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体面?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513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镜中人,论真正的破坏力比不上赵自江的天旋地转,比不上宋勉的杀生俑,可论神秘诡异,河海县内属它第一。

“日”

一点红光生成,温度奇高却内敛并不显露,迅速围着江向南旋转数圈,都是他感觉到捆缚和刺痛的位置。

红光什么也没碰到。

镜面之中,只有江向南孤零零的身影,不见“日”字红光。

温度奇高却内敛的红光转向飞往擂台之外,直指镜面内手持带有钩刺的锁链的身影。

红光离镜面越来越近,镜面内仍然不见它的倒影。

绸带忽然快速转动,首尾相接处转到红光之前,陡然分开,令红光落空。

镜面之中,手持锁链的身影随绸带转动,可相对于江向南的倒影并没有移动,所以带有锋利钩刺的锁链依旧捆缚着江向南的倒影,钩刺也依旧扎在倒影的身体里。

红光越过镜面后突然停下,微弱的光芒中蕴藏着可怕的温度,调头又一次飞向绸带。

此次红光一分为三,温度有所降低,可依旧高得离谱,能瞬间熔化铁石,更别说是丝绸。

三点红光分上中下、左中右,齐头并进,中间拉开共二十米距离,大半个擂台的宽度。

江向南身边浮起一点红光,同样一分为三,上中下、左中右,自内向外,朝着擂台另一侧的绸带飞去。

绸带猛然间整体拔高,在飞高的过程中,镜面朝着擂台,时刻调整变化,令江向南的身影倒映在镜面内,倒映在持锁链的身影之前。

江向南依旧被那条看不见的锁链捆缚着,动弹不得。

又缠斗了几次,红光渐渐微弱,直至消失,也没能碰到柔软光滑的绸带。江向南的身影始终倒映再镜面中,未能借此挣脱束缚。

“你的手段用完了?不再多试几次?”

周溪嘲笑。

持锁链的身影又一次动了,他将锁链的另一头从背后绕过肩膀,用力拖拽。

镜面之外,江向南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向擂台边缘,与此同时根根利器刺入体内更深。

他挣扎,于事无补,只是让自己更加疼痛。

“真的就这点本事?”周溪再一次嘲笑。

她深知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获胜。

“日”

红光飞扑向周溪,速度极快,然而周溪一直在防备着,嘴角含着轻蔑的笑容。

周溪的身影倒映在镜面内,此前除了绘制在绸带上的身影就只有江向南而已。

擂台内,周溪的身影逐渐模糊。

“日”字红光穿过周溪残留的虚影,她的虚影,镜面内的身影,都面含讥诮的笑意。

好像在说,就这?

江向南离擂台边缘越来越近。

他知道对方的意图,就是让自己更多的消耗力量,但他只能照做。

又有数点“日”字红光亮起,四散飞开。

内敛的红光在同一时间爆开,高温席卷整个擂台,空气极度扭曲。倒映在绸带镜面中的身影也随之扭曲,模糊。

束缚江向南的力量消失了,扎入体内的钩刺也消失了,拖拽他的力量也是如此。

在他的对面,擂台的另一头,周溪模糊的身影逐渐清晰,又随着空气的扭曲而模糊。

江向南未用六艺,直接扑向周溪。

“风”

微风缠绕,周溪的身影飘逸灵动,如若鬼魅。

不死之身状态,江向南便是一具尸体,血液沉积在下肢,肢体僵硬,更是追不上对方。

“想节省,省不下来。”

江向南暗叹,“日”字红光再次出现,速度远不是人的躲闪能比的。

周溪似乎也有预料,光滑的绸带迅速落下,叠成几层,挡在她身前。

“日”字红光映照在镜面内,柔软的绸带迅速燃烧,燃烧处第一时间断裂,“日”字红光再次映照在后面一层镜面内,绸带又一次燃烧。

如此两次,红光便消失了,力量耗尽。

擂台是开放的空间,高温无法持续,除非他一直耗费力量维持,这对江向南而言是不可能的。

高温造成的空气扭曲也无法持续,绸带铺展开,江向南的身影再次倒映在镜面内。

两次灼烧,绸带短了一截,绘在绸带内的身影少了两个,仅此而已。

持带钩刺锁链的身影和推石碾的身影消失了。

江向南的身影倒映在烧红的铁签前面,铁签狠狠刺向他的眼睛。

擂台中并没有那支烧红的铁签,江向南瞧着镜面,立刻做出躲闪,第一次躲开了,第二次也躲开了,可是没能躲过第三次。

不是身临其境,而且镜面只是平面,终归有所区别,第三次虽然没有刺中他的眼睛,烧红的铁签从镜中江向南倒影的面颊穿过,可清晰看到皮肉烧焦。

擂台内,江向南左脸剧痛,从面颊一直蔓延到后颈,持续的烧灼更是令他痛苦。

铁签拔出,依旧是赤红的,再一次刺向江向南。

他狼狈的躲开。

但这只是一时的。

来自镜面内的攻击,虽然看得见,缺很难躲避。

烧红的铁签一次次刺中江向南,不死之身抵抗着伤残,却无法抵抗疼痛,烧灼的痛苦尤其可怕。

当江向南逐渐适应“第三人称视角”,忍着剧痛躲开烧红铁签的又一次攻击,镜面内,持烧红铁签的身影突然不动,紧跟着他身后被人踹了一脚,然后全身剧痛。

镜面内,江向南的身影落入沸腾的油锅里,火焰熊熊,滚油烧灼……

他咧开嘴,笑容渗人,“有点意思,还有别的吗,都让我尝一尝。都说远来是客,我是河海县的客人,好东西你可不能藏着掖着。”

“还是说你就这么点本事?”

“那些人似乎只能用一个,是临时塑造艺物的限制吧,如果能一起用,我早就被弄出擂台了。”

“心里是不是很生气,不过生气也没用,规则就是如此,而且是你们定的规则。”

“其实你们都想错了,即便我能借到强大的艺物,以我的修为,又能发挥出几分力量,能维持多少时间?”

“这就叫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以为聪明却干了一件蠢到没边的蠢事。”

上扬的嘴角渐渐被抹平,周溪冷眼瞧着他。

他身上的伤更重了,步伐也明显能看出迟滞,脸色更是如死人一般。

周溪恢复了笑容,“是吗,我倒觉得是你在垂死挣扎。伤势太重快撑不住了吗,还是快没有时间了?”

“我给你认输的机会,同为君子,为你留下死前的体面。”

江向南也笑,指向围墙之内,“若我真的死了,最大的体面就是为他们战死。”

“皮囊,再完整也只是皮囊,哪来的体面?”

“我以生死换胜负,你觉得我还会在乎死的是不是难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