人能做到。”

大部分计量单位也和地球上相同,不止名称相同,标准也是一样的。

“县衙抓了许多孩子,也在废墟内,是在让他们修听涛阁?不可能吧?”

听涛阁高达五十米,即便曹安盟成名依旧,对此也感到棘手。

“修了四次,都在三四十米倒塌。之后李典史提议,此阁无需长久稳固,只需十日之内稳固即可。”

“修一座只能维持十天的高楼?”江向南皱眉,瞧他的眼神带上了质疑。

五十米的高楼,十几层,即使在地球上,有先进的理论和工程设备,也需要几个月。

费时、费力、费料,就为看十天,图什么?

曹安盟解释道:“李典史的意思是听涛阁不是给寻常人用的,平日有或没有无关紧要,等需要招待贵客时再建即可。”

江向南听了后更迷惑,听过现杀猪招待贵客,没听过现盖楼的,你当那是帐篷?

“怪我没说清楚,”曹安盟笑笑,“宋知县要将建造听涛阁的过程记入《河海县志》,以人力修建自然缓慢,可是以地方志的‘百工’之力修建,几日之内即可完成。”

地方志还能这么用?

见赵庆恍然,江向南便知道对方没有骗他。

“可为什么让孩子修建,他们年幼体弱,还能强过成年人?”

“江公子应该留意到,《河海县志》幻化的百战精兵都只有成年人一半高,其幻化的工匠也是如此。”

“最初是让成年人跪着干活,可身体比例还是不同,宋知县担心‘百工’无法完全仿照建成,李典史便提议以等高的孩子替代。”

终于弄清楚原因。

江向南心中发冷,又有一股怒火生出,这两人简直是畜生。

“实在是绝妙的主意。”曹安盟抚掌笑道。

“你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江向南对他的那一丁点好感瞬间没了,果然是一丘之貉。

“一群七八岁的孩子,被人从父母身边拐走,每天受鞭打折磨,你眼睁睁的看着,心安理得,称赞佩服做这种恶毒之事的人,你还有良心有人性吗?”

“他们的爹娘,失去了孩子痛不欲生,疯疯癫癫。他们自己,年幼体弱,没了爹娘的关爱,还要做成年人都觉得苦累危险的工作。”

“这些都只是为一栋存续十天的听涛阁,一栋招待贵宾炫耀的听涛阁。”

“为了宋穆的颜面,泯灭人性,罔顾良知,他和李崇江在杀人,你也是帮凶。”

江向南气的两眼通红,一身杀气腾腾。

曹安盟的笑容顿时冷了,皱眉道:“江公子,你如果是因为昨天的事对我不满,故意找借口,我可以再向你道歉,十万文不够,明天再送上十万文。”

“钱财都是小事,我不想因为些许误会和人结仇。”

“如果你所说就是所想,我也要说一句,你的想法太偏颇了。”

“世上哪有不死的人,无非早死晚死。只是些普通人家的孩子,即便不被抓来,他们就能过得安生?”

“建造听涛阁的过程记在《河海县志》内,宋知县却是早晚要从河海县调走,他怎么能是为自己的颜面?是为整个河海县。”

“听涛阁只能存续十天,可它能造福河海县数十年上百年。”

“以前河海县籍籍无名,一旦听涛阁建成,五十米的高楼,必将让河海县声名鹊起。”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