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再遇向心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98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那道身影十分古怪,在远处便能看清他的双眼灿若星辰,与这世间格格不入,可是眨眼星辰便暗淡了,他的身影如草木、如泥土,与尘世融为一体,再难分辨。

还很远,很模糊,可体型依稀能辨认出并非丁梦安。

他手中拿着一本书,走路时也没有放下,看的认真仔细。

是向心!

“上次来时石崖上还是空无一物,我一猜就是你们。丁师妹也是太小心了,只见我一次就匆忙搬家。”

说话时向心的目光也在书页上,以指为笔,写写画画。

走到近处,他微微皱眉,终于抬起头,“丁师妹不在?”

丁梦安嘱咐过,如果她不在,遇到向心要想尽一切办法远离,越快越好。

可向心的速度太快,他们刚刚看清对方的身份,还来不及逃,就已经被堵在石崖上。

背后就是大海,虽说有一艘船,可是没有帆,鲨鱼也被放走了,一时半会儿上哪儿找去。

按照丁梦安的嘱托,最重要的是别跟向心接触,不要让自身被对方的日记所记录。一旦记录,向心就要分析,剖析自身,就有可能触发他不稳定的状态。

对于触发者,向心可能会采用“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制造问题的人”这种处理方式,这也是写日记导致神志不清的史官家弟子常用的手段。

可现在不接触也不行。

江向南打手势让他们先走,自己有不死之身,真要是倒霉触发了向心的不稳定状态,能抵挡一阵拖延时间,抵挡不住时还可以跳海躲避。

鲁先阁主修“御”,控水驱动船只,虽说费力些,比鲨鱼拖行还要快。

只要绕行一段,就可以上岸去寻找丁梦安,找到丁梦安他们便彻底安全了。

一记偏头痛。

“你先走。我修为比你高,而且认识向师兄,留下来更安全。”

“别跟我争了,讲道理,谈逻辑,你们谁能比得过我?”

江向南没有学过“射”,他将声音压的再低向心也能听见。

白衫迎着海风,他抬眼瞧向远处,天海相接处波涛起伏,那里不是大海的尽头,也不是天空的尽头。

天地没有尽头,可生命是有尽头的。

他畏惧死亡,见得越多经历越多,就对死亡愈发敬畏。

选择了这条路,必然要承受它带来的负面影响,甚至是迷失神智的恶果。

“前些日子河海县城出现异象,我是被它吸引来的,巧合得知丁师妹也在,所以去询问了关于日记的事。”

“原先我在海上,为不句国的一艘战船更新航海日志,现在该回去了。恰好知县宋穆以《河海县志》修建渔船,从大礁村征劳役出海,我打算随船,虽说目的地不同,也能省些力气。”

“放心吧,不是刻意来找你们。”

一边说着一边书写,随时随地记录,让他的日记更加详尽,威力也会更强。

心中有些难过,但一闪即逝,他已经习惯让自己和这个世界远离。

“瞧你们吓的,我的状态自己清楚,目前还比较稳定。如果真的迷失神智,在那之前我会找一座无人的海岛,真正远离世间的一切,直到剖析出自己内心的最深处。”

内心的最深处,对向心而言如同魔咒,时时刻刻影响自己的言行,却又瞧不清楚。越是剖析越是感受到它的深沉和阴暗,越是难以分辨善与恶,似乎许多善行的背后都藏着恶念,是高高在上的施舍,是自以为是的炫耀,是骨子里的轻蔑。

越是剖析越是看不清自己,越是迷茫,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虚伪、卑劣,阳光下和心内最暗的角落,完全是两个人。

两个人,他只能选择一个,可选择哪一个都会让他感到矛盾,思维渐渐混乱,最终的结果就是迷失神智。

或许只有真正的孤立自己,斩断和世间的一切关联,剥离外界对自己的所有影响,才能够看清内心。

他的话让众人稍微放下一些戒备,但只要向心没走,丁梦安没回来,心中仍然是担忧的。

“罢了,”向心再次埋首书中,眼中如星光的璀璨一闪即逝,整个人变得既格格不入又十分的不起眼,任谁第一眼绝不会在意他,“代我向丁师妹道别。”

身影渐渐离去。

江向南等人目光交汇,彼此都知晓对方的意思——搬家!

令丁梦安都十分忌惮的人,他们是绝对惹不起的,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我想明白了!”

杂物间的门被用力推开,急匆匆走出一道较小的身影,两腿打飘,脚步踉跄,无法适应外界的亮光,眯着眼睛,仍能看出她眼中飞扬的神采。

“世间所有的人都有罪,我们生来就是有罪的,经历苦难是我们在赎罪,而不愿承受苦难反将更多苦难带给别人的,他们的罪更重。”

带有强烈的宗教色彩,跟江向南灌输的唯物主义背道而驰,但也不是不能接受,指望七八岁的小姑娘全盘接受完全不曾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理念,才是不现实的。

疏导她自毁的心理状态,同时不要灌输为恶的思想,就足够了,剩下的再一步步开导,甚至不用开导,随着年龄增长这段记忆逐渐模糊,自己就会想开了。

离去的身影忽然停止,缓慢的转过身,本是古井无波的双眼中泛起迷惑和探寻。

向心手持书册,以指为笔,重重的写下“罪”字。

他瞧着娇小的身影,却没有把对方当做孩子,语气凝重:“为什么人生来有罪?婴儿应该是最纯净无暇的。”

不经意间,他们和向心做了最不该有的接触,哲学和逻辑的交流。

江向南也料不到朱琪会在这种时候“想通”。

他将手背在身后,冲朱琪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让自己去和向心交谈。同时再次示意梅雨诗,带着两个孩子尽快离开,去找丁梦安。

毫不意外,他隐晦的举动再次被向心发现,这次向心的反应就没那么温和了。

“回答我!”

低沉的声音,命令的口吻。

向心的双眼灿若星辰,刹那间无数文字尘埃从日记中涌出,疯狂取代触及的一切,包括他自己。

一袭白衫化作浮沉的文字,有吹过的海风,有飘来的水沫,有照射的阳光,有投下的阴影,它们都是文字,明灭变幻,闪烁交替。

脚下的石崖瞬间变得通透,一个个“石”字如同图画互相勾连,彼此缠绕,层层交叠,继而坚不可摧,却又在蠢蠢欲动的酝酿着什么。

前方的石墙、石屋,同样被文字取代,海风、海浪、声音,整个石崖化作文字的世界,化作向心的世界。

海风吹过,从江向南身畔流淌,似乎温和,却如刀刃如锁链。

这下好了,想逃也逃不掉。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