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再赌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513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江向南也不想打,他是想救人,杀人并不能救出孩子们。

“等等!”

双方都松了口气。

“修建听涛阁与我们无关,你们可以用别的手段,只要将孩子们放走,我保证不会再发生昨夜的事。”

“如果他们还被囚禁,还被鞭打,逼迫着用生命换一栋只供你们炫耀的高楼,听涛阁就永远也不可能建成。”

江向南冷眼瞧着他们。

这些人即便不是刽子手也是帮凶,可为了救人,他只能虚与委蛇。

他们振振有词,视自身如神明,随意摆弄他人的生死。

天底下这样的君子有多少?

“你以为我们愿意找些孩子来建听涛阁?虽然孩子的身高四肢和《河海县志》幻化的工匠相仿,可是体瘦无力,又不懂事,天天哭喊,不听指挥,修建听涛阁的进度一拖再拖。”

“我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见有了一些希望,赵自江连忙吐苦水。食指拇指捏住一只轴承与齿轮组成的陀螺,也如他的心情,越转越慢。

“但凡还有别的方法,我们也不愿意伤害孩子。”

“我们承诺,从今天开始尽量确保孩子们的安全,尽量不死人,再给他们家中送一笔钱。”

声音杂乱,各有说辞,但他们的眼神都很统一。嘴上和江向南说话,眼睛却是瞧着丁梦安。

刚才的对峙令他们更加忌惮丁梦安。

“承诺什么?”

“本就是我们河海县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插手了?”

高达魁梧的男子,皮肤微黑,粗糙,如同沙砾,腰间挎着刀,冷着脸走入院中。

“李典史!”

众人让开一条路。

李崇江没有过去,他就站在门口。视线穿透文字尘埃组成的圆盘,双脚好像钉了钉子,对众人的礼敬视若无睹。

他的目光转向江向南。

“好大的口气。”

“从今天开始,所有孩子都会被锁在听涛阁内,若是听涛阁倒塌,最先死的就是他们。”

江向南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被他们知道自己的目的,不难想出应对的方法,李崇江所说是其中最阴险的。

可是不说出自己的目的,只会让矛盾愈发剧烈尖锐,即便拼个你死我活,最终也还是无法解决问题。

“手持令签,你觉得没人能打败你,甚至杀死你?”

“别忘记,那夜你差点就死了。”

江向南威胁道。

他也有令签,所以他的威胁绝不是只停留在嘴上。

“从今天起,我就守着听涛阁,看谁敢来捣乱。你若是想杀我,也可以来试试。”

李崇江一手按着刀柄,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摩挲怀中的令签,冷笑。

冰冷的笑容针对江向南,也针对赵自江等人。

“你们胆子不小。知县大人的决定,轮得到你们说三道四?不过是几个孩子,保护他们,谁去保护,你,还是你?如果舍不得他们,可以拿自家的孩子交换。”

见有人神色不快,李崇江摸出怀中的令签,“斩”字赤红如火。

那一抹不快迅速从众人脸上消失。

江向南深吸口气,压制住快要将他烧死的怒火,“你不用吓唬我。”

“落在你们手里,孩子们早晚也是死,大不了我不救人了,从今往后我就盯住听涛阁,盯住你。”

“我发誓,河海县永远也别想建成听涛阁。至于你,只要《河海县志》有一分钟没能守着你,就等死吧。”

双方又一次对峙。

气氛剑拔弩张。

江向南想救人,他说的只是气话。

“不如我们再赌一次。”

……

只是一夜,废墟附近又少了许多窝棚,窝棚里的住户也不知去了哪里,泥泞的小道飘扬着粪臭和些许血腥味。

再次见到宋穆,双方都没有说话,气氛很冷漠。

他手中托举着赤红的官印,朱雀印纽闪烁红芒,映照在他的脸上,仿佛他的脸上也燃烧着火焰,怒火。

“我记得当时说过,你们在河海县可以做任何事,但是也不要太过分了。”

“你们是觉得昨夜只是件小事,还是一次赌约后就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须知道朱雀国不止河海县,我若将此事上报知府,等着你们的将是抄家灭族。”

江向南没有家,更没有族。

他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能否回去更是虚无缥缈。

“不用吓唬我们。你若是想禀报知府,交给府衙处理,就不会当面说给我们听,当面说出来,说明你希望将此事在河海县内解决。”

江向南从未参与过政治,刚大学毕业,连社会上的勾心斗角都没怎么经历过。

但这不代表他傻。

河海县三十七名君子齐聚,要说没有宋穆、李崇江的推波助澜打死他都不信,很可能就是被他们指使过去的。李崇江掐着时间感到,也足以佐证。

“我刚才提了个建议,他们都没有反对。”

李崇江在宋穆耳边低声说着话,汇报河海县君子和江向南等人的交锋,最后提到了赌斗。

宋穆的神情又些许变化,白胖的脸上微微哆嗦,冷冷瞧了赵自江等人一眼。后者一直在关注两人,连忙垂下头。

同为君子,甚至修为还比宋穆更强,但宋穆是知县,执掌《河海县志》,可幻化无数百战精兵,又有朱雀吉礼塑造的官印,蕴藏庞大的力量,至少一半人联手才能对抗。

他们之间并不和睦,不存在联手的可能。

何况即使联手打赢了,如何面对接下来朝廷的围剿?

如何面对《镇海府志》,如何面对以军礼锤炼的军队,甚至不需要动用他们,急于向朝廷邀功的君子们就会取下他们的人头。

此时他们只是对宋穆、李崇江两人卑躬屈膝,两人之下,万人之上。

“哼,待会儿再找你们算账。”

官印的赤红光芒映照在宋穆脸上,也映照在他眼中,红芒跳跃,鲜艳如血。

听涛阁之事已经耽误快一年,抓了些孩子,总算有一定的进展,一夜之间又要从头再来。

宋穆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他瞧向丁梦安,后者有所感应,回以淡漠的目光,无数文字星辰慑人神魂。

宋穆压下了怒火。

此人有极大可能出自史官家,和朱雀王室并列,和他们斗是没有好处的。

“你想怎么赌?”

“和之前一样。如果我赢,你把所有孩子都放走,让他们回家,并且以后不能再抓孩子。如果我输,我的命就是你的,任由处置。”

“可笑,你一个人换二十多人,未免太瞧得起自己。”

“我可是君子。”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你的命对我没用,他们却对我有用。”

双方又一次沉默。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