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罪(上)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64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丁梦安的嘱咐绝对有道理,可惜向心没给他们任何机会。

对于精神状态不稳定的人,绝对不要以常理去分析,绝对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

“如果今天不死,一定要把这句话抄一千遍……他们也要抄,所有人都抄一千遍。”

江向南一边默默在心里发誓,一边斟酌着词句,如何做到顺着朱琪的逻辑,且不过度刺激对方。

“罪指的是……”

人的兽性的本能,需要以道德和社会行为规范去约束。

他只说出四个字,向心的目光转过来,海风化作锁链将他一圈圈缠绕,一层层捆缚,不仅身体动弹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海风的咸腥似乎沾上些许血腥味。

向心的目光转回,“你说!”

朱琪娇小的身躯颤抖,“你不要伤害江哥哥。”

“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他死!”

“为什么人生来有罪?”

“因为每个人都是伴随着母亲的痛苦来到世上,有些,比如我,甚至因此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我们的生命本身就伴随着罪恶。”

朱琪很害怕,但这些话早已在她的脑海中,思考了上百遍,磕磕绊绊,也还是完整的说出来了。

她的话一字不落的被向心记在日记中,“罪恶,我是有罪的,我应该如何赎罪?”

“劳动就是赎罪,是对自身的改造。不是每个人都意识到自身的罪恶,但畏惧罪恶的本能令他们一生都在赎罪。”

“但也有些人,他们无视自身的罪恶,不愿意赎罪,更掠夺他人的劳动成果,甚至是生命,罪上加罪。”

“他们应该受到惩罚!”

向心认真的分析她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合情合理。人人都带着罪恶而来,终其一生都在赎罪,有些自知,有些不知,但他们都在这么做。

以指为笔,在日记的书页上反复描摹,一个“罪”字笔墨越来越重。

“既然人人都有罪,是不是人人都该死,杀人也是合情合理的?我杀过人,事后却又后悔,这是为什么?”

朱琪显得很为难,眼神困惑,她从来没有思考过杀人的事,想的都是赎罪。杀人是不对的,为什么要杀人呢?

等不到朱琪的回答,向心停下日记上的描摹,化作海风的文字尘埃却在此时更加躁动,捆缚住江向南等人的“锁链”骤然收紧。

朱琪顿时慌了,“杀人,是你感受到了对方的罪恶,后悔……因为罪恶不意味着该死,而且你也是有罪之人,无权杀害另一个有罪之人。”

“为什么,凭什么,弱肉强食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问题超出朱琪的认知,她原本的三观是默认弱肉强食合理的,新的三观刚刚建立,还没思考过一些具体的观点。

向心眼中的迷惑渐渐转向疯狂,文字尘埃也失控般的躁动起来。

四字令签被黑色布条缠绕在手臂上,令字已被斩监刑缚取代,积攒的力量疯狂涌动,可海风化作的锁链不仅锁住他的身体,也将令签内的力量锁住。

梅雨诗忽然抬手,无数文字尘埃向她手中聚拢,速度缓慢却无法撼动其趋势,逐渐加快,直至所有文字尘埃都汇聚,屈指弹射。

众人浑身一轻。

四字令签上斩、监、刑、缚如轮转动。“刑”字江向南领悟最深,上次无功而返是因为对方非人,这次一定叫他尝尝什么叫百爪挠心什么叫肝肠寸断。

文字的力量悄然飘向向心。

向心毫无防备,文字触及他的身体,化作尘埃。

赵庆双手轮番敲打腰间的石鼓,鼓点如心跳,“怦怦”“怦怦”,渐渐紊乱。

江向南心脏猛的一阵抽搐,随后异样感便消失,声浪完全汇聚在向心身上。

“怦怦”“怦怦”

如心脏的跳动,如血液的流淌。

乐的四个境界:虫鸣、鸟语、繁花、希声。

鸟语通晓自然的语言,听风声可知寒暑春秋,听水声可辨巨浪海啸。知晓从而驾驭。

人也是自然的一员,心跳、血液流淌,都有声音,知晓便可驾驭。

人体是坚强而又脆弱的。有人从悬崖坠落,遍体鳞伤、浑身没有几块完整的骨头,还能不死,有人只是绊倒,磕了一下,便一命呜呼。

所有的坚强都是因为没有触碰到最脆弱之处。

心脏无疑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血液无疑是人体最重要的东西。

声浪重叠汇聚,向心依旧视若无睹。

它们全都化作文字尘埃。

鲁先阁将两个孩子拽到身边,腰间银质香熏球里飘出阵阵烟雾,快速将三人笼罩、吞噬。

向心目光锐利。

海风再次化作文字尘埃,吹散了烟雾,捆缚住鲁先阁、苏小沐和朱琪。

梅雨诗以“射”解除禁锢,江向南、赵庆轮番骚扰袭击向心,鲁先阁用天门带人逃离。

虽然没有事先沟通,只是梅雨诗的单方面通知,但他们配合的依旧默契,从头到尾也就不到十秒的时间。

可向心的修为太强了,不仅计划未能成功,他们的骚扰、袭击也无功而返,对向心丝毫不起作用。

见向心的眼神愈发疯狂,江向南连忙说道:“杀人不能令罪恶消失,只会加重你的罪恶,同时引来更多的杀戮,制造更多的罪恶,直至再也无法赎清,所有人都被罪恶吞噬,毁灭。”

此时顾不上唯物主义还是宗教色彩了,他必须顺着朱琪的逻辑,尽量将漏洞补全。

“既然人人都有罪,毁灭不是更好吗?”

对于死亡,生命的终结,不同的宗教有不同的解释,轮回、飞升、天堂和地狱、末日和重启等等。

但都不是三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这些宗教概念在这个世界没有基础,想要说清楚,令对方信服,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江向南正在思考,已经被朱琪抢先。

“不好,当然不好。”

“我们带着罪恶出生,因为给母亲带来了伤痛甚至死亡。母亲心中知道,但她仍然选择了我们,这是几乎所有母亲的选择。我们活在世上,是因为母亲没有选择毁灭,我们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做出违背母亲意愿的选择呢?”

还很小时,朱琪就想过自杀,父亲是这么劝说她的。

向心喃喃自语,一遍遍重复,同时手上也在一遍遍描摹“罪”字,状若癫狂。

他疯狂、迷乱的眼神逐渐清明,没有笑容,可每个人都从他的眼中感受到喜悦,那是一种悟透、解脱的喜悦。

无数“罪”字从日记中涌出,化作锁链缠绕向心,勒进他的四肢躯干,穿透他的胸膛、脏腑。

向心欢悦的迎接着它们。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