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同门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28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可是朱雀能从火焰中获取力量。”

“朱雀从火焰中获取雷霆之力,只是力量的性质发生转变。雷霆是毁灭之力,是灭世之力,自古便代表着天对人间的制裁、惩罚,没有哪种力量能与其抗衡。”

“力量的转换,由弱到强,大多数人不知道根源,所以才会有从火焰中获取力量的说法。”

摇曳的灯火映照着她脸上的疲倦。

手掌、手腕白净无暇,早已没有了那时的狰狞,可它始终停留在江向南的脑海中。

“火焰也是能自我增强的,只需要有充足的燃料。你可以将寿麻之力想象成另一种火焰,它需要的燃料非常少……”

声音戛然而止,微弱的灯火远比不上江向南眼中的神采明亮。

自持燃烧,只要维持一定的温度,加上足够的“燃料”,核聚变就能够自我维持,自我增强。

江向南曾以“日”字体会过自持燃烧的威力,那是六艺,本身就是外力干涉的结果。

地下建筑内的自持燃烧,如果没有外力干预,必定需要“燃料”。

陪葬俑送去地下建筑的不止是寿麻之力,还有“燃料”。

“你说……寿麻王陵会不会在海底?”

氘,核聚变所需的“燃料”,可以从海水中提取。

两者的含量都不多,维持核聚变需要大量海水来提取,地下建筑内的自持燃烧持续数千年,意味着必须有稳定、快速且不令人生疑的方式获取海水。

肩挑手提不是不现实,而是根本离谱。

他左思右想,王陵建在海底,直接与海水接触,并且无人能看见,是最合理的。

“你所说的‘燃料’在海底?你是如何知道?”

丁梦安埋首书中,有些心不在焉,她江向南的说辞并不怎么相信。

是她引导江向南了解什么是天地心,什么是六艺,从江向南学习“书”的进度来看,对方也不是什么修为高深故意隐瞒,就是个纯粹的门外汉。

虽说领悟“日”字,迅速达到入魂境界令人诧异,但她更愿意相信是江向南身上寿麻印记的作用。

寿麻本身极为神秘,且已经消失在世间数千年,他随口就说出王陵在海底,还有匪夷所思的所谓燃料,实在是可笑。

江向南掌心里亮起光芒,太阳的光芒,房间内立刻化作白昼,温暖和煦。

“你说寿麻曾造日,我已经领悟‘日’字,入魂境界,我对寿麻之力的理解绝对远超过你。”

“是吗,”丁梦安微微眯起眼睛,短暂的适应了强光,文字星辰的双眼仍然落在无字的书页上,“寿麻造的是物,你不过是学习六艺,书中的一个字而已,岂能相提并论。”

强者永远是自信的。

丁梦安面对江向南,不仅修为远胜过他,身为史官家的弟子,学识方面江向南也望尘莫及。

他不由得气馁。

地球上的二十多年生涯赋予江向南以科学的态度思考问题,在这个世界,领悟“日”字的经历也告诉江向南,两个世界的物理规则并没有本质的差别。

所以他在思考问题时自然而然的会用到地球上的科学知识,是这个世界所不具备的知识,也就无法向丁梦安解释。

从海水中提取氘,以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能做到吗,肯定做不到,但君子绝对能做到。

天地心的四个境界:塑形、塑性、塑命、塑灵。

别说提取氘,就是创造氘都不成问题。

“没有别的事了?”

丁梦安总算抬起头,蹙起的眉头中写着疲倦,眼中的文字星辰也有些暗淡。

“我还有事。”

她淡淡的补充一句,再次垂下头,无字的书页上浮现“夜谈”“燃料”,一闪即逝。

……

不算宽敞的街头,来往的人行色匆匆,时不时抬头望天。

今天是个好天气,天空晴朗、蔚蓝,如海水一般,只是再好的天色也无法让人的气色好起来,偶尔飘来一朵云,便令行人和倚着摊位闲聊的小贩们脸色剧变,一副大限将至的惊恐模样。

一道身影在来往的行人当中不算醒目,只是他从不抬头看天,有些异于其他人。

他躲避着所有的身影,不与任何人接触,哪怕连目光的触碰都没有,更别说语言的交流。

左手持着一卷书,偶尔展开,右手在书页上勾勾画画。

“咚咚”

敲门声响起,争抢着干活的苏小沐和朱琪愣住,互相看了看,两对小短腿立刻奔向门口。

“静”

文字尘埃飞扬,在阳光下晶莹璀璨,美轮美奂,却有着神秘的力量。

空间仿佛被冻结,唯有文字尘埃还在洋洋洒洒。

一袭白衫,肩有日月,背有星山,江河如龙,身有云从。

丁梦安眼眸中的文字星辰异乎寻常的明亮,她的神情也异乎寻常的凝重。

“把孩子带走,都退到丁姐姐身后。”

一记偏头痛唤醒江向南,眼角余光瞧见赵庆、鲁先阁也都揉着脑袋。

江向南揽着苏小沐,梅雨诗揽着朱琪,赵庆、鲁先阁,总共六人都在丁梦安身后。

“吱呀”

丁梦安终于开门。

一袭白衫,手持书卷,神情有些疲倦,眼神黯淡,但是脸色红润。

他的打扮和丁梦安十分相似,只是白衫上没有日月星辰、山河浮云,眼中是一对正常的瞳孔,而非文字星辰。

“向师兄!”

“丁师妹!”

男子名叫向心,也是史官家弟子。

一男一女,手持书卷,书页上文字闪烁,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

“有很长时间没见了,上次请教向师兄还是在五年前,受益匪浅。”

“不敢受‘请教’二字,是互相探讨,丁师妹是史官家最杰出的弟子,听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向心嘴角上扬,暗淡的眼神比之前明亮许多。

“最近可有什么进展?”

丁梦安摇头,他的神情再次暗淡,苦笑,“也是,你来河海县是寻找寿麻王陵吧,若真有进展,何必寄希望于几千年前的传闻。”

向心的背影十分落寞,“师妹珍重,我最近不太安宁,以后未必有重逢的机会了。”

两人的交流很短暂,也没有任何冲突。

对方很自然的提起寿麻王陵,显然是知道丁梦安的生死忧患,两人交情匪浅,可为什么丁梦安之前一副凝重的样子?

落寞的身影汇入来往的行人中。

丁梦安缓缓吐出口气,身形有些委顿,眼中的文字星辰暗淡,就像是与人恶斗了一场。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