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一缕疑惑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390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日月同舟的内层微凉。

笼罩在江向南身上的冰纱衣消失,乘船“观光”岩浆池,他却没有感到热。

岩浆的灼热高温是存在的,它没有因日月同舟的力量而消失,只是被隔绝在外,扭曲着飘荡的梦幻迷离的光线。

光线如烟雾,本就蜿蜒,游荡不定,如此一来更加飘忽,难以捉摸,陡然便钻入船中,侵蚀江向南的身体。

皮肤已经苍白但被岩浆的光芒映成赤红,再遭侵蚀,被多出一块狰狞丑陋的深红色斑块。

江向南自己看自己都觉得恶心。

寿麻之力不仅侵蚀他的身体,也在侵蚀日月同舟的船体。

比起寻常物体,它受侵蚀的速度要慢的多。

“磁铁……”

整个地下建筑浮现在他脑海中,一块块磁石令签密布,约束内部的寿麻之力。

“好像有点印象。”

他实在想不起来。好像是听过相似的东西,但绝对没有亲眼见过。

双手摇桨,日月同舟缓缓驶离环状走廊,视野中失去了丁梦安和鲁先阁的身影。

主要是丁梦安。

看不到那件缠绕江河、云团的长衫,他不禁担忧。

丁梦安说寿麻之力在建筑底部不会爆发,但她没有深入过岩浆河,不知深处究竟如何,只是猜测。

灼热令视野扭曲,内层船体的“冰”进一步加深扭曲。

江向南抬头往上看,什么也看不清。

“日”

明亮的光芒聚成一束,像是一台探照灯,直射上方。

清晰了一些,但还是只能看见寿麻之力所化的梦幻迷离的光芒。

“按照鲁先阁给出的信息计算,这里离球状地下建筑的中心不算远,最多二十米。”

江向南猜想,寿麻王陵可能也是利用磁悬浮的原理,再以六艺强化、稳固,那么它一定在球状地下建筑的中心。

“王陵体积一定庞大,照理来说,现在的位置肯定是能看到的。”

“除非……没有陵,或者说地下建筑本身就是陵,内部只有一些悬棺。”

他又想,地下建筑顶部、底部都受到破坏,悬棺会不会已经坠入岩浆池内?

岩浆淹没十几层环状走廊,数十米深,无论池底是岩浆还是凝固成石头,想要找出沉没的悬棺难度都非常大,几乎不可能。

如果悬棺本身已被一千多度高温的岩浆损毁,就更找不到了。

思绪纷飞,不知什么时候收敛了,整个人陷入沉浸的状态,扭曲如烟尘的光线缠绕着他的身体,也缠绕着探照灯般的“日”字。

多日养成的习惯,他不由自主进入感悟“日”字的状态。

一缕疑惑悄然浮现。

这次他没有在举行凶礼,缠绕“日”字和身体的梦幻色彩没有因分神而消失,感悟也就没有被强制中断。

迷雾般的疑惑逐渐清晰,但又不清晰。

就像是浑浊的墨汁中浸泡着一团乱麻,墨汁清澈了,但乱麻还是乱麻。

疑惑是什么,是光,可光算什么疑惑。

如果有人在提问,“光”显然不是一个问题,它只是一个字,一件物。

所以它是一团乱麻,看清了,仍然是不清楚。

江向南试图从乱麻中找出一个线头。

“光分为可见光和非可见光。”

他牵出两个线头,不仅没有将乱麻解开,又扯出两团乱麻。

“光有波粒二象性。”

“光沿直线传播。”

每理出一个线头,又会扯出一团乱麻。

时间流逝,又一个疑惑逐渐清晰。

热。

这显然也不算是个问题。

“冷和热在微观上是分子热运动的剧烈程度,热代表分子热运动剧烈,冷则相反。”

“热的极限是普朗克温度,冷的极限是绝对零度,两者只存于理论。”

不知道什么时候,缠绕在江向南身上的迷离的色彩消失了,侵蚀日月同舟船体的光线也是如此,它们都被“日”字吸走。

“日”字成了一个五彩斑斓的光球,更多的如梦似幻、如烟尘似雾霭的迷离色彩正在汇聚过来。

他修为低微,“日”字光亮早应该消失了,此刻却依旧明亮,而且越来越亮。

光柱破开一层层如雾霭流淌缠绕的梦幻色彩,岩浆蒸腾的高温也只是让它略微扭曲,而无法阻挡。

照射出去的距离越来越远,仍旧是空无一物。

江向南此刻早已不关注王陵或是悬棺,他的心神完全沉浸。

从一团乱麻牵扯出数百团乱麻,他的脑子都快被榨空了,将从小学到大学、从书本到网络所有的知识都从脑海中翻出来,回答那越来越多的算不上问题的问题,然后扯出又一个或者两个或者三个算不上问题的问题。

“丁姐姐你快看,有一道光。”

鲁先阁站在两个磁石令签之间。磁石令签的约束、禁锢力量令迷离的色彩无法靠近,将被岩浆吞噬的建筑底部,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瞪大眼睛,有些惊讶,有些担忧。

江向南刚刚乘日月同舟进入岩浆池深处,此地便出现异常的变化。

“他不会出事吧?”

丁梦安的眼中,无数文字星辰骤然明亮,如时光流逝,斗转星移,她看见了光柱的底部,有一道朦胧的船影。

“他在习‘书’,领悟‘日’字。”

鲁先阁微微点头,放下忧虑,随即羡慕的道:“传闻寿麻曾试图制造太阳,寿麻国的灭亡也与此有关。”

“寿麻造日是否成功,相隔数千年,已无人知晓。可寿麻之力必然和‘日’相关,而且是‘日’的本源。沉浸在本源之力当中,最容易领悟。”

“可本源之力一来难以寻找,二来难以承受,也就是他有不死之身,换做你我,别说领悟,能侥幸逃脱就不错了。”

过去一个小时,鲁先阁揉揉眼睛,“丁姐姐你来看,是不是我眼花了?”

光柱愈发明亮,被数千磁石令签约束在内的弯曲缠绕的光线却逐渐暗淡。

又过去一个小时,鲁先阁确定绝不是自己眼花,寿麻之力的减少已经十分明显,原本随着粘稠岩浆一起流淌的梦幻光芒此刻完全看不见了,她们能清楚看到日月同舟的双层船体和坐在内层的江向南。

时间流逝,寿麻之力愈发稀薄,“日”字光柱贯穿整个地下建筑,两人也因此看到了地下建筑的全貌。

除了一圈圈的环状走廊以及数千磁石令签之外,什么也没有。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