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时间紧迫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660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宋穆和李崇江低语,一会儿李崇江说道:“一命换一命。你赢一次,我们放一个孩子,如果你能连赢二十六次,我们就放走所有孩子。可如果你输了,你就得死。”

条件十分苛刻。

江向南觉得可以考虑,死而已,他们又不知道自己有不死之身,只要不是当场挫骨扬灰,就有复活的机会。

“河海县除我和知县大人之外有三十七名君子,你可以从中挑选二十六人赌斗。不决生死,只分胜负。”

对江向南来说,只有胜和死。

“如果我赢了全部三十七人呢?”

宋穆白净的脸被赤红光芒映照,他咧开嘴,一口牙也是红色,如血,“若你赢了所有人,我就再也不修听涛阁。”

“听到没有,一个外来的君子,视你们如蝼蚁,扬言要连胜河海县全部三十七名君子。如果他真的赢了,修听涛阁还有什么用,是要将今日的耻辱刻在楼阁中,供贵客们嘲笑、谩骂?”

“百年的名声还没听到,千年的耻辱我却已经看见了。”

跳跃的火光遮掩不住宋穆声音中的寒意。

三十七名君子,三十七双眼睛,都怒视江向南,眼底有火焰也有冰寒。

赵自江方正的国字脸阴沉,轴承和齿轮组合成的陀螺在食指拇指之间迅疾转动,越来越快,奇异的吸力仿佛能将一切卷入齿轮之间,然后绞碎。

李红云一身红衣鲜艳如血,印染五彩花瓣,艳丽多姿,天地间的颜色都陷入其中,变幻不定。

周溪五指纤纤,轻抚着腰间绸缎缠绕的腰封,光滑平整如同镜面,映照出对面江向南的身影,绸缎中隐约有画,状如恶鬼,狰狞的朝着镜中影子吼叫。

宋勉轻声咳嗽,布满皱纹老树皮一样的手掌托着三枚白色瓷球,转动如风,似乎是失了分寸,白色瓷球互相碰撞,然而却没有发出声音。

“我们礼敬贵客,换来的却是恶语相向,不屑一顾。”

“也好,诸位就不用再抱任何希望,如他们所说,以实力分高低。”

赵自江的指尖陀螺猛的一收,骤然停止,眼中寒意却更加冰冷。

他们一副受害者的嘴脸令江向南很是气闷。

这就是所谓的世道。

恶行变成有礼,善言却成了恶语。

当权者心中没有对人民的敬畏,一丝一毫都没有。

“你觉得如何?”

一道道目光落向丁梦安。

丁梦安埋首书中,眉头从之前一直紧锁着,轻轻吐出口气,“谈一谈细节。”

李崇江说道:“双方都是君子,无需太多的限制,可以使用艺物,但只允许使用自己塑造的艺物。”

“要如何确定?”

“简单,当场塑造,然后再开始赌斗,期间如果使用其它的艺物,等同于认输。”

“时间我们定,而且一天只比一次。”

“可以。”

赌斗的具体细节很快谈妥。

丁梦安的无字书页上也快速浮现“当场塑造”等字眼,迅速隐匿。

窝棚之间的狭窄小道始终泥泞,碎砖块、烂木头丢的到处都是,隐约传来阵阵哭喊声。

江向南只是朝着声源处瞧了一眼,什么也没有做。

如果听涛阁建成,这里所有的窝棚都会被拆掉。

听涛阁是河海县的颜面,是招待贵客的场所,怎能身处杂乱弥漫着粪臭味的窝棚之中。

“你倒是会自作主张。连胜三十七名君子,你觉得可能吗?”

江向南也觉得希望渺茫。

“能救一个是一个,总强过什么也不做。听到孩子们受鞭打的哭喊声,想到埋在地下的幼小尸骸,我实在忍不住。”

赵庆嘟囔:“难度确实太高了,换我还有一些可能。嘴别那么快,大家商量过再回复嘛。”

鲁先阁摇头,嘴角的笑容有气无力,“换成你他们就不会答应了。”

君子习六艺、入百业。

六艺是君子的力量,百业则是君子追逐力量的道路。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走的越远,掌握的力量才会越强。

赵自江经营铁匠工坊,以锻造入百业,李红云经营染坊,以染布入百业,宋勉经营瓷器、陶器,以陶土入百业,周溪经营绸缎,以纺织入百业。

他们塑造的艺物和选择的百业相关,也影响到平常的言行衣着。

所以从一个人的言行衣着尤其是随身携带的最擅长的艺物就能大致判断他的修为强弱。

赵庆腰上缠着一圈扁平石鼓,平常便有意无意敲打,早已形成习惯。

梅雨诗的魔方,右手的弹射动作,鲁先阁左手腕套着的彩虹圈,腰间悬挂的银质香熏球,都彰显出不凡。

丁梦安就更不用说了。

唯有江向南,处处都在告诉别人平平无奇。

与朱桓艋一战,他也确实没有显示出多么强大的修为。

再将艺物这条路半堵死,面对接下来的赌斗,他不可能有质的提升。

江向南心中暗道,从今天开始,不分昼夜,要将寿麻凶礼进行到底。

他最大的倚仗便是寿麻凶礼和“日”字之间的联系,凶礼中迷离梦幻的色彩虽然致命,却对他领悟“日”字大有好处。

致命自然有不死之身抵抗。

“在赌斗开始之前,他们会不会让孩子们继续修建听涛阁?”

“你说呢?”赵庆撇嘴。

他主修“乐”,因此对衙役们如何鞭打、虐待孩子们“看”的最清楚,心中也是最为愤怒。

“宋穆、李崇江不会让我们无限制的拖延时间。”

“所以留给我的时间只有清理听涛阁建筑废料的几天。”江向南更加感到紧迫。

苏小沐亦步亦趋跟着,黑亮的大眼睛里透出迷茫,她只能模糊听懂一些,大致知道江哥哥会比之前更危险。

抱着小黑,她手足无措,想要做些什么,可她很清楚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

江哥哥要面对的是死亡,安慰是多么的无力、虚弱。

“如果以《河海县志》的‘百工’幻化成文字工匠,清理建筑废料用不了几天,已经建成的部分同样能以文字工匠建造,所需时间更短。”

梅雨诗随意的拨弄魔方,叹气,“最多五天。”

麻布和原木缠绕而成的围墙内,宋穆手托赤红官印,一卷卷书册翻开,无数文字尘埃飞舞。

到腰间的简笔画小人,或是持锹或是持铲,或是肩上挑着扁担,或是身上缠绕绳索,人是墨色的,锹、铲、扁担、绳索也是墨色的。

简笔画小人行动灵敏迅捷,在断裂的砖石木料堆积成的小山中快速穿梭,忙而不乱,堪比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军队。

曹安盟瞧了一阵,笑道:“四天时间就能将听涛阁修建到原来的进度。”

宋穆紧绷的面皮稍稍松弛,微微点头。

原木围成的牢笼囚禁着一群面黄肌瘦的孩子,和简笔画小人等高,黑亮的大眼睛里透着惶恐、不安,衣衫褴褛,破损处有许多鞭痕,有新的也有旧的。

数十简笔画小人面朝牢笼,手中持着墨色勾勒的弓箭,箭镞闪烁寒意,指向那些瘦小怯懦的身影。

如果他们敢再来捣乱,这些孩子就是祭品。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