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公爵
书名:君子六艺 作者:待在船上 本章字数:2497字 更新时间:2021/05/09 12:46:36

“这些就是你的同伴,看上去……”

女子声音清脆,倒是和她较弱的打扮相符,目光随意的打量,落在梅雨诗身上,直勾勾瞧着她手中把玩的魔方。

停顿片刻,接着说道:“……看上去确实不寻常。”

江向南猜想她一开始要说的肯定不是这个意思。

梅雨诗的魔方名为机巧,能够储物的艺物十分罕见。

紧接着她的目光又落在了江向南身上,仔细的打量,隔着衣服她仿佛瞧见了左臂的臂环和被臂环黑色布条捆缚在胳膊上的四字令签,盯了好一阵。

“你就是江向南?听说你曾在海底击杀一名鳋鱼?”

不清楚丁梦安和她说了些什么,江向南没有答话,也在仔细的观察对方。

如果他猜得没错,大红斗篷女子和黑壮男子也是君子,并且大红斗篷女子拥有不句印记。

不句印记中间是一道闪电,两侧为棱角分明的波浪。

他所见过或听过的印记,大多都和闪电有关,不知道为什么。

鲁先阁先将江向南三人介绍给对方,再介绍他们给江向南三人,“不句国没有王室,由五名公爵共同议事,这位是最年轻的公爵——许慕云。”

“五名公爵都拥有最强大的战船,长一百多米,六层甲板。不句国建国时聚集天下最聪明、最有经验的能工巧匠,打造出最强大的战船,它的建造方法记录在最古老的五本航海日志内,分别被五名公爵持有。”

“如今已没有任何工匠能制造出如此巨大的战船,即便是五名公爵,重建、修葺战船,也是依赖于他们手中的最古老的航海日志。”

“许慕云公爵的战船名为真言号,是五艘至强战船当中最新的一艘,也是公认最强的一艘。”

梅雨诗若有所思,手指拨弄魔方的速度下意识加快,“一百多米究竟是多少米,比它小一号的战船是多大的?”

许慕云凝视她手中的魔方,嘴角好奇的上扬,“至强战船长一百四五十米,由海航日志演化的文字工匠建造,小一号战船在船坞内建造,只有四五十米。”

梅雨诗继续追问,语气更快更急,五根手指快的闪出一片虚影,“在海上没有别的和至强战船差不多大小的战船了?我是说不句国以外的。”

“至强战船重建后,废弃的如何处理?会不会被别人盗走?”

与河神交锋,赵庆以“乐”观察到战船,江向南则是在巨型漩涡成型吸走浓雾后才远远看到模糊的影子,都没有主修“射”拥有超强目力的梅雨诗看得清楚。

“你看到过别的至强战船?”

许慕云没有回答她的提问,急匆匆反问。深吸口气,凝视着梅雨诗,随后将目光转向丁梦安。

看得出来,他们都在等丁梦安的态度。

“合作就应该坦诚相待。”

“许慕云公爵手中有一些关于鳋鱼的消息,她不会无偿提供给我们,要求我们为她找一艘沉没的至强战船,还有船上的航海日志,五本最古老的航海日志其中之一。”

丁梦安轻声说着话,手中书页上快速、频繁的闪烁文字。

“江向南曾在海底击杀拥有水遁之力的鳋鱼,所以你不用怀疑我们的能力,只要东西还在,他就一定能找回来。”

她冲着许慕云说话,江向南却知道这也是在说给自己听,她没有将其它的消息告知对方。

“我们看到过一艘至强战船,一艘能在水中航行、从水下浮起的至强战船,它在河神手中。”

梅雨诗一口气将当天的遭遇说完,应对方面说的含糊,尤其是关于江向南,丁梦安、鲁先阁能听懂,毕竟她们曾亲眼目睹遮盖整座县城的巨大蘑菇云,外人就听的云里雾里,认为她在夸大其词。

黑壮男子冷哼,“公爵大人,我看他们都像是骗子。”

许慕云没有纠结于巨浪、漩涡的大小,以及他们逃命的艰难,目光灼灼,“你说的是实话,你确实看到了。”

黑壮男子顿时不再言语,对许慕云的话,他从不质疑。捏紧拳头,黑脸上涌出一股悲伤,还有压抑许久的杀气。

“以航海日志的文字工匠建造至强战船只需三天,新船建成之后,由公爵举行‘军礼’,继承老船的战魂,老船则化为飞灰,安眠与风浪之中。”

“所以海上的至强战船只有五艘。”

五礼:吉凶军宾嘉,这是江向南第一次听到关于军礼的消息。

许慕云声音低沉,而黑壮男子身上的杀气越来越浓烈,眼中有泪光。

“我继承了父亲的爵位,他死在海上,死在最引以为傲的至强战船上,战船也不知所踪。”

“这是不句国建国至今从未有过的,在海上,至强战船如它的名字一样是无敌的,即使妖兽也要退避三舍。”

赵庆随意说道:“会不会是风浪?”

那日经历的巨浪、漩涡是河神所为,可在海上比它们更强更恶劣的气象也是存在的。

“不句熟悉海洋水文,也熟悉气象,而且我父亲只是例行巡视航道,探查水文,更新航海日志,绝不可能碰上极其恶劣连至强战船也无法逃脱的气象。”

不句也擅长御水。当日沉没的不止是至强战船,还有船上的所有人,一个都没有逃出来,甚至连尸体都没找到。

这些年许慕云一直在追查父亲死亡的真相,也曾派人去海底寻找,君子、艺物,能用上的力量都用了,消息知道一些,可是零零碎碎,离接触真相还很遥远。

海风中弥漫着悲伤。

江向南边思考边说:“你父亲的死一定跟河神脱不了干系,说不定鳋鱼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我见识过鳋鱼的水遁,完全感觉不到,就连他的攻击也是如此,无声无息。如果是鳋鱼潜伏到至强战船附近,可能你父亲和战船上的其他人也察觉不到,所以才有之后的悲剧。”

战船在海水中航行,既不是它本身的能力,也不是河神的能力,明显和鳋鱼的能力相符。

河神能御水,可起浪,可起雾,都是在水面以上。

江向南问道:“你们知道鳋鱼的消息,是否清楚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在河海县附近海域活动?是一直都有,还是最近这些年?”

他心中的答案倾向于后者。

鳋鱼很可能是在找某个东西,或许就是寿麻王陵,以他们的能力,海底和陆地没有区别,甚至更简单些,因为没有其他人的干扰,可以肆无忌惮的搜寻。

如果他们一直都有活动,时间很长,早就该找到了。

“大约十多年,和我父亲死亡的时间差不多。”

许慕云语气平静,显示这个答案并非刚刚思考的,早已在她的脑海中,看来她也早就怀疑父亲的死和鳋鱼有关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