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归来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54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伴随着涛声入眠,已经渐渐成为一种习惯,从船上刚下来时,陆地的平稳常常让江向南睡到一半就不安的醒过来,过了好几天才再次适应。

“可能过不了几天,又要去适应海洋的颠簸。”

半夜里醒来,去了趟茅房,无事一身轻之后便懒洋洋准备回屋,刚走到门口被一个声音叫住。

“替我一会儿,我实在困得不行。”

赵庆打着哈气,没有刻意压低的声音在浪涛声中也不那么清晰,他倚着石崖边缘的矮墙,眼睛原本瞧着大海的方向,此时扭过头,睡眼惺忪的看江向南。

“一人一晚,今天轮到你了。”

江向南脚步不停。

昨天是他值夜,之后一整个白天都待在厨房里,举行寿麻凶礼,为几乎耗空的四字令签再次积攒力量,这才睡了三四个小时,正是最困的时候。

面对河神制造的巨浪和巨型漩涡,他们侥幸逃出生天,但威胁并没有因此消失。

李崇江失踪了。

连知县宋穆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河海县还有哪些君子是河神,或者与河神有勾结,他们不知道,但不得不防,毕竟河神在这里经营了二十多年。

何况对方只是被“日”字的威力暂时吓走,除去几名君子死在梅雨诗手下,几乎毫发无伤,那艘从海水中浮起的战船,他们甚至都没有看清楚。

县城里不能去,被蘑菇云吸引来的君子,以及李崇江失踪引发的质疑,导致城内愈发混乱,传闻已有暗卫入城。

去别的地方又担心丁梦安回来后找不到他们,只能在原处等待,每天轮换值夜。

“我真的太困了,别忘了,咱们能从河神手底下逃出来,我的功劳最大,也最辛苦。”

没有他时刻以“乐”监察动向,操控狂风鸟雀和怒涛海豚,游船早就在巨浪中沉没。

江向南也打了个哈气,“能者多劳。值夜的目的是为防止河神悄悄潜入,这是你最擅长的,梅雨诗其次,我那点本事根本派不上用场。”

“要我说,就应该你们两个轮换值夜,你两天,梅雨诗一天,我正好……多积攒点力量,万一战船再次出现,最不济也能跟他们鱼死网破。”

“唉。”

赵庆嘟囔两声,心有不甘的再次面朝大海,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明天也不能睡觉。

“咚”

他轻轻敲打着扁平石鼓,低沉的声音传出去很远,猛然间,他弹跳起来,半点没有刚才的懒散困倦,双眼中绽放异彩,凝视着天海交接的黑暗之处。

江向南背冲着他,没有看见。然而赵庆体型肥壮,剧烈的动作连石崖都在微微颤动,他想不知道都难。

转过身,走到矮墙边上,顺着赵庆的目光瞧去。

此前江向南并非推脱,要他打架、审讯干些暴力的活还行,侦查这种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实在为难他。

盯了半天,还是只能看到一片黑漆麻乌。

没一会儿身后传来门板的吱呀声,梅雨诗也被赵庆的动静惊醒了。

与河神接触,险象环生,几乎是在不可能中逃脱,而此时危机并未完全解除,无论是否值夜,都睡得不安宁。

梅雨诗主修“射”,见微境界便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强大目力。

极远处的黑暗倒映在她的眼中,一双眼睛,连眼白都被染成黑色。她的眼底仿佛亮起一张明灯,将黑暗驱散,照亮了隐匿在黑色之后的一艘船。

江向南很着急,却没有乱来。如果是河神来袭,胡乱以“日”字光芒照亮海面,等于是为对方指明自己的所在。

他压低声音,混杂在海风中,含糊不清,“什么人,河神?战船?”

“丁姐姐回来了!”

梅雨诗吐出口气,挺立的身躯微微松弛,如刀锋镌刻的脸庞也恢复了往日的柔和。

不是敌人那就好办了,正好给她们指出方向。

“日”字光芒刚刚亮起,被梅雨诗制止,“船上还有别人。”

船还在远处,丁梦安先一步返回。缭绕的烟雾散去,露出三道身影。

苏小沐怀里抱着小黑,眨巴眼睛四下寻摸,很快便看到江向南,丢下小黑朝他扑了过去。

毛茸茸的小短腿还在愣神,四肢发颤,陡然摔了个屁墩儿,“呜呜”迷惑的小声叫唤。

海洋、天空和陆地的迅速转变,它的小脑瓜子还无法理解。

“江哥哥,鲁姐姐说你们遇到危险了,是不是真的?”

月光下她仰起的小脸微微发白,一双眼睛明亮乌黑,写满了担忧。

何止是危险,差点就回不来了。

对苏小沐当然不能这么说,江向南抚摸她愈发柔顺的头发,“遇到几个装腔作势的胆小鬼,被我吓跑了。”

苏小沐还有再问,丁梦安轻声道:“回去睡觉。”

“哦”

她可怜巴巴的回了一声,弯下腰抱起小黑,一步三回头。

丁梦安手持书卷,文字星辰闪烁的光芒从三人身上扫过,面无表情,但江向南能感觉出她的气恼。

丁梦安写“日记”,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都要记录,更要分析背后的原委,所以她讨厌节外生枝,定下了一套“白名单”,严格规定作息。

可她要做的事情注定会一再的破坏“白名单”。

江向南暗道,其实这跟自己没有关系,严格的遵守“白名单”只能说明事情毫无进展。

“我发现海上有异常的动静,第一时间就猜到是你们。”

数不清的文字星辰都朝着江向南闪烁,显然“你们”主要是指代他。

“发生了什么事,是鳋鱼?”

“是河神!”

梅雨诗苦涩的回答,叙述他们在海上的遭遇。

还没有说完,一艘渔船破开风浪拖拽出白色的尾痕,速度极快,靠岸却很稳。

石崖的前方,沿着崖壁建有台阶,上方连着矮墙的缺口,下方深入海水中。

已然破烂不堪的游船就停在这里。

两道身影沿着蜿蜒的台阶向上,从缺口走入。

一男一女,女子在前男子在后。

女子辨不出年龄,似乎不大,但又有着历经风霜的成熟。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连帽斗篷,帽檐和斗篷的边缘都有一圈白色的绒毛,看上去十分可爱,像是出行游玩的小家碧玉。可她的气质,身上有意无意透出的冷漠,都在告诉别人她是个身居高位、发号施令的人。

男子的体型和赵庆类似,但又截然不同。赵庆是白胖,他是黑壮,一身的肌肉疙瘩,目光凶神恶煞。

两人瞧瞧自己,又打量对方,赵庆撇嘴,黑壮男子冷哼一声,双方的目光激烈碰撞、交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