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刑(下)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95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飘浮的“孔明灯”瞬间暗淡,赤红的岩浆冷却成石头,不仅如此,还蕴藏着无尽的寒意。

狂风悄无声息的停了,石头落地,无尽的森冷寒意随之倾泻,迅速吞噬着它所接触的一切物体。

片刻之后,整个地下建筑被冰封,只有岩浆池还释放着红光。

有丁梦安在,江向南自然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日”依旧是微弱暗淡的红芒,并未显露出分毫能够毁灭城池的恐怖破坏力。

此时他想起了鲁先阁,急忙回头。

岩浆释放的红光从楼梯下方传来,自背后照亮一道身影,拖地的宽袖长裙,左手拎起裙裾,右手提着一盏灯笼,有微弱的灯光,五彩绚丽。

不是鲁先阁。

他急忙转过身,“日”字蠢蠢欲动,警惕的瞧着提灯笼的女子。

“后面也有人,鲁先阁不见了。”

他轻声说道。

“不必担心,她没事。”

丁梦安也是轻声回应,江向南立刻放下心。

不知是她的声音奇特,还是实力强大,丁梦安的话总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

“偷偷摸摸的窥视许久,终于肯出来了,既然出来就别再回去,留下吧。”

站在丁梦安前的身影十分矮小,形似孩童,却有一张成年人的脸孔,头扎软巾,上身赤裸,左臂夹着一只圆形扁鼓,右手执鼓槌,龇牙咧嘴笑容滑稽。

“糟糕,中埋伏了。”

夹鼓的男子声音尖锐,说着慌乱的话,却是一副嘻嘻哈哈的腔调。

他的两只脚融化,冰封的地面多出两摊烂泥,很快又恢复原状。

“出不去了,这可真是麻烦。”

他举起鼓槌猛的敲打扁鼓,巨大的声浪瞬间席卷整个地下建筑,冰封的墙壁、地面出现道道裂纹。

提灯笼的女子急忙说道:“莫要毁了这里,主人会责骂。”

声音软软糯糯,似是在央求。

巨大的声浪立刻停止。

夹鼓的男子口中发出尖锐的声音,并非人声,清脆响亮,仿佛无数鸟雀飞进了地下建筑。

气浪翻滚,一只只鸟雀挣扎着脱离,模糊朦胧的形态,拍打翅膀欢快的翱翔。

尚未平静下来的岩浆池再次荡起波澜,波涛起伏,浪花溅起点点红光。

半透明的鸟雀轻盈落下,又迅疾飞起,口中衔着红光,那是一团团炽热的岩浆。

鸟雀飞向环形走廊的另一侧,与此同时,夹鼓的男子身影陡然化作无数粉末,一只巨大的鸟雀将粉末吞噬,朝着远处飞去。

丁梦安身前,璀璨的圆盘已然恢复原状,她面色沉静,白净的手掌再次伸出,拨动圆盘。

“寒暑”“清浊”

气浪汇聚成的鸟雀陡然失去了轻盈,身躯沉重,朝下方坠落,口中所衔的岩浆也迅速冷却成一块冰冷的石头。

粉末失去了前行的动力,汇聚成人形,夹鼓的男子狼狈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才站起来。

旋转盘绕的台阶上,岩浆池散发的红光忽然动荡起来,就像微风刮过水面晃动的粼光。

红光在晃动之间愈发明亮,很快江向南便从下方看到岩浆向上爬升,冰封正在融化。

岩浆池本身就是最大的漏洞。

“夹鼓男子修的是乐,提灯笼女子修的是御。”

江向南在心中分析,思索着应对的策略。

丁梦安的目的显而易见,是要将两人留下,至少也要留下一个。

两人突然出现在地下建筑,极有可能与寿麻相关,是哪一种相关暂不确定,但寿麻王陵关系丁梦安的生死,现在又是毫无头绪,她是一定要问清楚的。

怎么帮助丁梦安留人呢?

他的战斗力不能说弱,可是手段太少。“日”字威力虽强,可一旦爆发地下建筑必定全毁,所有人都要被葬身地底。

即便他有意控制也不行,震碎了冰封,对方两人便能趁机逃脱。

“只好拿你们试一试‘刑’字的威力了。”

江向南心中跃跃欲试,他早就想尝试,只是找不到合适的目标。

丁梦安……打不过,梅雨诗、鲁先阁……女人,而且长得漂亮,他不忍下手,苏小沐、朱琪,小孩子更不行了,赵庆……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你们自己送上门的,就别怪我了。”

“我下手会轻一点。”

“也就是疼一阵,不会受伤的。”

他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日”字红芒散去,天地心幽光凝在指尖,缓慢的勾勒“刑”字。

“刑”字成型,它扭曲着,像是惊恐的痉挛,它蠕动着,像是无力的挣扎,仅是从字形就感受到一种令人汗毛耸立的恐惧感。

字形消散,化作无形的力量扑向提灯笼的女子。

女子左手拎着裙裾,右手提灯笼,灯火五彩斑斓,略微抬起头,眉眼柔和,怯生生的楚楚可怜。

江向南竟然生出不忍下手的念头。

提灯笼的女子不躲不闪,任由“刑”字化成的无形力量落在她身上。

将裙裾稍稍往上拎起一些,倒着后退,往上走了几层台阶,小碎步带动裙裾摇摆,纤细的腰肢也随之扭捏,十分好看,右手灯笼提的很稳,灯火不摇不晃。

没了。

江向南想看的痛苦面具完全没有,女子依旧是那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是我的“刑”字不够威力,还是她没有痛觉神经?

“刑”字再次成型,扭动着如狰狞的疤痕,如暴突的青筋,如赤红双眼中爬满的血丝。

无形的力量再次扑向提灯笼女子,她依旧是不躲不闪。

赤红的岩浆沿着台阶一级一级向上攀爬,与冰封做对抗,先是接触之处冷却,粘附在台阶上,令平整的台阶凹凸不平,随后冷却处被更多的岩浆熔化,台阶也渐渐熔化。

提灯笼的女子一步步后退,她脚下的台阶逐渐被岩浆吞噬。

她完全无视了江向南的“刑”字。

“不能吧,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细心的观察女子的神情变化,那怯生生的可怜模样,仿佛一阵风都会令她心惊肉跳,可面对“刑”字的力量竟然无动于衷。

歪歪扭扭的“刑”字落在江向南自己身上。

什么叫百爪挠心,什么叫肝肠寸断,什么是针扎,什么是烙铁……

百般滋味瞬间袭来,疼的江向南眼前发黑,差点一头栽进沿着台阶逆行而上的岩浆里面。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以身试法”,可能是太过诧异,认为“刑”字的领悟出了岔子。

显然并非如此,“刑”字的威力很足,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当江向南从百般滋味的痛苦之中解脱出来,眼前的红光正迅速暗淡,并释放出令人战栗的寒意。

炙热与森冷在瞬息间颠倒。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