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蘑菇云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43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若是今日不战,李崇江绝对说到做到,下一刻围墙内就将多出许多幼小的尸体。

压抑的抽泣声在江向南心头敲打,他无法装作听不见,也无法坐视他们丢掉年轻的生命。

李崇江抓住了他的弱点。

可是,谁没有弱点呢?

“今日不再战了,自明日起,战一场杀一人。”

冷漠的声音换来的是笑声,耻笑。

不过是仗着无惧伤痛拖延时间,虽说赢了,也不光彩,竟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杀人。

以他的修为能杀谁?

天地心幽光自眉心浮现,接着出现在指尖。

“日”

幽光勾勒成文字,然后一遍一遍描摹。

光芒依旧,并未因此而更加明亮,可众人都能感觉出一股强悍的力量在积聚。

“不过如此。”

赵自江食指拇指所夹的陀螺骤然缓慢之后很快恢复如常,极速旋转。

集聚的力量并不多么惊人,河海县三十七名君子任选一人都能做到。

“他说大话的本事比修为强得多。”宋勉老脸耷拉着,为自己摔出擂台耿耿于怀。

“他的四位同伴看上去修为都不弱,尤其那个丁梦安,万一他们插手……”

周溪的忧虑被李红云打断。

“他们自有知县大人和典史大人去应对,我等只管战胜江向南即可。”

其余君子都点头称是,笑容满面。

乐、御、射、书都有四个境界,境界越高,相同力量撬动的威力便越强。

江向南的“日”字已至入魂境界。

即便相同的文字,每个人的领悟也有所差别,连丁梦安也不知道江向南的“日”字其本质力量究竟是什么。

因此她也不知道江向南的“日”字发挥到极限会有怎样的威力。

“他修为太弱,不可能撬动太过强大的威力。”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丁梦安都做到了,见识绝对广博,因此她得话大家都相信。

江向南自己也不知道“日”字的极限。

自领悟之后就面临和三十七名君子的赌战,珍惜力量,就像沙漠里的水,怎会肆意挥霍。

他一遍一遍的描摹“日”字,直至力量耗尽。

“日”字飞上天空,微弱的红光很快便看不见了。

然后……

极致的光芒让所有人都闭上眼垂下头,双眼火辣辣的疼痛。

一股强悍至极的力量从天而降,压的众人弯下腰,直不起身子。紧跟着他们听到恐怖的连绵不断的雷声,如同天塌。

不久那股力量颠倒过来,自下而上,仿佛要将人抓到天上去。

烟尘冲天而起。

当他们抬起头,只看到一朵巨大的蘑菇,绵延无边,覆压整座河海县城。

连江向南自己都愣住了,他手搓了一枚核弹?

其他人更是震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愣神望着天空无边无际的蘑菇云,心中发颤。

若是这“日”字没有飞向天空,而是落在地上,整个河海县城都会被夷为平地吧。

写一字!灭一城!

“今日不再战了,自明日起,战一场杀一人。”

同样的话,此时再说,没有人敢笑。他们心中冷,冷的身体不停打摆子。

每个人都是有弱点的,越是自以为高贵,越是惜命。

河海县是座偏远的小城,少有人提及,有名无名,千百年也都这么过来了。为一座楼阁,为虚无缥缈的名声,搭上自己的生命,何苦呢?

赵自江四人还算镇定,毕竟他们已经战过。

其余三十三人慌得冒出一头冷汗,如皮鞭下孱弱的孩子们一样,瑟瑟发抖,眼中、脸上,写满了恐惧。

“江,江公子,我们无意冒犯,只是赌约而已,何必以命相搏?”

“以命相搏你们就怕了,我可是一直在以命相搏,”江向南嗤笑,手指皮鞭下战战兢兢的孩子们,“他们甚至连‘以命相搏’的资格都没有。”

“之前也不见你们害怕。”

“来,今天我们就先定下明日的对手前几个都是我自己挑的,往后破例,你们自己选,谁先谁后?”

当江向南的目光扫过去,三十三人互相推搡,一步步往后退,谁也不敢站在众人之前。

“我……我认输,江公子,我认输了,不必再战。”“我也认输,江公子远来是客,我们这么做有失礼数。”“不过是一座楼阁,江公子不喜欢,不建就是了,我也认输。”“瞧这些孩子确实可怜,应当放他们回家,认输,认输了。”

他们连连摆手,冷汗流个不停。

虽说惧怕知县宋穆,可也没怕到人家要自己的命还对宋穆唯命是从的地步。身为君子,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大不了离开河海县。

再者说,认输的不止一人,宋穆还敢与河海县所有君子为敌?

李崇江握着斩字令签,松了由紧,紧了又松,眼神飘忽不定。

“日”字之威,令他也是心惊胆战。

他也是人,是人就有求生的本能,何况他是一县典史,一人之下,其余人都要俯首帖耳,有大好的前程,有大好的光阴。

“宋大人……”

“废物!”

宋穆又惊又怒,眼角余光瞧着天空中尚未散去的覆压全城不见边际的蘑菇云,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压低,心跳快的如擂鼓。

“我也不知道他竟能……”

李崇江眼皮子直跳,垂着头,不敢去看天边的巨大蘑菇云,多看一眼心中的畏惧便深一分。

“大人,早做决断吧,大家都等着呢。”

河海县君子都在瞧着宋穆,等待他的回应。可怜、请求的眼神,在等待的过程中有些已渐渐不耐烦,变成了愤怒和冷意。

“江向南、丁梦安都是过江龙,早晚是要走的,面子丢了也就丢了,忍一时风平浪静。”

“赵自江他们可都是河海县的根基,若是知县大人寒了他们的心,日后必然处处受掣肘。”

“史官家来更新《河海县志》,没有他们配合提供详尽的消息,《河海县志》威力减弱,知县大人可是要受责罚的。”

宋穆终于压制了怒火,他的眼皮也垂下来,将视线与天边的蘑菇云隔开。

手中托着赤红官印,红光微微闪烁,持刀、持弓的简笔画小人立刻散去,化作文字尘埃,归入《河海县志》内。

“放人!”

有些许不甘,但更多的是颤抖。

河海县君子惜命,李崇江惜命,他又何尝不是。在这河海县里,他的身份最为尊贵,前途也最远大。

早知如此,不如当初就舍弃听涛阁,多少还是一份人情。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