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巨浪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549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赵庆分心两用,一面时刻“观察”周围的一切异象,尤其是后方在上浮的大家伙,双手十指频繁敲打石鼓,一面口中发出尖锐嘹亮的鸣声,呼啸的海风纠缠成鸟雀,双翼张开近两米,扑向渔船。

海风化作鸟雀,羽毛、利爪清晰可见,以迅猛之姿落向渔船甲板,抓住渔民的双肩,随后如蜻蜓点水一般轻盈,巨大的双翼平展滑行,掠过逐渐汹涌的海浪,将渔民丢在游船甲板上。

一只只鸟雀掠过,很快渔船上只剩下江向南和三名被虚幻身影钻入体内的渔民。

“缚”字锁链禁锢着渔民,动弹不得,在愈发颠簸的风浪中早已摔倒,鼻青脸肿。

其他渔民一个个被抓走,他们心中已经有预感,嘶哑的嗓子再次发出惊恐的哀嚎。

他们很可怜,但江向南也没有办法。

一直巨大的鸟雀飞来,狂风汇成的双爪扣住他的双肩,江向南没有反抗。

前有狼后有虎,妇人之仁只会害人害己。

他的身体跨过风浪,于此同时“缚”字锁链松开渔民的身体,顿时血雾从他们身体内溢出,渔民嘶哑的惨叫声一度盖过风浪。

鸟雀散做狂风,裹挟着江向南缓缓落在甲板上。

此时血雾已经十分浓郁,梅雨诗一面操控“车夫”,一面凝视侧方渔船上的血雾,血雾是鲜红的,她的脸也微微发红,呼吸低沉而急促,原本双手按在木质雕像上,缓缓抬起了右手,拇指扣住中指。

哀嚎声停止,随后逸散状的血雾向内凝聚,化作血色的人形虚影,它们仰头,口中发出和渔民相同的哀嚎声音。

血色虚影正要钻入海水中遁走,无形的杀意箭矢再次出现。

游船不再刻意靠拢渔船,调转方向,躲避愈发醒目吞噬天空的海浪,两艘船渐行渐远。

无形的杀意箭矢瞬息间抵达,穿透血色虚影,虚影一阵阵扭曲,血色渐渐退去,鲜血洒落大海和甲板,之后近乎透明的虚影也消散了。

“日”

上万度的高温令整艘渔船从里到外被火焰吞噬,先是船帆然后绳索,都化作灰烬,船体坚固厚实的木板也就岌岌可危。

渔船不能留着。

风浪越来越狂暴,它若被拍断,沉入海底,反倒是件好事,就怕巧合之下渔船不但完好无损,而且在他们想尽办法逃命时被风浪裹挟着撞过来,那可是要命的。

抬高的海面在游船侧方,梅雨诗驱使作为船只动力的十条鲨鱼,然而它们只是普通的生物,并非妖兽或妖裔,能力有限,游船速度已无法加快。

汹涌的海浪,咸腥味愈发浓重的海风,制约着游船的速度。

海面抬高处绵延数千米,尽头还有不短的距离,然而海浪本体离他们已经很近。

三四十米,如果是一座山,它不算高,甚至都称不上是山,一个小土包而已。

可相对人和船,它已能遮蔽天日,深蓝色的海水将淡蓝色的天空吞噬,天与地仿佛在倾斜,即将颠倒。

赵庆口中再一次发出尖锐嘹亮的鸟鸣,狂躁的海风呼啸着汇聚,化作一只只体型更大的鸟雀,张开双翼有三四米,落向甲板,双爪扣住围栏,拍打着翅膀和海水中的鲨鱼一起出力。

游船的速度逐渐提升。

绵延数千米的海浪从游船后方涌过去,虽然只是海水,众人却听到阵阵沉闷的雷鸣。

最简单的力量,最纯粹的力量,却也是最可怕的力量。

“这一道浪拍下去,大概能毁掉一座城。”赵庆脸色发白,喃喃自语。

没有被巨浪正面拍中,可它的余威也十分恐怖,游船在一阵阵浪潮中上下颠簸左右摇晃。

“缚”字锁链从甲板中穿进穿出,另一端缠绕着人的身体,将三人牢牢的固定住,不被海浪颠飞。

船舱内,同样有“缚”字锁链固定渔民的身体,否则这一番颠簸他们不死也要被摔成重伤。

“后面的大家伙还跟着我们吗?”

江向南的问题也是其他人所关心的,赵庆立刻拿起石鼓,手指急促的敲打。

刚才情形危急,他全神贯注以“乐”控制狂风汇聚成的鸟雀,无暇他顾。

江向南和梅雨诗的目光凝聚在赵庆脸上,只见他皱着眉,神情却不是太紧张。

“和之前一样,不远不近的跟着。现在已经完全浮出水面了。”

“你们说它会不会被拍死?”

赵庆冲着逐渐远去的巨浪呶嘴,想到了高兴的事,嘴角上扬。

“大家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海浪十有八九是它弄出来的,怎么会被自己的手段杀死?”

“那可不一定,”赵庆暗道,终于到我反驳你了,“拼尽全力的一击,出乎意料的被敌人躲闪开,止不住,伤到自己,这种事并不少见。”

“就算我们没有躲开,连人带船被拍碎,巨浪的威力也不会因此削弱。”

大自然的威力,实在是恐怖。在亿万吨海水的力量面前,一艘船几个人算得了什么。

“所以无论结果如何,它都要面对自己制造出来的巨浪。有此前提仍然用出这样的手段,说明它有应对的方法。”

江向南皱眉,“其实只要它沉入水中,有足够的深度,巨浪便无法伤害它。”

可赵庆探查到的情况是它已经完全浮出水面,刚好相反。

事出反常必有妖。

“恐怕还没有结束,我们都要小心。”梅雨诗说道。

巨浪远去,余威也逐渐平息。

江向南撤去了“缚”字锁链,冲着船舱内喊道:“你们找缆绳把自己固定住,捆的越结实越好,后面可能比刚才更颠簸。”

如果情况真的危急,他很难考虑周全,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你们看,起雾了。”

巨浪正在远去,绵延数千米在视线的尽头处也只是一小段,白色却是无边无际,它越过几十米高的巨浪,吞噬大海无尽的蔚蓝,以绝不寻常的速度蔓延。

或者不该叫蔓延,叫爆炸更合适,在梅雨诗出声提醒时浓雾还在远处,下一刻游船便被浓雾吞没,四周围白茫茫一片,看不清彼此的身影。

“日”

强光穿透浓雾,照出三道身影,尽管还是很模糊,但是能看见彼此,心中便安定许多。

海面上漂浮着一艘巨大的战船,威严、雄伟,桅杆折断,甲板、艉楼、船舷,到处都是大战之后留下的伤痕,有些甚至在吃水线以下。

海水在一层层甲板上汇聚,仿佛活物,然后越过道道障碍从船舷的破洞或翻过围栏,“哗啦啦”重归大海。

一道道身影聚在战船周围,仰视着,目光炽热,口中喃喃念着疯狂的呓语。

“上来吧!发现了河神的秘密,绝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

战争的伤痕无损战船的威严和雄伟,只是为它增添了诡异和惊悚,船上微弱的灯光摇摇晃晃,声音飘渺,在一层层甲板之间回荡。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