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河神(下)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398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海浪起伏汹涌,一道身影破浪而出,他脚下踩着一块形似冲浪板的物体,身后海浪耸立如同山峦,身影陡然转变方向,他身后的海浪依旧朝着渔船扑来。

耸立的海浪遮蔽视线,如同山崩。

江向南此时已是不死之身,海浪凶猛,最多也就是毁掉渔船,无法杀死他,可渔船毁了,渔民必死。

四字令签的中心处,“缚”字被“斩”字取代。他身前晕染的“缚”字悄然散去,约束、禁锢的力量消失无踪。

“斩”字是毁灭的力量。

他曾见李崇江用过斩字令签,火焰凝成的朱雀在天空盘旋,将死亡的气息洒向大地。

如烟如霞,如梦似幻。

迷离绚丽的色彩飘浮在江向南头顶上空,将蔚蓝的海水都映的五彩斑斓,前方如山崩的海浪,带来极致的死亡威胁,此时却如一件顶级的艺术品,令人沉醉,叫人痴迷。

他的头顶像是漂浮着一朵云,色彩、形状都变幻不定,不同的是色彩变化较慢,而形状的变化极快,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左冲右突,拼命冲撞。

忽然一道色彩艳丽的光线从云团内甩出,击中移动的海浪山峰,海水瞬间沸腾,蔚蓝转变为白色,水汽蒸腾,体积膨胀上千倍,强大的膨胀力量将两侧的海水向更远处推开。

云团内又甩出一道光线,同样的梦幻迷离,也同样的蕴含着死亡与毁灭的气息。

一道道光线击中海浪山峰,冰冷的海水转眼成为灼热的蒸汽,上千倍的体积变化就发生在海浪山峰的正中,巨大的力量推动两侧海水,将海浪山峰一分为二。

色彩形态变幻不定的云团消失,“斩”字被“缚”字取代,约束、禁锢的力量再次出现,笼罩整艘渔船。

呼啸不止的海风凝固了,扑面而来的炽热蒸汽被阻挡在外,海浪山峰一分为二,在渔船两侧崩塌,亿万斤砸落,掀起阵阵怒涛。

渔船在怒涛中颠簸,“缚”字彻底散作尘埃,约束、禁锢的力量强大无比,凝固的海风将渔船托起,怒涛无力的舔舐着船底,逐渐平息,渔船再次落入海水中。

这一番折腾耗费了不少力量,如果是江向南自己,早就被榨干了。

守护总是比破坏更难。

杀人和救人,无疑是前者更容易些。

“寿麻凶礼,一日不可停止。”

他喃喃自语,目光很快找寻到在逐渐平息的怒涛之外的身影,现在的距离连相貌都看不清,更别说眉心处的天地心幽光。

可他清楚记得海浪山峰袭来的瞬间,匆匆一瞥,对方的天地心并非一团幽光,而是勾勒成印记。

下方是波浪,上方是无底的三角。

这是河神印记。

鳋鱼印记下方也是波浪,但上方是一只竖瞳。

河神能在水面行走,善射,这一点倒是和鳋鱼相似,能御水,刚才的海浪山峰一定就是御水形成的。

“河神、鳋鱼、寿麻,河海县附近聚集了三种印记,而且都在图谋算计。”

鳋鱼,口在颔下,体有连甲,动则其邑有大兵。

真的要发生战乱了吗?

河神大多在北境活动,却在河海县杀害渔民,持续二十多年;鳋鱼久无音讯,突然的出现在河海县近海;存续数千年的地下建筑,拥有生命的艺物陪葬俑。

种种迹象,难以用巧合解释。

“刚才你用的是斩字令签和缚字令签,但不是朱雀国的令签,你究竟是什么人?”

身影踩着冲浪板,随波涛起伏,他的声音混在海风之中,仍能听出惊疑不定。

方才的海浪山峰耗费他许多力量,却被对方轻松化解。

“只是几个渔民,和你非亲非故,甚至都不是一国之人。我们同为君子,应该以和为贵,没必要为他们大动干戈,甚至生死相搏。”

“今天的事你就当做没看见,我们会记下这份人情。你能找来这里,想必已经猜出河海县典史李崇江和我们的关系,将来你去找李崇江,他会偿还这份人情。”

“无论你想要艺物、钱财还是女人,我们都能做到,如果你想要别的……我们不是朱雀国的子民,朱雀国是安宁还是动乱,与我们无关,我们也愿意配合你。”

“多一个盟友比多一个敌人强,不是吗?”

在全盛时期杜生蒙也不是江向南的对手,制造海浪山峰耗费巨大,现在正处于虚弱之中,他决定暂时妥协,向对方服软。

寿麻国亡于数千年前,关于他们的消息,连出身史官家的丁梦安都所知不多,其他君子认不出寿麻之力也是正常的。

想当然以为自己是其它国家的间谍,来朱雀国搞破坏,也算是合情合理,但江向南还是觉得好笑。

误会也是可以利用的。

目光向四周搜寻着,却没有任何发现,他暗暗嘀咕,太过隐蔽也不好,连自己人都找不到。口中询问:“盟友,你们够资格吗?杀几个渔民还要躲躲藏藏,二十多年了,你们做成了什么事?就是让李崇江在河海县内任职典史?”

“想要做我们的盟友,必须拿出一点诚意,可我只看到你技不如人,虚与委蛇。”

相距较远,双方都看不清彼此的面容。可江向南轻松写意的姿态是显而易见的,他方才托住渔船,从容的落下,就是在威慑自己。

杜生蒙谨慎的没有立刻逃遁,此时双方的距离,仍在斩字令签的击杀范围之内。

能斩断海浪山峰的可怕力量,他是绝对承受不住的。

或许真的能拉拢一个势力作为盟友?

他这么想着,严防的姿态也稍微放松一些——仅限于语言上。

“河神本该是所有河流的主人,潺潺的溪水,飞流的瀑布,奔腾的江河,广阔的湖泊,都是河神的奴仆,我们也没有做别的,只是让那些卑贱的奴仆再次臣服。”

“不论你来自何方,莽浮、金乌或是不周,有河流的地方就有河神,就能得到来自河神的帮助和回馈。”

“如果你能将今天的事遗忘,你会得到河神回馈的礼物,如果你愿助我们一臂之力,你将成为一条河流的主宰。所有依赖这条河流而生的人,都将供奉你、跪拜你,以你的喜为喜,以你的怒为怒,你剑锋所指就是他们的生死仇敌,你的床榻是他们以血肉捍卫的圣地。”

海风吹来的声音渐渐狂热,江向南仿佛看到一双逐渐癫狂的眼睛,就像向心,对着某个目标痴迷、疯狂。

“你想成为我们的敌人,还是朋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