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齐聚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88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我们都是君子,有什么都可以平心静气的交流,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

赵自江的声音笑了笑,脸上却看不出笑意。

“各位请进。”

丁梦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淡漠的脸上并无异常之色,一双蕴含文字星辰的眼睛扫视众人。

陡然间,江向南感到如山的压力消失了一半。反观赵自江等人,神色便没有之前那么轻松。

江向南将厨房的门关上,让苏小沐不要出来。

“屋里简陋,就不请你们进去了。”

院子本身空旷,可塞进去四十多人,就很拥挤了。

赵自江左手微微抬起,拇指食指捏着一个陀螺,转动时快时慢,慢时江向南看到陀螺中心是一个轴承,边缘由许多齿轮组成。

“不知道几位来河海县所为何事,寻仇?”

“找些东西。”

“东西可在我们身上?”

“我们已经找到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三番两次在县城里捣乱?”

赵自江的声音也不再笑,脸色沉了下去。

“如果是嫌我们怠慢了,赵自江代替河海县的诸位君子说一声‘招待不周’。从今日起,到你们离开,所有吃穿用度都由我们负责,不敢和都城、府城相比,但绝对都是河海县里首屈一指的。”

“你们看如何?”

“彼此互不相识,说不上怠慢,这院子吃的住的都挺好,不劳烦各位。”丁梦安慢悠悠的说着,目光扫视江向南四人。

他们都心虚的垂下头。

“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很好,希望我们日后也能相安无事。”

赵自江留意她的反应。

不止是赵自江,三十七双眼睛都盯着丁梦安。

丁梦安手中持书,书页上有文字快速浮现又消失,“我们一直都相安无事。”

这不是赵自江等人想要的答案。

赵自江眼中燃起怒火,“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自认已经尽到礼数,你们还是咄咄逼人。河海县地处偏远,君子向来不多,但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李红云一身大红,衣衫染有五彩花瓣,仿佛从油画中走出,艳丽而不艳俗。

她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知县大人允诺,不论你们做什么,他都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但你们也不能在河海县里胡来,毁我河海县的百年大计。今天要是不给出个说法,我们就真的要‘礼数不周’了,到时候别说我们人多欺负人少。”

他们义愤填膺,好像处处都占着理。

江向南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你们是为听涛阁而来?”

“还能是为什么?”赵自江冷哼。

“你们知不知道听涛阁是怎么建的,知不知道地下埋了多少尸体,知不知道……”

“又如何?”赵自江神色难堪,满脸的不耐烦,“不过是些寻常人家的孩子,等听涛阁建成,我们随知县大人为他们举行凶礼,好生安葬了就是。”

“害死了人,一句‘好生安葬’就能抵罪?”

江向南咬着牙,环视前方,河海县三十七名君子,都是如赵自江的不耐烦神情。

他们对此不以为然,也不相信江向南他们只是为了救些不相干的人与县衙乃至与整个河海县结仇。

“谁为我们定得罪?”李红云冷笑,“是你?将你的官印取出来瞧瞧,是多大的官,是否大的过知县大人。”

“修建听涛阁是知县大人的意思,我们也鼎力赞同,整个河海县齐心协力,筑起的不止是一座高楼,还有河海县的百年名声。”

“你们肆意妄为,是要做整个河海县的仇人?”

江向南大笑,笑容狰狞,“你们三十七个就代表整个河海县?”

“丢了孩子的父母,是否问过他们愿不愿意?被强拆了房屋的人,是否问过他们愿不愿意?那些被掳走丢了性命的孩子,是否问过他们愿不愿意?”

“百年名声,我看是百年血腥还差不多。”

河海县君子怒目相视,恨不能将他生撕了。

“就知道你们是心怀歹意,说吧,谁派你们来的?不说也没关系,今天河海县诸位君子联手,一定让你们走不出县城。”

宋勉面容苍老,手持三个白色瓷球,转动如风,却不发出丝毫声音。

周溪是一名女子,她腰间以绸带缠成一掌宽的腰封,绸带上下层叠,随着身体走动折在一处,却还是能看出它光滑平整如同镜面。

“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如果是为了钱,说个数,这里的诸位都不是小气之人。拿了钱,结交一群朋友,总比拿钱结仇强,对吗?”

她忌惮的瞧着丁梦安。

双瞳中的文字星辰转动,仿佛苍穹斗转星移,时光飞速流逝。蕴藏着一片星空、一片天地的双眼,即使没有看着他们,也给众人带来巨大的压力。

空白的书页内,文字浮现、隐匿的速度越来越快。

“听涛阁”“君子”“河海县”

浮现的刹那也是消失的刹那。

丁梦安眉头蹙起,神情渐渐有些不耐烦。

“你们来此是什么意思,想打架就快些动手,别说那么多的废话,不想打就快点滚。”

江向南头一回见她如此暴躁,非常诧异。

再看赵庆等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显然她一贯如此。

伴随着丁梦安的喝斥声,有文字从她眼中飞出。

“日月”“天地”“昼夜”“寒暑”

无数文字尘埃组成圆盘,成对的文字镌刻在圆盘上,奇异的力量波动,拥挤的院落刹那间与外界隔离,自成一片天地。

白净的手掌探出,纤细,光洁,十分好看,落在河海县君子眼中却如恶魔。

生死之战一触即发。

院落里连呼吸都停止了。

隔着衣服,江向南握住怀中的四字令签,这件艺物不能轻易示人,可真要打起来,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些天他以寿麻凶礼感悟“日”字,同时也为四字令签积攒了不少力量,今天就是它显威之时。

突然他感觉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四处巡视,并没有人看他。

河海县君子都如履薄冰,凝视着丁梦安,自己这一方则瞧着他们。

可他分明感觉有人在看自己,非常清晰的感觉。

苏小沐?

不是,他感觉到的不止是目光,好像还在和自己说什么。

丁梦安含着文字星辰的双眼直视前方,然而江向南感觉那道目光就是来自于她。

可她想和自己说什么呢?

“砰”

他挨了一记偏头痛,脑袋嗡嗡响。

“还不拦着,真要跟他们以命换命?”

双方都杀气腾腾,似乎只能有一方活着走出去,可双方都不想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