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什么世道(下)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81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幽光如墨,信手泼洒。

院墙刹那间化为乌有,不,院墙还在,只是无法遮挡视线。

墙外是安静的街道。

此时已经过了宵禁的时间,整个河海县城都很安静,连夜晚的风声都透着寂静。

又有幽光泼洒。

他看到对面院中趴着的黄狗,屋内沉睡的男女,然后……

狭窄阴暗的小巷里悄悄走来三道身影,从体型看是一对成年的男女和一个孩子。

男子捂住孩子的嘴,三人不发出一丝声音。

三道身影都跪下,朝着江向南所住的小院,连连磕头。

成年男女打量着周围,任何一丁点动静都会让他们惶恐。

和白天一样,他们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

江向南眼中有泪光,“什么世道!”

赵庆、梅雨诗、鲁先阁都站在院墙后。

他们没有说话,心中所想和江向南一样。

什么世道!

连感谢都不能光明正大,要偷偷摸摸,只因为抓走孩子的是县衙。

不敢说恨,不敢说谢

可他们心中有恨,心中有谢。

血没有冷,心也没有麻木。

只是他们太害怕了。

在这个君子主导的世界里,天地心,六艺,艺物,官印,地方志,压的他们粉身碎骨。

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

……

第二天,江向南选择的是经营染坊的李红云。

依旧是现场塑造艺物。

一身红衣如血,点缀着五彩花瓣,色彩艳丽,整个人就像是一幅油画。

她缓步朝着擂台走来,色彩的边界逐渐模糊,就像是洒了水的调色盘。

当她走进擂台,模糊的已经不止是衣服上的花瓣,整件衣服的色彩都向着四周弥漫,如同劣质染料染成的布落入河水中,模糊的色彩顺水流淌,向着更远处延伸。

“还没开始呢。”江向南提醒。

李红云神情有些尴尬,弥漫的色彩瞬间收回。

“昨天你救了一个孩子,见了他的爹娘,感觉如何?有些人是不值得救的,他们粗鄙无礼,无知可笑,连最起码的感恩都不懂。”

“君子应该远离这样的人,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确实,我应该远离你们这种人,免得被你们的黑心传染了。”

江向南讽刺道。

这些人,冠冕堂皇,说着无情的话,做着冷血的事。

“聊完了没有?”

宋穆手托官印,赤红的朱雀印钮展翅欲飞,红光照在他的脸上,不耐和冷漠。

声音也是如此。

李红云瞧见他的神情,不再言语,白净的手指拎起裙角轻轻抖动,目光直视前方。

“开始吧。”

依旧是冷漠的声音,宋穆被映红的一双眼睛死盯着江向南。

抖动的裙角陡然间模糊,色彩晕染,如打翻的调色盘,扩散,混杂。

它们并没有糅合在一起,仍然能分清赤橙黄绿,一丝丝一缕缕,纠缠着如同丝线,又时而扩散成斑块。

变幻的色彩无法直视,只是看上那么两三秒钟,便感到头晕目眩。

除了眉心处点亮了天地心幽光,江向南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着李红云。

大红的衣衫,染有五彩花瓣,仿佛艳丽的油画,此刻油画变得扭曲,逐渐抽象。

变化的不只是李红云本人,视线所及,一切的色彩都被染的更加明艳。

天更蓝了,云更白了,缠绕着原木的暗色麻布也艳丽动人。

它们的色彩也逐渐扭曲,整个天地成了一副抽象画。

天旋地转,赵自江的艺物,这名字更适合李红云的艺物。

李红云的大红衣衫名为繁花似锦。

天空逐渐倾斜,江向南感觉站立不稳,他本能的改变站姿,调整重心,然而身体却朝着另一侧摔倒,双腿自然而然的朝着同一个方向迈去,于是整个身体歪斜着扑向擂台的边缘。

如果说赵自江是理工男,李红云就是文青女。

前者的力量霸道刚猛,看得见摸得着,后者的力量悄无声息,却直指心灵。

繁花似锦以六艺的“书”塑造,天地万物入画卷。

天空并不是真的倾斜倒塌,即便丁梦安也只能小范围内暂时的重塑天地。

繁花似锦,擅长制造幻觉。

知道是幻觉,还是受其影响,这就是艺物的力量。

江向南克制本能,很干脆的扑倒在地,任凭天空倾斜,大地弯曲,我自躺倒不动。

“噗”

一根石刺从地底钻出,就在江向南背后,力量不减,刺破他的脊背,撕裂皮肉,穿透肺脏,从胸膛钻出。

疼痛如此的真实。

他看到石刺越长越高,伤口撕裂的更大,被挤断的肋骨从两侧伸出。

江向南伸手去摸,胸口平整,没有任何伤口,只是沾染了一些颜色。

背后也是如此。

颜色在他手上混杂,带来些许的痛疼感。

有一定的毒性,但是绝不致命,对不死之身的江向南更是完全无效。

它的作用就是令人产生更真实的幻觉。

江向南还是躺着不动,他不能动。

他看到的一切都可能是假的,包括擂台本身,原木、绳索缠绕而成的边界,更是如此。

开始之前他离擂台边缘大约五米,摔倒的位置离边缘处也就两三米。

而且他现在分不清方向,不知道这两三米是在哪边,因此他不能动,稍微动一下就可能出了擂台。

坚实的地面忽然柔软湿漉,映照出蓝天白云,映照出他横躺的身影。

地面成了水面。

江向南猛然间坠落,水面淹没他的脸,淹没他的口鼻。

他此刻不需要呼吸。

可是本能依旧在,水面淹没口鼻的瞬间他慌张起来,手脚挣扎,扑腾着想要钻出水面。

四肢轻盈,挥舞时却十分沉重,就像浸泡在水中,受到水的浮力和阻力。

感觉很真实。

他始终绷着一根弦,时刻提醒自己克制本能。

右手触碰到背后坚实的地面,确认自己仍然躺在地上,四肢便自然垂落。

心中冷静下来,整个身体也从极其真实的幻觉中挣脱,感受到身下的地面。

但幻觉仍然存在,水流覆盖身体、淹没口鼻,感觉是完全真实的,自己如果尝试呼吸,一定会呛到。

水面离他越来越远,失重感始终缠绕着他,告诉他“繁花似锦”的威力多么强大。

一道黑影从远处游过来,体型庞大,且速度越来越快。

照这个趋势,江向南一定会被撞的骨断筋折。

是真还是假?

江向南不怕骨断筋折,但他担心会被撞出擂台。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