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偏头痛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10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人群立刻向两侧散开,将正中的道路让给江向南一行人。

肩有日月,背有星山,江河如龙,身有云从,一颗颗文字星辰点缀在眼中,她的双眼仿佛无垠的星空,广袤,神秘,凝视令人感到身处无限宇宙之中的渺小,发自内心的恐惧。

守在城门口的衙役也散开了,避之唯恐不及。

没有人查江向南的身份文书,躲在他怀中的苏小沐,衙役们可能都没有看到。

赵庆的肚子更大了,大手揪着肚皮,都是被气得,为什么偏偏在他要反击的时候“静”。

丁梦安在县城了租了一座院子,看样子是打算长住。

院子很久无人居住,也就无人打扫,荒草丛生,枯枝落叶遍地,屋内也积着厚厚的灰尘。

打扫的任务落在江向南身上,谁让他的身份地位最低。

荒草、落叶暂时不管,屋里的积灰肯定是要打扫干净的,家具也要擦一遍。

这个世界没有自来水,用的是井水。

院里就有一口井,倒也方便,不过他不会打水,折腾半天也就打上来小半桶水。

赵庆小声的嘲笑他,因为怕吵到丁梦安。声音不大,但表情很夸张,前仰后合,眼泪都快飙出来。

“江哥哥我来帮你。”

在屋里扫地的苏小沐迈着小短腿跑出来,接过水桶丢入井水,三晃两晃,桶中便装满了水,骨瘦嶙峋的小手抓着井绳,用力往上提。

江向南脸红,自己还不如个孩子。

前世学的那些东西,数理化,在这个世界毫无用处。

六艺礼、乐、御、射、书、数,在这个世界“数”和建筑、器械、星象相关,最重要的运用是观星,和数学有一定的关联,但不是纯粹的数学,两者是工科和理科的区别。

更别提这个世界的六艺都涉及到神秘的力量,会背公式是没有用的。

江向南叹气,真就一点用处也没有?

他还很年轻,却像个被时代抛弃的老人。

苏小沐勤奋的干活,一会儿扫地,一会儿擦洗桌椅板凳,小黑也叼着块抹布来回跑,在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

江向南托着下巴,干得挺不错,自己就不去添乱了。

他慢悠悠晃向梅雨诗,如水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并无厌烦、排斥的意思,江向南便加快脚步凑过去。

梅雨诗屈指。

一股无形的波动撞在他脑袋上,嗡嗡响。

耳边传来好听且轻柔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救那个小姑娘?要知道,你也只是个俘虏,处境不妙,自身难保,还有闲心管别人的死活?”

江向南揉着耳朵,暗道这是什么怪癖。

“看她可怜呗。”

“我的处境和我救人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件事,你看看苏小沐,无父无母,孤苦伶仃,同样是自身难保,却还是收养照顾了一条小狗。”

“我倒是很奇怪,你们竟然没有一个出手救人,没有同情心吗?都是冷血吗?”

又是一阵脑子嗡嗡响,连脑袋都被撞偏,显然“射”过来的不止是声音。

“救她很容易,可是之后呢?”

“我们要做的事情不可能带上她,会拖后腿,而且对她也太过危险。”

“救人容易,救到底却难,不如不救。”

很难想象她温柔的声音却说出如此残酷的话。

梅雨诗嘴角的笑容消失,显然她不喜欢这么做,但她仍然认为是对的。

“因为同情去救人错了吗?如果将所有事情都考虑的太过长远,那么任何事情都不值得去做。”

江向南忍着“偏头痛”终于走到梅雨诗跟前,“过去已成定局,未来太过遥远,我们能决定的能改变的唯有现在。”

梅雨诗若有所思,展颜恢复笑容,又给了江向南一记“偏头痛”,“未来并不遥远!”

窈窕的身影施施然离去。

江向南准备向她请教六艺,别说切入正题,旁敲侧击都还没开始呢。

“小心点,别掉井里了。”

赵庆按住苏小沐,接过井绳,将她从井边推开,满满一桶水在他手中轻若无物,三两下便提上来。

苏小沐垂着头,轻声的说了句“谢谢哥哥”,拎着小水桶,吃力、慌张的跑向屋内。

小黑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

怎么安置她?

江向南在思考这个问题。带在身边,从梅雨诗的态度便知道是不可行的。找个心善的人家收养?似乎也只能如此。

“小孩子都比你有用。”赵庆冷笑。

江向南不和他计较,走进屋里和苏小沐一起打扫卫生。

苏小沐的脸上本就灰扑扑的,现在更是脏兮兮,可她的笑容很纯净。

“江哥哥,你要在这里住多久?”

江向南挠头,他不是很确定,说到底也只是个俘虏,他连丁梦安等人要做什么都不知道。

“一个月左右吧。”

特意租了院子,不可能只住三五天。

丁梦安等人在城外时兜兜转转,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进城也与此有关。

江向南推测他们会住上一段不短的时间。

苏小沐并不知晓他在想什么,脏兮兮的小脸上喜笑颜开,双眼更加闪亮,“太好了,这一个月我就有家了。”

她抱起小黑欢快的转圈,银铃般的笑声在屋内回荡。

颠沛流离的人最想要的就是家。

……

租的院子共有五间房,一间正房,东西各两间厢房,一人一间,江向南带苏小沐和小黑住。

洗净身上的泥污,苏小沐的小脸也不那么晦暗了,躺在床上,怀里抱着小黑,一人一狗都发出微弱的鼾声,她的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

摸摸她枯草一样的头发,睡梦中的苏小沐皱皱鼻子,依赖的追逐他的手掌。

江向南笑笑,离开了房间。

已经过了宵禁的时间,整个河海县城都在沉睡中。

天地心幽光唤醒臂环,无数折叠的黑色布条展开、穿梭,迅速将他的四肢、躯干、头脸一圈圈包裹,严丝合缝,不留丁点缝隙。

他的视线、呼吸都没有因此受到阻碍。

臂环也是艺物,是鲁先阁的杰作。

布条十分光滑,又有无数细密的折叠痕迹,折射光芒,呈现五彩斑斓的黑。

江向南瞧了瞧自己这一身的小彩虹,等到转化为不死之身后,便将布条折叠收回臂环内。

本来打算拿它当夜行衣的,还是算了,随便哪件衣服都比它强。

翻墙出去,没走几步便看见梅雨诗,目光中带着笑意。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